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大漠风云(2)

时间:2022-05-25   作者:古龙   点击:



    胡铁花笑道:若非如此,你也不会知道上面写着的什么了,看来你运气倒不错。

    司徒流星道:在下只听得那老者大声念道:极乐之星已在我手,尔等若想得到此物,且以黄金五千两,明珠五百粒,玉璧五十面,向东北直行五十里,与我交换,尔等意若不诚,此物使重返龟兹王之手矣。

    他念到一半,楚留香三人已齐地为之动容。

    胡铁花大声道:好小子,居然两头都想做买卖,难道这极乐之星是和龟兹国

    姬冰雁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那两个龟兹人听了后,有何表示?

    司徒流星道:他们脸色立刻大变,就在这时,出去追人的三个人已回来了,帐篷里的人非但绝口不提此事,反而将纸条悄悄藏了起来。

    胡铁花道:追人的追到没有?

    司徒流星展颜一笑,道:没有追着,其中一个其貌如猴的人,嘴里不停地大骂,说那匹马一定是鬼马,否则他闭着眠也会追上的。

    胡铁花失笑道:孙猴子自命轻功高绝,这回斗竟栽在一匹马上,自然要气疯了。

    司徒流星道:我知道此人必是高手,心里正在着急,生怕被他发觉,幸好他们商量了一阵后,这位孙猴就带着杜环等三人来行刺了。

    姬冰雁冷冷道:阁下既然知道他们要来行刺,为何不来报警?

    司徒流星一笑道:在下知道有三位在此,他们的人纵然再多十倍,也休想得手的,所以就想留在那里,听听这极乐之星究竟为何如此值钱?

    胡铁花笑道:想不到你倒很瞧得起咱们。

    司徒流星道:这四人一走之后,两个龟兹人立刻就和那汉人争论起来,一个说应该立刻去筹备明珠王璧,来和那人交易,另一个却说这条件苛,那极乐之星的价值未必真的有这么大,应该静观待变,以免上当。

    楚留香和姬冰雁对望一眼,嘴里虽未说话,心里却已知道对方这三人,直到此刻也还未知道极乐之星的秘密,所以才会患得患失,挣扎不已,去交换既怕上当,不交换又怕此物真的对龟兹王十分有利。

    司徒流星已接着道:我正在奇怪,这些人为何对区区一粒宝石瞧得如此重要,谁知就在这时,竟有人在我肩头轻轻拍了一下。

    说到这时,他面上已露出惊惧之色,似乎余悸犹在,又擦了擦头上的汗珠,才长叹着接道:

    在下自幼年出道,武功虽不高,但做的这行买卖,耳目就不能不分外灵使,谁知道这人已到了我的身后,我却连影子都不知道。

    楚留香动容道:想不到除了孙空外,此间远有这样的高手。

    司徒流星道:当时我那一惊当真非同小鄙,等我回过头去,那人已远在十余丈外,正在向我招手,我知道不去也不行的,只有硬着头皮走过去

    他头上冷汗直流,苦笑着接道:等我见到此人之面,才知道我这条性命实是捡回来的。

    姬冰雁道:此话怎讲?

    司徒流星叹道:若非此人昔日和我还有一面之缘,此刻就再也不会活着和各位相见了。

    胡铁花道:他就这样放过了你。

    司徒流星道:不瞒三位,两年前我在洛阳做案时,就不幸遇见了此人,幸好我那次为的是要救一家孤儿寡妇的性命才出手的,所以他才放过了我,此人行事怪异,只要他放过你一次,此后你纵然犯他,他也绝不伤你毫发的。

    胡铁花拊掌道:这小子倒真是条好汉。

    姬冰雁皱眉道:此人难道也是龟兹叛党请来做刺客的么?

    司徒流星叹道:正是!

    姬冰雁动容道:他究竟是谁?

    司徒流星垂首道:在下已定下重誓,绝不说出他的名字,只能奉告三位,他今夜以前,便要前来行刺,此人武功高不可测,三位千万要分外留意!

    姬冰雁厉声道:他既有恩于你,你为何又要来向我等报警?

    司徒流星长叹道:一年以前,家兄无意间得了一笔财富,我兄弟本想就此洗手退隐,谁知竟被当时的丐帮帮主南宫灵得知此事,非但将财物洗劫而去,而且还将家兄乱刀分,在下虽然知道是谁下的毒手,但但

    他揉了揉眼睛,黯然接道:但在下武功既不是南宫灵的对手,若想将此事宣扬出去,丐帮正如日中天,江湖中又有谁会相信我的话。

    楚留香叹道:不错,南宫灵那时需款正急,若有一笔钜大的财富可以到手,他的确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的。

    司徒流星道:这血海深仇,在下本以为是再也无望报复的了,谁知这次楚香帅却以一人之力,揭破了南宫灵的阴谋诡计,也无异为在下雪了这深仇大恨,此事震动天下,无人不知,在下更对楚香帅感激零涕,只恨楚香帅如神龙夭矫,在下始终无缘当面拜谢他的大恩。

    他忽然抬起头来,目光凝注着楚留香,恭声道:在下自也知道香帅游戏人间,不愿对人显露行藏,但在下自信两眼不盲,还认得出真人。

    他嘴里说着话,已恭恭敬敬拜倒在地。

    楚留香赶紧扶起了他,笑道:无论在下是否楚留香,对你这番心意,都感激得很。

    司徒流星黯然一笑,道:今日之事,双方俱是在下的恩人,在下实无颜再留在此间,但愿三位谅解在下的苦衷。

    他再次躬身一礼,道:在下就此告退,但愿后会有期

    话犹未了,人已转身急行而去。

    良久良久,胡铁花才叹了口气,道:别人若在江湖中混上十年,仇家必已遍布天下,但楚留香却到处都会遇见要报恩的人,如此看来,究竟还是少杀些人的好。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