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父亲

  离清明节还有一段时光,母亲就开始唠叨:“趁你们现在身体还好,我要上山看看,下一次说不准……”母亲说的上山看看,就是去看望离开我们已经三年的父亲。

父亲
 
  这三年来,我们兄弟妹每年都上山看望父亲,因为母亲年迈体弱,加上路途遥远,都是我们代为表达心意。
 
  父亲,一个记忆中多么熟悉的称呼,暖暖的,充满着温情。曾经,我也跟许多孩子一样,经常或亲昵、或顽皮、或温存、或撒娇、或自豪地把父亲挂在嘴边,那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馈赠。
 
  直到2013年10月29日那晚,我才知道一声简单的“爸爸”却永远成了欲言又止的想念,从此只能在梦里泪眼模糊地将它轻声呼唤。
 
  我清晰地记得那天是星期二,我们兄弟妹相约回家探望父亲,没想到那一次竟成了永别。一年前,爸爸被确诊患上胃癌。一开始,大家把病情隐瞒了下来,但父亲是个聪明人,很快就知道了真相。有一次,他和母亲两个人聊着,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那是我看到的父亲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哭。
 
  有一天晚上,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当我们全家人赶到医院,看到病床上的父亲戴着氧气罩,身上贴着心电图线,还有输液管,全身插满了管子……顿时,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任眼泪哗哗地往下流。慈祥的父亲怎能遭这么大的罪啊!那痛苦的呻吟让人听了心碎……
 
  父亲出院后,我们把父亲接回家中疗养。因为是胃癌,故食物上要讲究,清淡、熟烂是必须的。出院后一段时间父亲还吃得下,心情也尽量保持轻松。有时还回老家或亲戚朋友家转一圈就回来。看着父亲的豁达样,我暗自为没告诉他真相而宽慰,但偶尔发现他独坐的时候,神色甚是悲苦。再接下来的日子,父亲的病情逐渐恶化。在生命中最后一个月,老父亲整个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声音变得细微沙哑,说话很吃力,每天靠输液来维持着生命。父亲说,家是最安稳、最可靠的心灵港湾,父母是儿女最亲近、最可信、最没有妒忌心的依靠。老俩口谁走(死)在前面是福,儿女们怎么照顾也没有老伴周到、周全……
 
  父亲的学历并不高,只上到初小,但在解放前的农村,也算半个知识分子了,上小学时父亲的学业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后因家境困窘,才被迫辍学。但他没有因此放弃学习,而是想方设法向别人借书来读,到田间劳动时都带着本书,别人休息他就坐在田埂上看起书来。公社干部看中父亲的刻苦好学,推荐他做了大队会计。因此他接触书的机会大大增多了,然后父亲当上了公社企业办副主任。那时的父亲年轻帅气,剪平头、穿西装,四方脸上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看上去总给人和蔼可亲的感觉。
 
  这么多年来,父亲为了家庭,长年在外辛苦奔波。但回到家中看到一家老小:老大镇政府干部、老二经商做生意、老三中学教师、妹妹小学教师。“四世同堂”一家26人。就是再累他脸上也是笑容盈盈。
 
  一直以来,我欣慰着我有这样的一位父亲。可是,终其一生,我们也不能抵达父亲的深度。如今,“子欲养而亲不待。”在天堂的老父亲,您还好吗?希望在梦里能让我再依偎在您的肩上,轻轻地喊您一声“爸爸”。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关于父亲的文章 亲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