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第三者螃蟹

时间:2022-07-01   作者:椰水清凉   点击:

  故事是20世纪90年代的了,很怀念那段青春往事。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同级不同班。说是同学,不如说是“同吃”,我们之间的“同吃之谊”远远大于同学之谊、同窗之谊。

第三者螃蟹
 
  我再吃螃蟹,一定找你
 
  大一时,我们在大连实习,实习基地依山傍海,海风习习,真可谓“风景这边独好”。好风好景养眼的同时,并没有好饭好菜养着我们食欲旺盛的胃。食堂的菜是惨不忍睹。他们对任何菜都以酱待之,不管是白菜、土豆还是茄子、豆腐,统统是一酱了之。
 
  好在除了食堂的酱菜,还有外面的螃蟹。螃蟹有的是,但是太贵,我们只有自己捉。
 
  六月的一天,天空蔚蓝,白云朵朵……现在我闭上眼睛都能想起多年前阳光灿烂的那一天,我大呼小叫地喊了好几个寝室的男生跟我去捉螃蟹,我教他们怎么翻起石头,怎么用树枝或者用筷子夹螃蟹,怎么识别雌蟹和雄蟹……我们的丰收还是大大的,不仅有螃蟹,还有各种各样的蛤蜊。
 
  自小在江南长大,我熟谙各种海鲜的加工方法,虽然没有实际操作过,但理论和真理一样,关键时刻总是有用的。我在没有炊事工具也没有煤气或者土灶的情况下,用暖瓶里的开水一遍遍地烫蛤蜊,把蛤蜊烫得半生半熟还带点血丝就命令大家开吃,当然也有胆小的男生不敢吃。螃蟹就简单多了,我直接用白酒醉,螃蟹刚放在白酒中时,还乱爬乱动,等到螃蟹不爬不动了我就号召男生开吃。
 
  这一顿海鲜大餐让我在实习基地有了小小的名气。第二天中午,我刚从食堂回来,就有一个不认识的男生来敲宿舍的房门,连自报家门都省略了直接说:“我想吃螃蟹,你别午睡了,一会儿我来找你。”这家伙说的一会儿是30分钟,宿舍的女生都很听他的话,不只是我没睡,大家都没睡。不仅没睡,还用手表计时。30分钟后,这个男生来了,左手一兜螃蟹,右手一兜油、盐、酱、醋、酒,他说螃蟹是从附近的村庄买来的,油盐酱醋酒是从三公里外的副食品商店买来的。我看他跑了一脑袋汗的样子理所当然地为他做了醉螃蟹,他的评语是味道好极了,可以三月不知肉味了。
 
  吃完这一顿螃蟹大餐,他很负责任地告诉我,他大名叫江瀚,就住在楼上,也就是说我住203,他住303。他同样很负责任地说:“以后我再吃螃蟹,一定找你;你要有螃蟹吃,也一定来找我,就这么说定了。”
 
  江瀚说完连声谢谢也忘了说,就走了。
 
  每次约会都有第三者,
 
  那就是螃蟹
 
  后来,在那个海风清凉的六月里,或清晨或黄昏,我们一次又一次去海滩上找螃蟹。赤足奔跑的我们成了许多同学眼里的风景。
 
  在我的记忆里,江瀚是不夸人的,除了一次,那是个意外。在我们津津有味地啃着螃蟹的时候,他突然说:“哇,你这么拿着螃蟹,长发飘飘的样子,好漂亮啊!你真的是心灵手巧!”我平生第一次听到这么隆重的表扬,一下子得意忘形,被螃蟹的大鳌夹了手。为此,我们跑了将近十公里打了破伤风。
 
  实习结束时,我们宿舍的其他女生都有了男朋友,唯独我没有。同学说我在这一片蓝天白云的美好时光里约会最多的是江瀚,但我们的每次约会都有第三者,那就是螃蟹。
 
  想想也是,我和江瀚,确确实实每次见面都是因为吃螃蟹,没有螃蟹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找过我,我也没有找过他。
 
  螃蟹,你回来了
 
  大二大三时,我和江瀚很少见面,只是偶尔会在一起看一场电影,吃一次烤羊肉串,但是,这样的时候,真的是很偶尔。同学又戏称,没有螃蟹,我们就没有见面的必要了。
 
  大四时,我开始了初恋。不少男生对我的初恋很好奇,唯独江瀚,他从来不感兴趣,也从不评价我的男朋友。
 
  在江瀚的眼里,我和他,一如往昔,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改变。
 
  只有那么一次,是冬季,我旷课去了男朋友的城市,正要回来时碰上狂风暴雪,天寒地冻,我无奈又多旷了两天课。第三天早晨,我出火车站时,意外地听到有人在远处高喊:“螃蟹,你回来了!”这喊声高亢嘹亮,我一看是江瀚。大家都来看我,我真的是拎着一兜螃蟹。江瀚穿着军大衣,手上还拿着一件军大衣,他得意洋洋地说:“我知道你准带着螃蟹,你肯定会忘了多穿一件棉袄,早晨多冷啊!”
 
  江瀚一边把军大衣递给我,一边伸手把螃蟹接了过去,我们算是完成了交接仪式。
 
  回学校后,我们在江瀚宿舍吃早餐,稀粥油条就螃蟹。宿舍里的男生说,江瀚功劳、苦劳都大大的,他知道我每次看男朋友都坐固定的车次回来,也知道我本应该两天前回来,于是连续三天拿着军大衣等在火车站,果然等到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我们离毕业越来越近,那一段告别时光是用来吃喝玩乐的,只要兜里有人民币,一定贡献给学校门口的各个饭馆,我们几乎天天在吃。有那么一次,我和老乡吃告别饭时,无意中看见江瀚正从饭店门前走过,我跑出去叫他一起吃,他说:“不用了,哪天我去找你,就我们俩,慢慢吃。”这是我和他的最后一次见面。
 
  不知不觉,真的毕业了,我们去了各自的远方,我再也没有见过他,甚至不知道他的分配去向。
 
  多年以后的今天,写下这段文字,我依然能够想起江瀚那心花怒放,喜形于色的笑容,当年的他和我是多么相像,那么单纯地、投入地喜欢一种美食,全心全意、专心致志地享受这种美食。在物质不算富裕的那个时代,螃蟹真的算是“稀有”了。那么阳光、那么明朗的他,一心一意地想着螃蟹,超过想念比螃蟹还稀有的女生(我们学校是工科院校,女生被戏称为“熊猫”)。在那段快乐的日子,我们都是心无介蒂、知足常乐的孩子。
 
  这种快乐,只有在特定的年龄里才会有。这段螃蟹往事,无关爱情,但仍然可口可乐,并且可爱。
 
  走得最快最急的总是最美好的时光,记忆悄悄地沉淀在岁月的深处。某一天,记忆悄悄苏醒,虽然你想起的这个人不在身边,但你依然可以感觉到生活的美好,时光的可爱。


    作品集爱情文章 感人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