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爸爸是个养蜂人

  我的家乡在阳曲县一个小山村,上世纪40年代,我爸爸养着24箱蜜蜂,我家的窑头村就是蜂场。那时我才七八岁,每当春暖花开时节,中午放学回家就会看到爸爸全副武装查看着一箱箱蜜蜂。

  爸爸穿戴得像个套中人,一顶自制的防蜂帽几乎遮住了上半身,粗蓝布围裙、鞋套子,严严实实得阻挡了蜜蜂的侵入。随着天气渐暖,槐树花开香气袭人,爸爸把蜂箱的出入口逐渐加大加长。他蹲在蜂箱前仔细的观察着蜜蜂的出入,看到那一只只蜜蜂,腿带金黄颗粒进入蜂箱,爸爸显得无比兴奋。蜜蜂开始酿蜜了,今年又是好收成。爸爸告诫我,人要向蜜蜂学习,勤奋忘我地工作才是真理。

  有一次,我亲眼看到蜜蜂炸窝。无数蜜蜂穿梭于蜂箱与槐树枝头,随着嗡嗡的叫声,在槐树枝头结成了一个蜜蜂大团蛋。这可急坏了爸爸,他说一家不能二主、一箱不能有两个蜂王。新蜂王养成了,就带领一群蜜蜂,另成一家了。只见爸爸带着绳索工具,将一板巢础挂到蜂团附近,耐心地等待着蜜蜂蜂王移到新的巢础上,然后收到新的蜂箱里。

  我看着爸爸全神贯注地注视着蜂巢的情景,心里非常感动。爸爸养蜂十分辛苦,一门心思全在蜜蜂身上。在漫山遍野山花烂漫时,总要有两三个月带着二三十箱蜜蜂到山坡安营扎寨。他自己搭个简易窝棚,携带饮食起居用品,驻扎在里面。不畏风雨寒冷,一心只盼着蜜蜂采花粉、酿蜜糖。

  爸爸真是个地地道道的养蜂人,一切养蜂用具应有尽有,蜂箱、巢础机、摇蜜桶、储蜜罐一样不少。一年中一般有两次摇蜜,这是爸爸最兴奋的时刻。他把每个蜂箱中挂满蜂蜜的巢础提取后挂到摇蜜桶内侧,随着隆隆的机声甩出的蜂蜜会顺着桶壁流淌,从桶下面的出口处流进蜜罐或蜜缸里。爸爸情不自禁地用手指沾一下新蜜在嘴里,连声说:“好蜜!真甜!这是一年的收获呀!”他不仅家用或卖点换零花钱,还要馈赠亲友,让大家共享甜蜜。

  爸爸养蜂11年,又把养蜂的技艺传给后代。他的几个侄子继承了他的养蜂技术,至今养蜂事业不衰。我虽在城市生活多年,爸爸的侄子们每年总会送来酿造的新蜜,让我仍然能尝到新鲜蜂蜜的香甜,令我品在嘴里、甜在心上。



    作品集关于父亲的文章 亲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