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上卷·谁是我 第十章 我是一个失业男

时间:2022-01-23   作者:蔡骏   点击:

人间(全文在线阅读)  >       上卷·谁是我 第十章 我是一个失业男

  2009年9月19日,正午十二点。

  哼着《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回忆曾经的迷惘与切肤之痛,只是地点换做美国阿尔斯兰州,肖申克州立监狱,C区58号监房。

  午餐时间到了,我把小簿子塞回抽屉里。黑人狱警过来打开每一间铁门,所有的囚犯蜂拥而出,走廊里充满着不堪入耳的脏话,还有喇叭广播里传来的警告声。

  经过三道监控铁们,我跟着老马科斯来到囚犯餐厅。排队拿餐盘时,常有人挤过来插队,通常都是黑帮的人,偶尔也有不服气的,自然少不了大打出手,以至于招来狱警的电棍之灾。今天午餐还算比较顺利,我和老马科斯抢到了午餐,低调地坐到一个角落里。这顿午餐若放在平时一定难以下咽,但漫长的牢狱生活已让我习以为常。

  忽然,老杰克端着餐盘坐到了我的读面,他看起来也有七十多岁了,头发几乎全部秃光,老迈不堪地用最后几颗牙齿,嚼着那些难咽的食物。

  虽然他看上去老得不成样子,完全及不上老马科斯精神,好像两个人来自不同的世界,但老杰克却是肖申克州立监狱里最让我感到恐惧的人——在新来的狱警阿帕奇出现之前。

  因为他的眼睛,无论老杰克怎么虚弱衰老,他的眼睛却放射着狼一般的光,从耷拉下来的眼皮里,穿头空气射入我的瞳孔。

  怪不得他叫杰克!

  但肖申克州立监狱里只有一个人不害怕老杰克,他就是“教授”。

  对不起,其实不需要打引号,因为他就是教授,波士顿大学的正牌历史学教授,他编写的课程至今仍是许多美国大学的教材。

  教授看起来五十多岁,居然在监狱里留着一头长发,他坐在老杰克身边,不动声色地享用他的午餐。

  忽然,教授抬起头来盯着我的眼睛,神经质地说:“Greatoldones就要来了!”

  Greatoldones?

  我将其翻译为“旧日支配者”。

  老马科斯却抬起头来,神情凝重地问:“教授,这是真的吗?”

  教授却仿佛一下子失忆了,恍惚地摇着头,“对不起,我刚才说了什么?”

  也许,刚才这句话不是他说的,而是某个隐藏在监狱角落里不屈的幽灵,借用教授的嘴巴传达信息?

  草草结束这顿午餐,我和老马科斯回到C区58号监房。

  从抽屉里拿出小簿子,继续回忆我的故事,曾经失业的日子——

  失业的日子。

  第一天.

  周六,名正言顺地睡懒觉,整个上午都在做梦,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梦,睡眠极其痛苦,头晕眼花腰酸背痛,难道是我身体里的幽灵作祟?

  起床后打开电脑,给自己写了一份求职简历——

  高能,男,1982年7月4日出生。2004年毕业于S大本科,经济学学士。2004年起供职于天空集团中国分公司销售部,2008年6月因个人原因辞职。本人在世界500强企业工作四年,具有比较丰富的工作经验,尤其在销售及产品推广方面业绩突出,积累了深厚的客户资源及人脉关系。本人吃苦耐劳,善于沟通,英语水平较高,有志于销售及企业经营领域,原与具有发展潜力的企业合作,共同开创美好的明天。

  “善于沟通”?对自己嗤之以鼻一笑,硬着头皮把简历写完。不过,相比那种吹得天花乱坠的也不算什么花哨,起码在世界500强企业的工作经理还有写竞争力,打开最大的几家求职招聘网站,用正个下午的时间,找几家比较适合我的公司,既有外企也有国企,还有初出茅庐的小私企,把建立分别投出去。

  妈妈突然走进来,我立即把电脑翻到其他网页,绝不能被发现我失业了。妈妈给我倒了杯茶,关照不要把眼睛看坏了。我说最近公司很忙,周末也得在家处理业务。妈妈说忙也好,就怕整天没事闲着,但要保重身体。急着把妈妈送出去,回到电脑前趴下难过要哭,这样的日子要熬多久?

  有人在MSN上叫我,是那个端木良,“你好,我的客户提前从美国回来了,他说周一就可以和你们签约,合作愉快!”

  我苦笑着打字道:“非常感谢,但我已被公司裁员了,你可以找我的同时老钱。”

  端木良了“裁员?开玩笑吧?”

  “我的幽默感还没这么强,不相信可以打电话去我公司问问。”

  端木良:“难以置信!”

  “如果这个西,能够早几天告诉我,也许我就不会失业了。不要误会,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这是命运的安排,只怪我自己不争气。“

  端木良:“以你的能力,肯定很快就会找到更好的公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这家伙倒很会说话,我老实地打字:“不,我了解自己的能力,也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

  端木良:“谁都自以为了解自己,其实最不了解自己的人正是自己。”

  “有道理,但你肯定不了解我。88。”

  关掉电脑,躺到床上,天色渐渐变暗,周末就要过去了。我是一个失业男,第一次品尝无所事事的日子,却感觉度日如年,似乎比平常的周六漫长许多。

  手机响了,很快听到莫妮卡的声音:“喂,高能,你还好吗?”

  “莫妮卡,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

  我礼节性地回答,但这种客套反而刺激了莫妮卡:“SHIT!别骗我了!我知道你很不开心,现在在哪里?”

  “家里。”

  电话那端是她着急的声音:“能不能出来谈谈?”

  “不,我现在只想一个人安静安静。”

  “高能!干吗要回避我?”她勃然大怒用命令式的口吻说,“快点出来!别拖拖拉拉了!”

  “对不起,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命令?我已不是天空集团的员工,我们没有上下级关系。”

  “你……”莫妮卡吃了一个哑巴亏,“好吧,我告诉你,刚才我已经和总裁同过电话了,他原则上同意你回来上班,但考虑到你已被宣布裁员,马上回来会引起其他人闹事。再等两个月公司会有招聘,到时候你可以名正言顺地应聘回来!”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