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鹑火宅【悬疑推理】

时间:2021-12-17   作者:佟婕   点击:

鹑火宅【悬疑推理】
 
楔子
 
  江西吉水县曾公,讳濯文,字德员,少即聪慧,十九岁考中乡举,后入京会考,中第三等同进士,天恩遂诏命委派到粤西端州为官,于是举家迁至任上。
 
  公性耿直,不趋炎附势,生前卓有清名,故死得崇祀乡贤,葬于禹门坊东一里之乐善亭下,墓前有二石人及一马像。
 
  百年倏忽过隙,曾氏在本地已开枝散叶,传至六代,近日却忽有曾公墓之奇事传闻流出——
 
  是年正是阳春三月,夜里月明星稀。
 
  “渔家!渔家!”
 
  “能行个方便渡江吗?”
 
  江岸上有两个人在一齐招手呼唤。
 
  此时,捕渔人陈三正与堂弟陈大头撑着自家渔船,撒网夜捕于乐善亭一带的水域。
 
  起初陈三并不想理会,然而岸上人似乎非常着急:“渔家,我等有事过江,愿出双倍价钱!”
 
  他堂弟陈大头听见不由心动,便催促陈三靠岸。
 
  陈三也觉得何乐不为,便收网返船。夜色朦胧中,只见是两个身量不高的人,手上并无行李,不像赶远路的。
 
  看船靠近乐善亭下小码头,其中一个却有点站立不稳:“唉,真是喝醉了。”
 
  陈三闻到一股酒味,也没在意,另一人搀着那人跨步上甲板时,船身陡然下沉,他伸手到船边一探,果真吃水极深,便奇怪地嘀咕一句:“你俩竟然这么重?”
 
  没喝醉的人又催:“我等有急事过江到青萝山。”
 
  陈三勉强将双桨杵离岸边,陈大头想过去指引他们进舱稍坐,喝醉的那个身子却左右摇晃不定,陈大头还没来得及上前去扶,那人竟“扑通”一声跌入了江水中。
 
  陈大头吓了一跳,陈三也抽桨过来朝水里喊:“快抓住船桨,我拉你上来!”
 
  但水面“咕咚、咕咚”冒几下泡泡,落水的人没有挣扎,好像径直沉下去了。
 
  陈三惊异莫名地望向另一个人,借着月光,那人似乎对他一笑,同时身体也侧倒,毫无征兆就堕入江水。
 
  “哥,我下去救人。”陈大头看起来略胖,平素憨憨的,想不到关键时刻竟不由分说便跳下船去。还好,这里离岸没二丈远,所以水并不深,陈大头站在水里,水面及胸而已。
 
  他潜下去伸手捞摸一番,奇怪道:“哥!没人啊?”
 
  陈三也懵了,将木桨伸向他:“快、快上来。”
 
  “不对啊,我再找找。”陈大头又沉下去,再次上来时,手里吃力地托着个物件,“哥,水里只有两大块石头……”
 
  “扔掉、扔掉!快上来!”陈三只觉得恐怖异常,两个人凭空就这么不见了……
 
  陈三携了大头上岸,二人甫一抬头,清朗的月光正白茫茫一片洒在乐善亭下曾公墓前,陈三晃了一眼觉得哪里不对劲,两个人上岸喘了几口气,大头一直盯着墓看,突然他结结巴巴道:“哥……墓前面那对石人怎么没了?”
 
  这件事,第二天就传遍当地。附近的人们到陈三他们指点的地方去捞,果然水中捞起的正是曾公墓前的石人。
 
  而更奇的是,曾公墓前,摆有酒壶及瓜果杯箸,正是前一天外地来此办事的亲族,前来祭奠后留下的祭品。陈三和陈大头描述说二人上船后身上有酒气,且左右摇晃作喝醉状,莫非这怪事竟是石人成精喝酒而引发的?
 
  无独有偶,石人落水后的第三天夜里,乐善亭附近堤上有家庆来客栈,平素都是些来往本地做生意的客人在那过夜,这天一个姓张的旅客独身寄宿在此。睡至半夜,忽然有人推门径直走入,张某惊讶地坐起,慌乱之中吹亮火折去点起床头油灯,才看清来者是个面目清秀的十六、七岁少年。
 
  张某以为是店里小厮:“深更半夜的有什么事?”
 
  少年却恭敬作揖:“小子姓谈,小字青艾,七日前随家人坐船途经本地,不知那船家竟是盗匪,竟趁夜色将我与爹娘皆勒死推下江中,我已身死,幸得乐善亭下曾公派出石人来救,只是父母沉溺,我一家三口俱尸漂无踪,我虽得曾公神魂相救,但欲作长远打算,还得请人报官,将我家人尸首寻到,贼人落网,才可瞑目。”
 
  少年说话间,张某床头的油灯影影绰绰,待听明白少年的话时,张某已经吓得如堕冰潭,直至少年转身离开,那大开的房门外,陡然冲进一个暗影,定睛一看是只黑鸟,勾喙尖长,体型比一般雀鸟要大,进门时径直撞翻了他床头的灯。火星溅到床头蚊帐,眼看就要着火,他赶紧顺手拿枕头去拍打几下,火光才熄灭。
 
  张某长吁一口气,但回头时,见到那房门如先前一般紧闭,关得好好的,而黑鸟在屋中找不到去路,发出怪异尖叫并四处乱撞。他惊惶地抱头惨叫,惊动了阖间客栈的人,此事第二天也同样迅速传扬开来……
 
一、夜火
  清雾似的月色布满青砖地上,曾小玉无聊地抱膝坐在天井中,家中静悄悄的空无人影。
 


作品集佟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