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诗歌 >

巫厨·浮士德

时间:2022-08-15   作者:歌德   点击:

浮士德(全文在线阅读)  >   巫厨

  
矮灶上安置巨釜,釜下生火,釜中蒸气上升, 现出种种幻影。一只长尾母猿坐釜旁搅拌以防其溢 出。公猿偕小猿等坐灶旁取暖。四壁与屋顶,满饰 女巫种种希奇古怪的家用器具。   
浮士德与靡非斯陀匪勒司 浮士德   
疯狂的魔法违反我的本性,   
你居然向我保证,   
在一塌糊涂的混乱中我会恢复安宁?   
我还得对一个老妇人不耻下问?   
她那种肮脏的药汁   
真会减轻我三十岁的年龄?   
哎呀,如果你只有这么高明!   
我的希望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难道说,大自然与高贵的精神,   
就没有把某种灵药发明? 靡非斯陀   
我的朋友,你又在自作聪明!   
倒也有自然的方法使你年青;   
不过印在别的书本,   
而且那一章却奇妙万分。 浮士德   
请你明言吧! 靡非斯陀   
好吧,这方法不费金钱,   
不要医生,也不弄虚玄:   
你立即走到田间,   
动手挖土和耕田,   
把你的肉体和精神   
都限制在狭小的圈圈,   
吃单纯的菜饭,   
与牛马同甘共苦而不伤体面,   
亲自收割又亲自肥田!   
这就是最好的方法,我相信,   
你就活到八十岁也很壮健! 浮士德   
这种情况我全不习惯,   
我的双手不会使用锄铲;   
狭隘的生活不够我周旋。 靡非斯陀   
那么,只好来请教女巫。 浮士德   
何必定要找这老妇?   
难道你炮制那种汤药比她还不如? 靡非斯陀   
这玩意儿非常浪费光阴!   
我有这些时间,千道魔桥都可造成。   
这不光需要技术和学问,   
工作时尤其要有耐心。   
只有静心的人终年守定;   
到了火候,发酵才强烈而精纯。   
而且其中的一切配料   
都非凡品!   
恶魔只是教导她制造,   
自己却制造不成。   
瞥见众猿   
你瞧,多么灵巧的东西!   
那是男仆,这是婢女!   
(向众猿)   
女主人好像不在家里? 众猿   
她去赴宴,   
是从烟囱   
穿到外边! 靡非斯陀   
她平常出门要玩多久才回转? 众猿   
等到我们脚爪烘暖的时间。 靡非斯陀 (向浮士德)   
你觉得这些乖巧的动物怎样? 浮士德   
这是我有生以来没有见过的怪像! 靡非斯陀   
不对,象这样的问答,   
正是我最心爱的对话。   
(向众猿)   
喂,该死的木偶,快对我讲,   
你们在粥里搅的什么名堂? 众猿   
我们在煮布施乞丐的稀粥。 靡非斯陀   
你们一定招徕广大的主顾。 公猿 (走近身来向靡非斯陀谄笑)   
哦,快掷掷骰子,   
使我发点财喜,   
让我只赢不输!   
我的境况拮据,   
如果我有钱时,   
也会聪明一些。 靡非斯陀   
如果猴子也能中彩,   
它将是多么幸福!   
这时小猿等玩弄一巨球,   
滚地而过。 公猿   
这是世界;   
或降或升,   
滚动不停;   
立即破碎,   
发玻璃声!   
中心空空,   
处处闪灼,   
大放光明:   
我是活着!   
可爱儿曹,   
切莫走近!   
否则你便丢命!   
它是陶土制成,   
只剩碎片纷纷。 靡非斯陀   
这箩筛管啥用处? 公猿 (取下箩筛)   
倘使你是个贼子,   
我立即把你认识清楚。   
他跑到母猿面前,让她透视。   
透过箩筛去看!   
你若认识贼子,   
难道不好说出名字? 靡非斯陀 (走近火旁)   
还有这罐子呢?   
公猿和母猿合唱   
好一个蠢物!   
不识得罐子,   
也不识得铁釜! 靡非斯陀   
无礼的畜牲! 公猿   
拿着这拂尘,   
坐在这矮凳!   
强按靡非斯陀坐。 浮士德   
在这段时间中,立在一面镜前,   
时而走近,时而离开。   
我瞧见了什么?好一幅天仙的图画,   
呈现在这魔镜当中!   
爱神啊,假我以最快的羽翼,   
带我到那阎苑珠宫!  
  
唉,我若是不停在这儿,   
我若是大胆前去,   
只要能一见她烟笼雾罩的芳姿!--   
这是女性的最美写真!   
难道实际上真会有这样的美人?   
瞧她那玉体横陈,   
不是荟萃着一切天界的精英?   
尘世上哪能有这般风韵? 靡非斯陀   
自然,造物主经过了六天的辛劳,   
最后连自己也不觉叫好,   
当然是一种得意的创造。   
这回你尽可以饱享眼福!   
我就去给你寻个这样的宝物,   
谁能够作新郎娶她回家,   
那才是莫大的幸福!   
浮士德频频注视镜中。靡非斯陀在椅   
上伸腰,手弄拂尘,仍与众猿对话。   
我坐在这儿俨如国王登殿,   
王笏在手,只还缺少王冠。 众猿   
(这时做出种种奇怪动作,杂乱无章,   
给靡非斯陀捧王冠来,大声狂叫。)   
喂,请你费神,   
用血和汗   
把王冠粘稳!   
(笨拙地捧冠乱走,破成二半,拿着向   
四周跳跃。)   
事情已经发生!   
我们口说而目睹,   
耳闻而叹咏—— 浮士德 (对镜)   
啊!我简直要发狂! 靡非斯陀 (指点众猿)   
连我的脑袋也开始动荡。 公猿   
如果狂得好,   
如果动得巧,   
这就是思想! 浮士德 (如前)   
现在我五内如焚!   
咱们赶快离此远遁! 靡非斯陀 (仍如前状)   
喏喏,至少我得承认,   
它们是诚恳的诗人。   
(母猿疏忽职守,釜开始沸溢,发出一股巨大   
火焰,向烟囱冒出。女巫由火焰中惊呼下降。) 女巫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   
遭瘟的死猪!天杀的畜牲!   
疏忽了药釜,烧焦了主人!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