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写给我挚爱的弟弟

  弟弟与我相差了十岁,他出生之后不久我便进了寄宿式的中学,高中毕业后我便去了外地读书,跟他相处的时间数起来也没有多少日子。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他是凭空多出来的一个,我不习惯跟他共同称呼爸妈,不习惯跟他一起看电视,因为在此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他出生的那天,我原本暂住在姥姥家,跟随着一大帮亲朋好友前去庆贺。大家都簇拥着去抱他,唯有我没有。我愣在房门口,不知该说些什么,我实在无法想象,那个包裹的粽子一般的小肉团竟然是我的弟弟,而他从此便要跟我们一起生活。

  我的大半生活都在寄宿学校度过,所以与他接触并不多,后来我进了大学。第一次寒假回去的时候老爸去接的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拐进家的时候老爸喊了一句:“小海,你怎么在这?”我这才注意到路口上蹲着一个人,正是弟弟,他一直很瘦,猴子似的。他冲我腼腆的一笑,头也不回的跑回家了,后来我才听老妈说起,那天他除了中午吃饭外,一直都等在那里,哪都没有去。

  晚上的时候我在房间里收拾行李,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我不喜欢在路上带东西,老爸说:挺麻烦的,家里什么都有,何必那么折腾,于是我也就真的没带过。于是当他围过来看我都带了什么时,我只翻出来了些许吃剩的梅子干和半袋瓜子。

  就这样一直到大三,我都没怎么带东西给他。大三的第一次放假,我打电话问老爸可有什么要带的。老爸说你弟一直说上次你带回来的梅干挺好吃的,你再给他带回来一袋吧,当时的我一时语塞。

  但是他却不曾落下过我,记得有一次,他陪我妈去超市,买了一袋可乐味的软糖。回到家便一脸兴奋的递给我,袋子口还是热的,他说:“姐,你快尝尝,我吃了五颗,给你留了五颗”,老妈苦笑着说:“非要给你留着,攥了一路都没舍得吃”。

  他喜欢收集玩具,玩完之后却很少整理,有一次我发了火,将他的那些零零碎碎全扔在了门口。他哭的厉害,连晚饭都没吃,终究我看不过去,便去帮他整理。他倒也不生我气,只是泪汪汪翻找着,手中拿着一个摔掉胳膊的奥特曼模型。我说:“别找了,回头我给你买一个大的”他立马高兴起来,问:“真的?那可不可以买个不一样的?”我拍拍胸脯说没问题。类似的承诺我说过很多,却一次都没有兑现过,但是他却每次都相信。

  他终究是自己收拾好了玩具,放到了一个纸盒里。我问他为什么不放在柜子里,他说柜子里放得有东西。我打开了看,却发现里面放着的是一个大号的泰迪熊,那个他一直叫嚷着要送给我的礼物。

  他知道我喜欢小玩意,总是会特意留给我。他的桌角放着一个彩珠串成的小兔子,老妈说一次表嫂看见了,想要带回去给我两岁的外甥女玩,他死活不依,说是留着给我的。老妈哭笑不得,说“你姐姐那么大了,怎么会玩这个”,他却不依不饶。每次的回家的时候他都会把他的新玩具摆成一排让我选,若是我挑中了他也从没有吝啬过。或许在他眼中,我从来都不是大他十岁的姐姐,而跟两岁的外甥女一样,需要让着宠着,生怕受了什么委屈。

  他读书的学校离家挺远,隔了一座天桥。我开学比较晚,所以便被老妈派了差事接他放学。第一次去接他时担心他会找不到我。出乎意料的是,当所有人一涌而出时,他却一眼看见了我,高兴的说:“姐,你怎么来了?”

  他贪玩好动,学习成绩很差,老爸老妈总是对他很严厉。有一次我问他:“你说爸妈最爱我们中的哪个?”他说最疼我,因为他们总是挑好的给我,从没有骂过我。我说,那你恨他们吗?他说不,因为他也爱我。

  老爸说,虽然他比我小了十岁,却比我更懂得关心人,以前的我还不服气,现在的我才明白。在他的心里,我一直都是他最重要的三分之一,而我,那么久以来,似乎一直拿他当做一个洋娃娃。高兴了就去打理,不高兴就放在了一边。

  我该怎么告诉你呢,我挚爱的弟弟,那个淘气的臭小子。其实我也是那么的爱你,你或许不会知道,在你没有到来的那十年里,我每天都在期盼,期盼上天能给我一同玩耍的兄妹,让我再不必一个人吃饭,不必一个人睡觉,不必一个人无聊的看电视。

  可是你晚来了那么久,久到我已来不及同你一起长大。这世界上只有你我生活在相同的家庭,也只有你最了解我的过去,我却挤不进你的时光里陪你一起疯玩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努力,为你点上一盏灯,伴你一路前行。

  所以,请相信我,你无所不能的姐姐,我答应你的,终有一天,我会一条一条的履行。



    作品集亲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