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第一女孩

时间:2022-05-24   作者:夏七夕   点击:

  真是人善被猪欺
 
  我打开瘪瘪的钱包时,有种想哭的冲动,而这时,张小年还不知死活地凑上来,“陶小淘,放学去吃油炸虾丸吧。”

第一女孩
 
  我斜着眼睛狠狠地瞪他,自从上周这家伙的钱包在公交车上被人偷了之后,就开始死皮赖脸地跟着我蹭饭吃,我咬牙切齿道:“张小年,你去死吧,我已经被你剥削得身无分文了。”
 
  我闭口不再理他,张小年这厮是三个月前转过来的,据说当时在我们学校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因为这厮长了一张跟漫画里美少年有一拼的脸。有女生曾眼冒红心地说,张小年就像一个天使,风吹过时,背后会呼啦啦地长出白色的翅膀。
 
  我当时就酸得不行,这人估计是一文学女青年,天使?白翅膀?还沉浸在童话里不可自拔吧。我看张小年那厮整个一魔鬼。
 
  那么多漂亮MM争先恐后地想请他吃东西,为什么他偏偏挑上我这个对请他吃饭没一点进取心的善良小老百姓?真是人善被猪欺。
 
  我好喜欢他呢
 
  后来,张小年这厮实在从我钱包里翻不出钱了,就雄赳赳气昂昂地说,为了补偿你这段时间的损失,走,我请你吃大餐。当张小年把我带到市里最好的西餐厅门口时,我使劲掐着张小年的胳膊,你别吃完饭就把我扔这里做抵押。
 
  张小年转身上下打量我,笑得一脸鄙视。我防备地盯着他,反正我不去,你肯定会坑我。张小年回头看了我半天,特认真地问,你不去吗?你真的确定你不去吗?
 
  我大义凛然地点了点头,张小年叹了口气,唉,陶小淘,你肯定会后悔的。
 
  他拉着我走到旁边银行的取款机前,然后,我就睁圆了眼趴屏幕上仔细看,恨不得把屏幕看个洞出来。
 
  张小年,你老实招了吧,你是不是偷你爸妈的卡!
 
  嘁,你就那点出息了。
 
  那你到底哪里来的钱?
 
  张小年突然沉默,挂上MP3的耳塞不再理我。我闭嘴便不再吭声,随着他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看着他耳边银白色的耳塞,我低下头开始讲,怎么会有林飞扬那样纯白干净的男孩啊,我好喜欢他呢。
 
  就当是你同意了
 
  第二天,我听到张小年在楼下撕心裂肺地喊着我的名字时,恨不得拿拖鞋砸死他。
 
  他边咬面包边说,喂,我下午有篮球比赛。
 
  对手是学长林飞扬。嗯,张小年,我们这么铁的哥们儿,我去给林飞扬加油,你肯定不会怪我,哈哈。我边咬面包边说。转头看他挂着银白色耳塞的侧脸,嘿嘿,就当是你同意了。
 
  那就送三个面包吧
 
  那场比赛,以一球之差,张小年输给了林飞扬,我站在球场上替林飞扬欢呼时,看到张小年迅速退场。那天放学,张小年没有等我。走到胡同口时,看到张小年站在那里,那一刻,我竟然真以为,张小年是一个带着忧伤降落在人间的天使。
 
  张小年转过头看我,说,喂,陶小淘,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跟乌龟似的。
 
  陶小淘,这周是我的生日啊。
 
  啊?
 
  你要送什么礼物给我?
 
  我们这么铁的关系还需要送礼物吗?!哈哈。我傻笑道。
 
  嘁。张小年一脸鄙视地看着我。
 
  那就送三个面包吧。
 
  你的世界但愿都好
 
  林飞扬出现在我们班门口叫我名字时,我呆住了,他俯下头,你就是广播站站长陶小淘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他递了一张字条给我。
 
  我接过那张白色的字条,看到上面刚劲的字,写着一个女孩的名字,一个歌名。还有一句话:不管以后相隔多远,我都会记得你,记得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所有美好时光。
 
  那天放学,张小年格外沉默,我想到林飞扬学长要毕业的事情,也就觉得闷闷的。
 
  转头看张小年,依旧挂着银白色的耳塞听歌,我又开始对着他说话,张小年,其实我挺羡慕学长喜欢的那个女孩的,她多幸运。学长就要毕业了,我觉得我好舍不得他。
 
  我和张小年是好朋友嘛
 
  张小年生日那天,我和他坐在KFC二楼的儿童区。他爸爸妈妈给他点生日蜡烛,周围的人都善意地给他唱生日歌,唱歌的时候我看到张小年转过身偷偷地抹眼泪。
 
  也就是那天,我终于知道张小年的银行卡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钱了,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在相隔遥远的城市开公司。张小年和奶奶住在一起,祖孙俩相依为命,所以,父亲才会给他一笔钱放在身边。
 
  送我回去时,已是华灯初上。走在昏黄的街灯下,张小年又挂着耳塞听MP3。
 
  走到家门口时,他才摘下耳塞,喂,陶小淘,我们真的,只能是好朋友吗?
 
  他定定地看着我,我转过眼睛,点了点头。然后我看到他转身离开,身影在路灯下显得寂寞忧伤。
 
  张小年,对不起,我伤害你了对不对?你的心意,我怎会不明了?只是,有人先驻扎进了我心里。


作品集爱情文章 感人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