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大漠风云

时间:2022-05-25   作者:古龙   点击:

楚留香传奇全集(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大漠风云

    姬冰雁皱眉道:两次留柬,都是同样的笔迹,石观音的党羽,果然早已打入龟兹王的左右

    胡铁花动容道:你想谁会是她的党羽?

    姬冰雁叹了口气,道:每个人都有可能,也许是也帐下的金甲武士,也许是他的姬妾,也许就是他们父女自己。

    胡铁花瞪着眼睛怔了半晌,苦笑道:你们莫要为了我着想,我这驸马当不当都没关系,你们若是要走,咱们现在就走吧!

    楚留香微微一笑,道:若是这白纸上写着的几个黑字,就能将我们骇走,我们就算能活下去,做人也没意思了。

    胡铁花的眼睛亮了,摩拳擦掌,大声道:这才像楚留香说的话,咱们好歹也该跟她拚一拚。

    楚留香沉声道:现在,她既然已必定要来找咱们,咱们反而用不着急了,索性就在这里等着她,你明天还是结你的婚,三天后咱们也还是照龟兹王原定的计划,拿那些明珠白玉,去换她的极乐之星

    姬冰雁冷冷道:你想她真的会换么?

    楚留香微笑道:她自然不会换的。

    胡铁花忍不住问道:她既然不会换,为何又要这样做?

    楚留香缓缓道:龟兹王随随便便地就将那颗猫儿眼送给了你,却对极乐之星瞧得比命还重,这极乐之星,显然另有一种秘密的价值,是么?

    胡铁花道:不错。

    楚留香道:石观音这样做,自然就是想探出这极乐之星究竟有什么价值?价值究竟有多大

    姬冰雁忽然截口道:龟兹王既然将这极乐之星瞧得如此重,却又如何要托彭五虎将它送走?

    楚留香沉吟道:也许并不是送走,而是托彭家五虎带来的。

    姬冰雁皱眉道:难道是说那极乐之星本不在龟兹王这里,而是在关内某一个人的手上,现在龟兹王极需此物,所以才要人送来?

    楚留香道:这自然也有可能的,是么?

    姬冰雁道:如此说来,就更不对了,如此珍贵之物,龟兹王怎会让它落在别人手上?那人既已得到如此珍贵之物,又怎舍得将它送回来?

    楚留香长长叹了口气,道:这其中自然衣些不足为外人知道的秘密,这秘密也许真的只有龟兹王一个人知道,我们猜也无用,只不过我想

    他一笑接道:到了必要时,龟兹王说不定就会自己说出来的。

    经过了这么样的一天之后,他们心里就算有重重心事,但只要闭起眼睛来,也不觉迷迷糊楠的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突听衣袂带风声嗖的一响,一个人飞也似的窜入帐篷来,竟是那中原侠盗司徒流星。

    他轻功实在不弱,又以为帐篷中人一定睡得很熟,谁知他刚窜进来,就发现自己已被人家团团围住了。

    像楚留香这样的人,就好像永远不会真的睡着似的。

    姬冰雁冷冷道:阁下不辞而别,又不告而来,不嫌太神秘了么?

    司徒流星一面擦汗,一面强笑道:在下的确有急事相告,但望三位恕我冒昧闯入之罪。

    姬冰雁静静地瞪了他半晌,脸色才和缓下来。

    胡铁花已笑道:你有什么急事,坐下来慢慢说吧!

    司徒流星道:在下昨夜不辞而别,实是在暗中跟踪那杀手无情杜环而去的,在下总觉得此人心怀叵测,必有诡谋。

    胡铁花笑道:到底是老江湖了,眼光果然不错。

    司徒流星道:他行色似乎十分匆忙,我一路在后面跟着他,他也全未觉察,只是向北急行,走了约莫半个多时辰,就发现一座沙丘后竟有个黑色的帐篷。

    姬冰雁目光如炬,冷笑道:那帐篷里别人不说,单只黑猴孙空一人,就凭阁下这样的武功,若想暗中窥探,只怕是很难活着回来了。

    司徒流星苦笑道:在下自然也知道那帐篷里必多高手,怎敢大意,眼见杜环走了进去:正不知该怎么办,谁知就在这时,突见一匹快马奔来,弯弓搭箭,嗖的一箭向帐篷里射了进去,马蹄不停,又飞奔而去。

    姬冰雁冷笑道:凭孙猴子的耳力,这匹马远在百丈外时,就该听到了,又怎会容得他驰到帐篷前?又怎会容得他弯弓搭箭?

    司徒流星道:那匹马似是龙种宝驹,而且马蹄上竟也未上有蹄铁,踏沙而行,竟是落地无声,较之一流的轻功高手也不逊色。

    胡铁花瞧了楚留香一眼,笑道:这匹马只怕和你那匹黑珍珠的差不多。

    楚留香微笑道:大漠之上,本多良驹阁下请说下去。

    司徒流星道:奔马方过,帐篷里已有三个人箭一般窜出来,追了下去,在下知道若不乘此时冒险,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

    姬冰雁冷冷道:阁下胆子倒不小。

    司徒流星道:在下悄悄绕到帐篷后,只因那里也围住几匹马,马嘶声多少可以掩饰一些在下的行动。

    胡铁花拊掌笑道:果然不愧是名震中原的侠盗,行动果然老手老脚。

    司徒流星脸缸了红,接着道:在下伏在地上,将帐篷悄悄掀开一线,只见里面除了杜环外,还有两个金冠锦袍的龟兹贵胄,一个面色阴鸷的汉人。

    姬冰雁瞧了楚留香一眼,楚留香皱眉道:难道这次龟兹国的叛变中,还有汉人参与其间么?

    司徒流星道:这三人自桌上取下了那枚射进来的箭,箭上竟有张纸条,那龟兹人瞧了瞧,想必是虽通汉语,却认不得汉字,就将纸条子给了那面色阴鸷的汉人老者,请他将纸条上的字念出来。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