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施家庄的母老虎(2)

时间:2021-11-14   作者:古龙   点击:



    他一定要将这盒粉带回去,让左轻侯判断,否则,他真不知该如何向左轻侯解释。

    这件事根本就无法解释。

    但是他的腰刚弯下去就发现了一双绣鞋。

    楚留香这一生,也不知见到过多少双绣鞋,见过各式各样的绣鞋,穿在各式各样的女人脚上。他从来不曾想到一双绣鞋也会令他吃惊。但现在他的确吃了一惊。

    这双绣鞋就像突然白地上的鬼狱中冒出来的。

    严格说来,他并没有看到一双鞋子,只不过看到一双鞋尖,鞋尖很纤巧,绿色的鞋尖,看来像是一双新发的春笋。

    鞋子的其他部份,都被一双水葱色的洒脚裤管盖住了,脚裤上还绣着金边,绣得很精致。

    这本是双很美的绣鞋,一条很美的裤子,但也不知为什么,楚留香竟不由自主想到,这双脚上面会不会没有头?

    他忍不住要往上瞄,但还没有瞧见,就听到一人冷冷道:“就这样蹲着,莫要动,你全身上下无论何处只要移动了半寸,我立刻就打烂你的头。”

    这无疑是女人在说话,声音又冷、又硬,丝毫也没有女人那温柔优美之意,只听她的声音,就知道这种女人若说要打烂一个人头,她就一定能做得到,而且绝不会只打烂半个。

    楚留香没有动。

    在女人面前,他从不做不必要的冒险。

    何况,这也许并不是个女人,而是个女鬼。

    这声音道:“你是谁,偷偷摸摸的在这里干什么?快老老实实说出来。但记着,我只要你的嘴动。”

    楚留香考虑了很久,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说老实话最好,“楚留香”这名字无论是人是鬼听了也都会吃一惊。

    只要她吃一惊,他就有机会了。

    于是他立刻道:“在下楚留香……”

    谁知他的话还未说完这女子就冷笑了起来道:“楚留香!嘿嘿,你若是楚留香我就是水母‘阴姬’了。”

    楚留香只有苦笑每次他说自已是“张三李四”时,别人总要怀疑他是楚留香,但每次他真说出自己的名字,别人反而不信,而且还似乎觉得狠可笑。

    只听这女子冷笑道:“其实我早就已知道你是谁,你休想瞒得过。”

    楚留香苦笑道:“我若不是楚留香,那么我是谁呢?”

    这女子厉声:“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小畜牲,那个该死的小畜牲。但我却未想到你居然还有胆子敢到这里来。”

    她的声音忽然充满忿怒,厉声又道:“你可知道茵儿是怎么死的么?他就是死在你手上的,你害了她一辈子,害死了她还不够,还想来干什么?”

    楚留香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有紧紧闭着嘴。

    这女子更愤怒地道:“你明明知道茵儿已许配给薛大侠的二公子了,居然还有胆子勾引她,你以为这些事我不知道?”

    楚留香现在自然已知道这女人并不是鬼,而是施茵的母亲,就是以泼辣闻名江湖的金弓夫人。

    他平生最头痛的就是泼辣的女人。

    突听一人道:“这小子就是叶盛兰么?胆子倒真不小。”这声音比花金弓更尖锐,更厉害。

    楚留香眼前又出现了一只腿,穿着水红色的鞋,大红缎子的弓鞍鞋尖上还有个红绒。

    若要看一个女人的脾气,只要看看她穿的什么鞋子就可知道,这只鞋子看来就活像是两只红辣椒。

    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世上还有比遇见一个泼妇更头痛的事,那就是遇见了两个泼妇。

    他知道在这种女人面前,就算有天大的道理也讲不清的,最好的法子就是赶快脚底揩油,溜之大吉。

    但他也知道花金弓的银弹必定已对准了他的脑袋,何况这位“红裤子”姑娘看来八成就是薛衣人的大女儿,施家庄的大媳妇,薛衣人剑法独步天下,他的女儿也绝不会挂省油灯。

    他并不是怕她们,只不过实在不愿意和这种女人动手。

    只听花金弓道:“少奶奶你来得正好,你看我们该把这小子如何处治。”

    施少奶奶冷笑道:“这种登徒子,整天勾引良家妇女,活埋了最好。”

    楚留香又好气,又好笑,也难怪施少庄主畏妻如虎了,原来这位少奶奶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活埋人。

    花金弓道:“活埋还太便宜了他,依我看,干脆点他的天灯。”

    施少奶奶道:“点天灯也行,但我倒想先看看他,究竟有哪点比我们家老二强,居然能害得茵姑娘为他得相思病。”

    花金弓道:“不错,喂,小伙子,你抬起头来。”

    楚留香倒也想看看她们的模样。

    只见这位金弓夫人年纪虽然已有五十多了,但仍然打扮得花枝招展,脸上的粉刮下来起码也有一斤。

    而且她那双眼睛仍是水汪汪的,左边一瞟,右边一转,还真有几分销魂之意,想当初施举人必定就是这么样被她勾上的。

    那施少奶奶却不敢恭维,长长的一张马脑,血盆般一张大嘴,鼻子却比嘴还要大上一倍。

    她若不是薛衣人的女儿,能嫁得出去才怪。

    楚留香忽然觉得那位施少庄主很值得同情,娶得个泼妇已经够可怜的了,而他娶的简直是条母马。

    楚留香在打量着她们的时候,她们自然也在打量楚留香,花金弓那双眼睛固然要滴下水来,就连少奶奶那又细又长的马眼也似乎变得水汪汪了,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些道:“果然是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难怪我们的姑奶奶会被他迷上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