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狂放不羁的谢灵运,独服曹子建:“天下才共一石,子建独占八斗,吾占一斗,天下才共分一斗”。谢灵运应该有资本傲视一切,因他是山水诗的开山鼻祖。曹子建应该有资本被推崇,单是《洛神赋》,令天下英才折腰。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曹植,聪明灵秀,十岁为文,语惊四座。十九岁写《登台赋》,“骨气奇高,词采华茂”。令酷爱人才的曹操起另立世子之心。七步成诗,“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用词之妙,取譬之当,无出其右。一诗定生死,千古奇谈。
 
  声明远播,穿越古今。齐鲁之地,鱼山之麓,至今成为世界梵音发源地,首创者即是精通音律的曹植。登临鱼山梵呗寺,俯瞰滚滚黄河,面临青翠群山,背倚鱼山,似可与才高八斗的曹子建共赏缥缈绝伦的梵音,心旷神怡。
 
  曹植,传世之作颇多,《洛神赋》独步古今,词藻华丽,错落有致,音律回环,婉约华美,既吸收了楚辞的浪漫手法,兼有抒情小赋之风,可谓建安文学集大成者。
 
  我读《洛神赋》,实在不愿受到那些学究们的所谓考据的影响,非要读成是曹子建郁郁不得志的失意之作,非要考据出与兄嫂之间的乱伦之爱,非要打上政治的标签,争论什么洛神原型是甄后之说。如此思路,岂非妄谈?如何领略《洛神赋》的无穷魅力。
 
  《洛神赋》,是诗人一次心灵的旅游,思绪的放飞,真爱的追慕。是诗人对超凡事物的无限神往。是浪漫情怀的尽情挥洒。
 
  如此,我们,千年之下,依旧可以追溯着诗人的脚步,一起畅游虚幻之境,共赴一次美好的约会。去到洛水之滨,一睹洛神芳容,与子健,与仙子,有一次亲密的接触,来一次灵魂的唱和。何其快哉?
 
  /02/
 
  在落日余辉中,在香草满地的河岸,在山崖之际,在洛水之滨,有位佳人。此情此景,令人心醉神迷,恍如梦境般迷离。在这荒芜之地,怎会有此奇异女子?
 
  但见那女子,体态轻盈摇曳若翩翩飞舞之大雁,身材柔美如嬉戏深潭的蛟龙,容颜艳丽似秋天盛开的秋菊,气质高贵若崖边耸立的青松,举止灵动若随风飞舞的雪花,长发飘逸又似薄雾轻扬下的朦胧月色。如雾如风,如影如幻,如醉如痴。远望处,暮色中,亦如初升的朝霞,霞光四溢,皎洁明亮。近观时,霞光中,若那一泓清水中,亭亭玉立的芙蓉,脱俗而娇媚,娇艳而沉静。
 
  但见那女子,绝世风华,完美无暇。不会太丰满,增之一分则太多;不会太瘦削,减之一分则太少。无一不美:那肩部,若鬼斧神工的造化;那腰部,似纤纤白娟织就;那脖颈,那下颚,哦,我无法用言语表达那种美到极致的晕眩。上苍真是对我子建厚爱有加,令我在这孤寂的旅途之中,得见仙子。
 
  但见那女子,不施粉黛,自然妖娆明艳。无需薰香,自然香溢四方。鬓发如云似泼墨,细眉修长似弯月。巧笑时,丹唇微启似星辰闪烁,眼眸明睐顾盼生姿,双颊酒窝若隐若现。静处时,姿态万方,姿容高雅,体态娴熟,情态柔美。令人心旷神怡,赏心悦目。
 
  容颜之美,已是极致。兼又气质高雅,风度翩迁。那气质,高贵脱俗,仙子下凡临人间。那服饰,鲜艳明净,绫罗绸缎真飘逸;那装扮,光彩夺目,翡翠美玉似叠翠;那步履,盈盈轻扬,轻纱迷漫似梦幻。顾盼间,随风飘来幽幽兰香。再抬眼,却见她缓步山边,嬉戏洛水。与灵芝为伴,与桂枝为舞。这样的女子,何曾见过?不由人意乱情迷,心驰荡漾。
 
  如此出色的绝世女子,岂不是我日日追慕的梦中人?有谁可为我传达款款深情?有谁愿做那月下老人?牵线的红娘?正当我含情脉脉,思绪纷飞时,却见那女子款款走来。我正要解下玉佩表达爱意,她却已以玉佩回应。难道我们一见钟情?心有灵犀?我心所想,她已明了?真是善解人意的美人啊。不似世上俗女子惺惺作态,故作清高。正得意,却猛然忆起,似乎也是在这洛水之滨,曾经有过一个美丽的故事:楚国大夫郑交甫游于汉水之滨,偶遇佳人,得佳人玉佩,喜不自禁,行不多时,回望佳人,杳无踪迹,伸手探怀,佩珠已失,不禁怅然。仙子或不可信?佳人怎会如此易得?不能过于孟浪,岂能如此造次?
 
  可是,她是那么的美丽超群。那低首徘徊的举动牵引着我的目光,那轻盈如飞鹤的步态吸引着我的视线。那芬芳迷人的幽香萦绕于周身。纵然是那声声叹息亦是如此动人心魂。哦,难道我内心的波澜她亦已明了?
 
  我似乎听到她声声哀叹,那叹息声中,分明有着丝丝哀怨。同情匏瓜的孤独,怜悯牵牛星的寂寞,倾诉自己的哀思。
 
  我的爱人,我无意伤害你,不是我不相信你,是我不相信自己,不相信今生有幸认识你,不相信今生可与你携手,我何德何能,得佳人青睐?请你不要如此伤悲。
 
  此时,似乎看到她众神簇拥的身影,长袖飘飘,迎风飞动,凌波微步,顿生青雾。似乎看到她顾盼生辉,流连忘返的眼神,喜忧参半,深不可测。
 
  我不可自制的陷入其中,难以自拔。面对如此佳人,谁能做到坐怀不乱镇定自若?只觉自己已飞升如仙境,不知身处何方?恍惚间,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盛大的婚礼场面:
 
  风神远去,水神安静下来,太阳神敲响了乐鼓,女神唱起了赞歌,六龙驾驭着婚车,鱼儿跳跃欢腾,云儿缓步前行,鲸鲵导驾护航,水鸟殷勤护卫,洛神越过岛屿,来到水中央。只见她轻启丹唇,柔声细语,宛如天籁:
 
  你是我今生唯一所爱。
 
  顿觉自己如在仙境。
 
  可是,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人神难以相通。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爱情文章 优美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