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为父亲擦一次背

  一个人活着,为了什么?我总是不经意的问问自己。我一直不明白,我想很多人都一样不明白,直到当我流着泪,跪在父亲的棺材前的那一刻。才明白钱对逝去的人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也明白活着到底为什么?

  父亲是个生活在一个安静的小山村,很穷很穷。等我四姐妹出生的时候,也就刚刚分田下户,生活拮据不得不让本来很穷的家里更是捉襟见肘,为了养活这个哪怕用手指一戳就倒的家庭,他尝试了很多办法,最终他选择了木匠。

  从哪个时候开始他和母亲就开始了,不休止的奋斗大业,为了过得好点。也不知道多少个夜,我睡梦中醒来,还能听到他在敲敲打打的声音。而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是满头大汗。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样的工作。

  当有一天,妈妈告诉我也要借钱在镇上买块地皮建房子的时候,我已经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了。当他拿着那皱巴巴的一百一百的时候,看到他微笑中带着些不自然,后来才知道,有那么一部分钱是从叔叔那里借来的。

  时间总是不经意的流逝,在东拼西凑中我们住进了新房,成为了第一批镇上的居民。我当时挺自豪的。然而,就是这些年父亲在不停的拼命的工作,渐渐的发现他的身体开始出现毛病,也就开始服药。总是在不间断的吃着那些说不清楚的名称的药。渐渐的原来很是强壮的父亲开始变得消瘦,时好时坏的身体,不得不让他常常光顾医院。然而,总是从医院无功而返。

  我辍学了,在我高三的时候,我毅然选择了退学,我知道我是对的,尽管父亲很反对,但是我觉得我是对的。我不想看到他日夜不停的在为这个家拼命,不想他背着病痛还不辞辛苦的劳动着。我认为我自己已经长大,可以为家里分担点什么。

  有一天,我在深圳上班,妈妈气呼呼的给我打个电话,说爸爸住院了,叫我回来看看吧,也许……当“也许”这个词出来的时候我似乎明白了,我一直担心的事情总要发生。

  我回到老家,看到苍老的母亲,当时眼睛一酸,眼泪不住的在眼睛里打转。我知道他们是多么的不容易。家里要人照看,父亲如今一个人在医院,我只能急急忙忙收拾下,赶往八十公里外的市医院。当看到那病态龙钟的老父亲的时候,我作为一个男人,我还是没有忍住我倔强的泪水,只是那一刻我转身轻轻的拭去。我知道我现在要给予他的是我的坚强,而不是担忧。我懂得那位我曾经不善言语的父亲,不想看到我们做子女为他担心害怕。

  那时的他是如何的健壮,而今,却步步难行,就连自己上厕所都是很艰难,我想去扶他。可惜,他还是摆摆手,说没事。我懂得他是想我看到他没那么脆弱,还能走。我坐在他的病床上,看着他一瘸一瘸的走进厕所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是夜,简陋的医院,没有热水器,只能用桶来打水洗澡,我为他打来水,他告诉我,放着就好,让他自己来。我只能应从了。但是他檫不到后背,所以,我对他说:“让我来吧”。第一次那么近的距离接触父亲,看着他那曾经结实宽大的臂膀,如今瘦如枯柴的脊梁。那黝黑的看不清纹路的皮肤,能看出他日夜劳苦的痕迹。我什么都没说。我懂得,他真的累了。这个家就要有我来承担了。因为他那臂膀再也承受不住太多的压力。毕竟他老了。

  终究逃不过宿命,在两年后的一个晚上,死神带走了这位爱我们,我们也爱他的老父亲。安安静静的走了。即使我们再痛哭,再也不能挽回他离去的脚步。

  我从深圳赶回,空荡荡的房间他安安静静的躺着,我知道他是笑的,因为他摆脱了多年的病魔,也许他是哭的,因为,他有太多的遗憾,因为他爱我们。跪着,我没有说话,我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泪不听话的流淌着……我此刻在想,钱,真的那么总要么?活着只是为了钱吗?死了,能带走什么……

  没有责怪谁,也没有恨谁。我知道我们都在重复着他走过的路。只是我们不要忘记,其实除了钱,我们还有爱情,亲情,友情,还有沿途的风景……看看吧,别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特别是你们最亲爱的人……

  愿您天堂安好



    作品集关于父亲的文章 亲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