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望花楼头

时间:2021-09-16   作者:古龙   点击:

名剑风流(全文在线阅读)   >   第26章 望花楼头

朱泪儿简直要气疯了,这人竟在俞佩玉面前说她是小孩子,这实在是她最不能忍受的事,怎奈她一时间偏偏又找不出话来还击。

而俞佩玉却希望她再说下去,他只希望她此刻能忘却了自己的不幸,也希望她能忘却了他。

他忽然发觉海东青虽然又骄傲,又无礼,说起话来更不饶人,可是对女孩子却有一种尖锐的魅力。

他望了望朱泪儿,又望了望海东青,心里忽然有了种秘密的愿望,只要朱泪儿这次能死里逃生,他就不相信这两人能不被对方吸引──他自然也认为这眼睛大大的小伙子是非常可靠的。

突听海东青道:“你上不上得去?”

俞佩玉这才回过神来,道:“上得去哪里?”

海东青道:“那城墙。”

只见前面一道城墙甚是雄伟,显见这城市必定十分繁荣,只不过此刻夜深人静,城门早已关闭了。

俞佩玉道:“胡姥姥难道住在这城里?”

海东青道:“你想不到么?”

俞佩玉叹了口气,道:“看她的行事,她这一生中结下的仇人必定不少,我本以为她的住处必定十分偏僻隐秘,想不到她却住在如此繁华热闹之处。”

海东青道:“她住在这里,正是要别人想不到。”

朱泪儿忍不住道:“你放心,这城墙就算再高一倍,我们也上得去的,只有你这位四条腿的朋友,恐怕……”

海东青冷冷道:“你用不着担心它,只要你上得去,它也上得去的。”

朱泪儿冷笑道:“好,这话是你说的,我们要看看它有什么方法能上得了这城墙,难道它还会忽然生出一对翅膀来不成?”

她嘴里说着话,已站到马鞍上,眼珠子一转,又跳了下来,拉着俞佩玉的手,嫣然道:“我的头有些发晕,你拉我一把好吗?”

她嘴里虽这么说,其实,她却是生怕俞佩玉气力不济,想在暗中助他一臂之力,俞佩玉拍了拍她的手,柔声道:“别人都以为你又刁蛮,又调皮,其实你却是个最懂得体贴别人,最温柔,最善良的女孩子。”

朱泪儿只觉脸上一热,全身都充满了温暖之意,可是她却不知道俞佩玉这话并不是说给她听的。

只听衣袂带风声如离弦急箭,海东青已掠上城墙,一双手还是伸得笔直,托着胡姥姥的尸体。

朱泪儿撇了撇嘴,冷笑道:“你瞧他这分狂劲,随时随地,都想将他的功夫卖弄卖弄,就像是个刚发了横财的乡巴姥,恨不得将全副家当都贴在脸上。”

俞佩玉微笑道:“年轻人学了一身如此惊人的功夫,就算骄傲些也是应该的,何况,骄傲的人就一定很靠得住,因为他绝不会做让自己丢人的事。”

朱泪儿道:“可是你年纪也不大,功夫也不错,你为什么一点也不骄傲呢?”

俞佩玉道:“因为……因为我实在比不上他。”

朱泪儿柔声道:“谁说你比不上他?在我眼里看来,十个海东青也比不上你。”

她不让俞佩玉再说话,拉着俞佩玉跃上城头。

这时天下太平已久,守城的巡卒早就学会了偷懒,放眼望去,城里亦是灯火寥落,整个城市都已人了睡乡。

朱泪儿瞟了海东青一眼,道:“你的朋友呢?它怎么还不上来?”

海东青忽然一笑,道:“你几时见过会轻功的马?”

朱泪儿怔了怔,道:“但你方才不是说它能上来么?”

海东青淡淡道:“我那话只是哄小孩子的。”

朱泪儿简直快被气死了,但还是不能反击,只因她若一反击,就无异承认自己是小孩子了。

她总算第一次遇见了对头克星。

× × ×

在月光下看来,一重重屋脊就像是铺满了白银似的,远处偶尔有更鼓声传来,却更衬托出天地的静寂。

但转过几条街后,前面竟渐渐有了人声,只听有人在喊车唤马,有人在送客,有人在说着醉话。

一个少女的声音银铃般娇笑着道:“邹大少、张三少,明天千万要早些过来呀,我自己下厨房烧几样拿手小菜,等你们来吃饭。”

一个男人的声音大笑道:“好好好,只要老邹家里那母夜叉不发威,我们一定来。”

又有个老太婆的声音笑道:“最好将钱大少也找来,我们文文想他已快想疯了。”

另一个男人吃吃笑道:“你们文文想的只怕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银子吧。”

那老太婆就道:“哎哟,邹大少,你可千万莫要冤枉好人,我们家的姑娘对别人虽然是假情假意,但对你们三位,可真是恨不得将心窝都掏了出来。”

张三少道:“香香,你对我真是和别人不同么?”

那香香就撒娇道:“你还要我怎么样,真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么?”

于是张三少、邹大少又是一阵肉麻当有趣的大笑,马车才总算走了,过了半晌,就听得那老太婆骂道:“这两个小子每天花不了几文,就一定想连本带利都捞回去,不折腾到深更半夜,死也不肯走。”

那香香也啐道:“那小子明天若不送一对金镯子,我要是不给他一点好颜色看才怪。”

× × ×

朱泪儿听得眼睛都直了,道:“这些人是于什么的呀。”

海东青道:“你不知道么?除了干强盗外,这就是世上最不花本钱的买卖。”

朱泪儿还想再问,忽然想通了,红着脸啐道:“你……你为什么将我们带到这种鬼地方来?”

海东青道:“我不将你们带到这里来,却叫我将你们带到哪里去?”

俞佩玉吃了一惊,道:“难道这里就是胡姥姥的……的家?”

海东青道:“你想不到么?”

俞佩玉怔了半晌,苦笑道:“不错,她这样做,就是要别人想不到,无论有多少人要找她报仇,都绝不会有一人想到她会在这里开妓院的。”

海东青道:“而且无论谁一进了妓院,骨头就轻了一半,三杯酒下肚后,在相好的姑娘面前,更没有人能守得住秘密的,所以江湖中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瞒不过胡姥姥的耳目。”

朱泪儿冷笑道:“你对这种事倒知道得真不少,想必也是经验丰富得很了。”

海东青淡淡道:“不错,我经验本就丰富得很,单只这‘望花楼’,就有我七八个相好,方才那香香就是其中之一。”

朱泪儿撇了撇嘴,还想说什么,俞佩玉又抢着道:“海兄若不时常到这里来,又怎能探出这就是胡姥姥的老巢。”

说话间,他们已转过街角,只见前面一扇朱红色的大门前,悬着两盏灯笼,上面还写着“望花楼”三个字。

此刻正有两个青衣短褂的汉子,在门前打扫,还有身穿水绿色缎子长袍的人,负手站在石阶上,望着灯笼道:“这上面有些地方已被熏黑,明天该换两盏新的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