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刀光剑影

时间:2021-10-08   作者:古龙   点击:

名剑风流(全文在线阅读)   >   第34章 刀光剑影

独臂人推着的独轮车上绑着两只箱子。

铁花娘忽然“噗哧”一笑。

朱泪儿瞪眼道:“你这么开心干什么?”

杨子江道:“嫁了我这么样的老公,她不开心谁开心?”

朱泪儿“哼”了一声,道:“我看她开心得还太早了些。”

铁花娘道:“我只不过觉得有些好笑。”

朱泪儿道:“有什么好笑的?”

铁花娘抿嘴道:“堂堂的江南大侠王雨楼,如今居然做了推车的,这不可笑么?”

杨子江道:“他这只不过是在将功折罪。”

铁花娘道:“将功折罪?”

杨于江道:“他嘴里胡吹大气,却连个小唐珏都看不住,我本该将他那只手也砍下来的。”

这时独轮车已推人了竹篱笆,王雨楼已看到屋子里的朱泪儿和俞佩玉,他脸色变了变,但立刻展颜笑道:“想不到俞公子也在这里,幸会幸会。”

铁花娘嫣然笑道:“你只认得俞公子,就不认得我了么?”

王雨楼一脚跨进门,眼睛在铁花娘脸上一转,一脚立刻就缩了回去,脸色也变得铁青,嗄声道:“琼花三娘子。”

铁花娘笑道:“你的记性倒不错。”

王雨楼望着那只空荡荡的衣袖,狞笑道:“姑娘对我的好处,我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

铁花娘笑道:“我现在已不是姑娘了,是夫人。”

王雨楼眼睛又在俞佩玉脸上一转,道:“俞夫人?”

铁花娘摇了摇头,杨子江笑道:“不是俞夫人,是杨夫人。”

王雨楼眼睛发直,怔了半晌,忽然躬身笑道:“恭喜恭喜,杨公子怎地不请我们喝杯喜酒呢?”

杨子江笑道:“喜酒刚喝完,只剩下一碟糖醋排骨了,你若不嫌简慢,就马马虎虎先喝一杯吧。”

他居然亲自动手去拿了副杯筷放在桌上。

这副杯筷若被铁花娘沾过,王雨楼只怕再也不敢尝试了,但杯筷都是杨子江亲自拿来的,王雨楼非但毫无怀疑之意,而且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一面连连称谢,一面已坐了下去,笑道:“糖醋排骨最好,好菜只要一样便已足够,在下就老实不客气了。”

朱泪儿本来还怕他不会上当,谁知他拿起筷子就吃,全无提防之意,朱泪儿不禁又是欢喜,又是奇怪。

王雨楼可算是条老狐狸了,见到这种局面,本来多多少少也该有些提防才是,如今他却对杨子江如此信任,可见杨子江和俞放鹤的关系必非寻常,俞放鹤必定早已关照过他不妨处处都听杨子江的吩咐。

俞放鹤更是老谋深算,顾虑周详,既然肯如此信任杨子江,也必有原因,可是杨子江的行事,却是忽正忽反,令人难测,现在竟要连王雨楼也一齐毒死,他这么样做,究竟是为的什么呢?

他和俞放鹤究竟是什么关系?

俞放鹤为什么会如此信任他?朱泪儿实在越想越莫名其妙。

只听杨子江道:“你带来的箱子,没有错吧。”

王雨楼笑道:“公子请放心,在下一错岂敢再错?”

他喝了口酒,接着道:“在下按照公子的吩咐,到那里去见到了海公子,海公子就将这箱子交给在下,在下看也未看,就立刻赶来。”

杨子江道:“海公子有没有托你带信给我?”

王雨楼道:“海公子说,他忽然发现了个行踪可疑的人,一定要先去查访个明白,所以这几天只怕不会来和公子见面了。”

杨子江皱着眉沉吟了半晌,忽然一笑,道:“你这件事倒还办得差强人意,若有什么后事要办,不妨交待给我吧。”

王雨楼面上笑容骤然僵住,嗄声道:“后事?”

杨子江淡淡道:“你已吃下了销魂宫的毒药,难道还想活么?”

王雨楼身子一惊,手里的杯筷都跌在地上,道:“公……公子莫非在开玩笑?”

杨子江脸色一沉,冷冷道:“谁跟你开玩笑?”

王雨楼身子发抖,面上亦无人色,忽然一脚踢飞桌子,嘶声道:“盟主对你信任有加,你……你……”

他喉咙似已被塞住,忽然反手一掌,向朱泪儿拍出。

只因他明知自己万万不是杨子江的对手,所以才找上了朱泪儿,正是情急拼命,临死也要拖个陪绑的。

他的眼睛一直瞪着杨子江,别人更想不到他会忽然向朱泪儿下手,这一掌之迅急狠毒,自也不问可知。

朱泪儿江湖历练毕竟还浅,一惊之下,还未闪避,俞佩玉已一步迈了上来,挥手向王雨楼的独掌还了过去。

只听“蓬”的一声,两掌相向,王雨楼身子竟被震得飞起,等他落下来时,毒已发作,一张脸已变成银色,就像是忽然涂上了一层银粉。

杨子江瞟了俞佩玉一眼,微笑道:“阁下本已是强弩之末,想不到还有如此沉厚的内力,看来我们一直将阁下小看了。”

铁花娘笑道:“你莫看俞公子文质彬彬,其实他一身神力,江湖中只怕还没有人比得上。” 。

朱泪儿这时已缓过气来,抢着道:“他送来的这箱子里究竟是什么?”

这句话她已憋了很久,所以一有机会就抢着问出来。

杨子江笑了笑,道:“这次我若再不打开箱子让你看看,你只怕再也不会放过我了……”

他说着话,已将箱子打开。

朱泪儿看到箱子里的人,惊呼一声,竟连话都说不出来。

× × ×

装在箱子里的人赫然竟是姬灵风。

俞佩玉纵然沉得住气,也不免吃了一惊。

只见姬灵风双目紧闭,脸色发白,被人像粽子般塞在箱子里,到此刻还是人事不知,昏迷不醒。

她平日号令群豪,指挥若定,似可将天下都玩于指掌,俞佩玉再也想不到她也会落到这般地步。

杨子江目光闪动,道:“俞公子可是认得她?”

俞佩玉苦笑着点了点头,道:“认得。”

朱泪儿叹道:“她本和我们约好在唐家庄碰头的,我正奇怪她为何一直没有露面,谁知她已变成了如此模样。”

俞佩玉道:“以她的机智武功,王雨楼万万不是她的敌手,又怎会……”

杨子江截口道:“俞兄方才难道没有听说么?这箱子乃是一位海公子交给他的。”

朱泪儿眼珠子一转,失声道:“海公子,你说的莫非是海东青?”

杨子江似乎有些惊奇,道:“你也认得海东青?”

朱泪儿道:“我当然认得,但你又是怎会认得他的?”

杨子江笑了笑,道:“我一岁时就认得他了。”

朱泪儿讶然道:“一岁时?·你们难道是……”

杨子江道:“他是我的师兄。”

朱泪儿怔了半晌,失笑道:“难怪你们两人的脾气有些一样,眼睛都好像是长在头顶上似的,原来你们本就是一窝里养出来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