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无言的父爱

  父亲的身影看起来并不伟岸,五尺的身材配着那个大肚腩,愈发显得他矮。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一力承担起我们这个五口之家的重责。

无言的父爱
 
  父亲今年54岁,是村里他那一辈唯一一个大学生,特别爱好文学。毕业后没几年,他便进入媒体行业,一干就是二十多年。文人的气质深深地扎根在骨子里,会写也爱写,却不善口头表达,尤其是对家人的爱,他更多的是通过实际行动来表达。
 
  我在家中排行老二,调皮任性。中学时期叛逆,和老师发生争吵后转学至邻市读书。我是过敏性体质,记得有一次在学校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还是碰到什么东西过敏了,全身长疹子,伴随着不能忍受的痒,我哭着给父亲打电话,他说:“别哭,我马上就来。”两个小时后他出现在我眼前,带着一盒五块钱的药解了我的“痛苦”。半小时后我情况好转,他又急匆匆地驱车回去了。用现在流行语来说,我就是作,明明可以去校医室看病,却折腾了父亲半天。
 
  高考结束后收拾东西,我把所有的书本装进了学生用的铁皮柜,死沉死沉的。父亲来接我回家,我提议两个人抬着柜子走,但他一把搬起柜子扛在肩上说:“爸爸以前练过武术,搬得动,你提上袋子就行。”从宿舍到大门口大概五分钟的路程,我望着他那被汗水浸透、柜子压弯的身影,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他看起来更矮了,更黑了,像是一个正在忙着干活的农民工,我擦拭着掉下来的眼泪跟他说一起搬,他笑着说快到了。那个刚成年的我,第一次明白:父亲的爱,就像扛在身上的柜子,深沉、沉重。
 
  我结婚时父亲没有送我上婚车,是不想让我看到他的不舍。走到小区门口,我搜寻着父亲的身影,找不到的那一刻我很着急,哭得很厉害,母亲流着泪在一旁安慰我说:“别哭,快上车吧,别误了时间。”此刻,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描述当时的感受,只觉得眼眶发酸。后来,听我小姨夫说,那天父亲跟在我身后,走着走着便红了眼眶,怕我看到他哭会更难受,就停下了脚步。婚礼结束以后,父亲写了一篇文章表达他和母亲对我的爱,我看过后除了哭,还是哭。
 
  父亲就像一座坚韧不拔的大山,无言的呵护着姐姐、弟弟和我,为我们遮风挡雨、披荆斩棘。如今我们长大成人,父亲却已两鬓斑白,因病还瘦了十几斤,可他从来没有停下为我们创造幸福生活的脚步,依然在奋斗着。
 
  不知父亲是否记得,我高二那年学校举办的父亲节活动时,我在教室里大声喊的那句“爸爸,我爱你”,那天您湿润着眼眶拥抱我的场景永远刻在了我心里。时隔九年,我还想对您说:“我爱你这个事实,从来不曾变过。”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父爱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