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至死始知多罪孽 此生深悔少海量

时间:2021-09-12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77章 至死始知多罪孽 此生深悔少海量

    此次前来参加丐帮大会各路英雄,受伤的亦很不少。一般轻伤的都已走了,但伤得较为严重的却必须觅地疗伤,其中就包括有东海龙、宋金刚、杜永良、青海三马等成名人物。东海龙与宋金刚被火烧伤,幸在他们功力深湛,敷上了汤火药,可无大碍。青海三马与杜永良是被神臂弓射伤的,则必须给他们拔箭、刮毒,神臂弓的伤害力比普通弓箭大得多,医好之后,恐怕也难免残废。

    火伤、箭伤还是属于外伤的范围,还有几位受内伤的更是严重。公孙隐是内伤加上走火入魔,本来极是严重,但他本身功力也是极为深厚,如今他已有了求生的意志,已是可以确保性命无忧了。

    另外一个伤得最重的则是朱丹鹤,他接连两次受了神驼太乙玄阴指的袭击,至今仍是昏迷未醒。武士敦就是为了他的缘故,要等待柳元宗将他救醒,盘问他的口供,故而不能立即与丐帮弟子南归。

    这些需要觅地疗伤的人,暂时就住在公孙隐的家中。

    到了公孙隐家中之后,柳元宗要替公孙隐再把一把脉。公孙隐道:“不,你还是先救活朱老贼紧要,这厮固然死有余辜,但却不能让他那么轻易地就死了。”

    柳元宗把过了朱丹鹤的脉,摇了摇头,说道:“他所受的阴寒之毒已经深入膏肓,要医好是没有希望的了,但可以令他苏醒片时。”当下取出主针,在他后脑的“悬枢穴”猛扎一针,朱丹鹤果然人叫一声,醒了过来。

    武士敦道:“朱丹鹤,你是本帮长老,地位何等尊崇,本帮有何对你不住,你因何要私通金虏,倾覆本帮?”

    朱丹鹤嘿嘿冷笑,说道:“武士敦,算你运气好,你已经做了帮主,而我则反正是要死的了,我何必答你的话?”

    武士敦大声说道:“不错,你是要死的了,我们光明磊落,决不用可以救活你的活来欺骗你。但一死也有荣辱之分,今日这场大战,丐帮弟子死的就很不少,他们之死,就是重于泰山!

    至不济就如风火龙吧?他临死仟悔,吐露真情,也可以得帮中一众弟子的原谅。你若至死不悔,我们就只能当你是一条狗似的死掉了!你想想,你曾是丐帮长老,你也曾经是被江湖好汉尊敬的武林前辈,却为何变节投敌,非但身败名裂,而且对不住列祖列宗,死了也要永远受人唾骂!你说出来,或者还可以减轻你的罪过!说!你是怎样勾结金虏的?说!你还有什么同谋的党羽没有?”

    武士敦这番义正辞严的说话,对于临死的朱丹鹤确是一个重大的刺激,胜于用什么甜言蜜语诱供,更胜于用什么严刑拷打迫供。朱丹鹤蹬着双眼望了武士敦一会,终于说出匈话来“嘿,嘿,你们都错了!”

    武士敦喝道:“什么错了?”朱丹鹤纵声笑道:“你们以为我是什么人?我根本就不是你们汉人,我是金人!你们骂我通敌叛国,根本就没有骂对!嘿,嘿。武士敦,我的情形正是与你一样。你以汉人假冒金人混入了御林军,我则是以金人假冒汉人混入了你们的丐帮。不过,你的运气好,你刺杀了完颜亮,你成功了。我的任务却没有完成,我要谋夺丐帮帮主之位,第一次是我自己败给你的师父尚昆阳,第二次是我的徒弟公孙奇又败了给你。两次都是功败垂成,这一次比上一次败得更惨。哼,哼,这是我们的运气不如你们,功亏一篑,大复何言!”

    众人听了这番说话,都不禁相顾骇然。想不到朱丹鹤竟是混人丐帮的奸细,数十年来竟然无人发现,给他篡据了长老的高位。武士敦更是吃惊、心里想道:“幸亏我师父那一封预先留下给我证明的朽信,是交给鲁师伯而不是给他。要不然只怕我早已在金京被捕了。嗯,这么看来,师父虽然没发现他是奸细,也早已知道他是不可靠的了。”

    朱丹鹤看了看众人相顾骇然的禅色,又得意大笑起来,说道:“我们虽然是两次失败,但却也不是毫无成绩。这几十年米,丐帮与江湖上的各大帮派部不大往来,日益疏远,尤其是与绿林中人,更是彼此猜忌,‘丐帮绿林,两不相混!’‘丐帮弟于不许与绿林中人有甚私交!’这两条虽然没有明文规定,悬为厉禁,但也已经成为丐帮弟于所要奉行的戒律了。你们知道这些主张是准提出来的吗?嘿,嘿,就是我,朱丹鹤!是我坚持丐帮应该‘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嘿,嘿,争帮主我虽然是争不过尚昆阳,但我这些主张,却说服了多数人同意。

    尚昆阳在长老会中争不过我,他不同意,也是无可奈何了!”

    众人听得毛骨悚然,丐帮中人更是如梦初醒,这才知道了朱丹鹤孤立丐帮的阴谋,知道了朱丹鹤挑拨丐帮与绿林不和的毒辣手段,心里都是想道:“这厮虽没能够篡夺帮主之位,但这几十年来,丐帮受了他的影响,这祸患也真是不小了!”

    武士敦冷笑道:“朱丹鹤,你错了!”

    朱丹鹤正在得意,双眼一翻,问道:“我又怎么错?”

    武士敦道:“你说你的情形与我相同,其实完全两佯!我是为了正义的事业,为了要对宋、金两国百姓都有好处,才冒充金人去刺杀完颜亮的。而你却只是一个助纣为虐的狗奴才而已,岂敢与我相比!你以为你我的失败成功都只是由于运气么?不,不,在我是得道多助,在你则是众叛亲离。今日的丐帮大会,不是非常明显他说出了这个事实,作出了对比么?哼,哼,你还有什么得意?你还以为自己是什么英雄么?不,不!你只是一条狗熊!”

    朱丹鹤混进了丐帮,虽然位居长者,地位崇高,但在他来说,却总还是觉得“壮志未酬”。既不能作为一帮之主称雄江猢,又不能作为一个“胜利的英雄”“凯旋回朝”,故此他在临死之际,吐露真相,这并非是出于忏悔的心情,而是要自夸“功绩”,自鸣得意。不料给武士敦一顿义正辞严的大骂,登时有如一盆冷水浇头,令他气焰顿消,他自以为是“聪明机智”的事绩,在别人眼中,却只是把他当作一条糊涂透顶、助纣为虐的狗奴才。他第一次想到了正义与邪恶的分野,想到了在人生的道路上的大是大非的问题,可是这已经太迟了。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