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捡来的太爷爷

  前不久,电视里播放了两位耄耋老人因子女不愿赡养,而与子女对簿公堂的事。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想起了童年时的往事。
 
  我的家乡是个小山村。1956年我出生时,母亲18岁,父亲17岁,那时我父母都在农业社里上班,两年后正赶上大跃进,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父亲遇到了师范学校招生的机会,并以全社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县师范学校。父亲去读书了,母亲只好把两岁的我托付给奶奶带着,她上班挣钱供父亲读书和一家子的生活费用。又得上班,又得做家务,那时母亲真是吃了不少苦。父亲毕业后回乡当了小学教师,刚回来没几天,就赶上了1960年自然灾害。就在那个饥饿的年头,村里有个老爷子和我家是出了“五服”的族人,这老爷子解放前当过八路军,参加过解放东北的战斗,全国解放后,解甲归田,因为没有父母家人,年龄也大了所以一直没有娶妻,自己一个人生活,很是艰苦。赶上自然灾害,缺少食物已经三年了,只能吃些代食品,虽然没饿死,却得了肠梗阻,躺在大道边上的厕所里,奄奄一息,眼看就要死掉了。有村民跑到我家,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父母,我父母马上跑去,用半个门扇把快不行了的老爷子抬到了我家。用各种偏方,终于把老爷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老爷子骨瘦如柴,身体极度虚弱,在我家调养了半年多才得以恢复。这期间我母亲是很辛苦的,除了照顾我和弟弟,还要照顾老爷子,每天还得挖野菜,弄一家人的吃喝。论辈分老爷子是我父母的爷爷,他身体恢复了之后却不愿意走了,对我母亲说,我好了能干活了,我不住家里住队上,只回来吃口饭就行。老爷爷之前从来没有过家的感觉,如今大难不死,又过了几个月有家的生活,倍感家的温暖。老爷爷既体会到我父母的善良,也非常喜欢我和弟弟,就这样,从那时起就正式成为我们家的一员了。
 
  老爷爷每天上班,到点就回家吃饭。记得有一天早上,老爷爷没有回家吃饭,母亲让我去队里看看,我到那一看,老爷爷躺在炕上没起来,我一问是生病了,就马上回家告诉了母亲。母亲做了面条,让我带上药一起给老爷爷送去,那些天每顿饭都是我去送的,一直到老爷爷病好了,能自己回家。那时候,每当邻居家送来好吃的,母亲总是盛出来一半留给老爷爷吃,我们五个孩子吃剩下的一半,老爷爷在队里打更喂马,回来吃饭总是晚点,母亲从来都是把饭菜放在大锅里热着,老爷爷无论回来多晚都能吃上热乎的饭菜。在母亲的影响下,我们姊妹几个从小到大一直都把这个捡来的太爷爷当亲太爷爷一样看待。老爷爷在我家一呆就是二十多年,最后安详的寿终正寝。
 
  如今我父母虽然都已故去,但是每当想起他们当年的事真的觉得很了不起,是那么的平凡却又是那么的伟大,他们身上体现了中国人的传统美德。现在的人们如果能像他们当年那样善待老人,就不会出现父子对簿公堂,兄弟姐妹为争夺财产、不瞻养父母而大打出手了。家组成了国,只有尊老爱幼,家庭和睦了,社会才能安定祥和。小康社会不只需要物资的极大丰富,更需要精神的高度文明,年轻人应该向老一辈学习,把丢掉的传统美德找回来。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亲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