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至死始知多罪孽 此生深悔少海量(2)

时间:2021-09-12   作者:梁羽生   点击:



    在众人愤怒的目光注视之下,朱丹鹤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或许是我错了,嗯,我是个狗熊,我竟然是个狗熊么?”两眼翻白,口叶泡沫,当真像一条狗似的死去了。

    武士敦道:“可怕,可怕!”停了一停,接着对旁边的两个丐帮弟子解释道:“可怕的不是朱丹鹤,而是我们太过精神松懈了。应该懂得:暗藏的敌人,没有拿着刀枪的敌人,比拿着刀枪与咱们厮杀的敌人更为可怕,更应防范。”

    丐帮弟子都是心头沉重,朱丹鹤之死令他们如梦初醒,想到许多从未想过的事,武士敦缓缓说道:“朱丹鹤混进本帮,这固然是一件坏事,但也未尝不可变为一件好事。经过这个教训,我们总可以变得聪明些了。”

    黄昏时候,天气忽然起了变化,雷鸣电闪,来了一场大雷雨。武士敦笑道:“好,这场大雷雨正好冲洗了我心头的积闷。”

    柳元宗也笑道:“这场大雷雨真是来得合时。山上的大火可以不致成为灾祸了。一场大雨之后,道路泥泞,完颜长之要想调集大军赶来,也势将受到阻碍了。”

    这一晚柳元宗目不交睫,整整忙了一晚,替受伤诸人拔箭、敷药、疗伤,幸喜这些人都是有武功根底的,柳元宗的医术又极高明,到了第二大,所有受伤的人病情都有好转,在同伴照料之下,陆续离开。人雷雨过后,这一日天色很好。

    武士敦与云紫烟最后也走了。蓬莱魔女劝公孙隐道:“师父,你也不宜再留在家中了。”公孙隐茫然道:“我去哪儿?我不想变作你们的累赘。”

    柳元宗道:“我倒想到一个最好的去处。阳谷山光明寺的明明大师是我的好友,也是你的好友,咱们到他那儿,你可以安心静养,我也可以得到机会,咱们三个老头儿相聚相聚。”

    公孙隐道:“好倒是好。只是清瑶与谷涵的婚事如何?我本来想在家里替他们举行盛大的婚礼的,如今却是不能够了。咱们躲到明明大师那儿,难道叫他们在和尚庙里成亲么?”

    蓬莱魔女面上一红,说道:“师父,我们并不急于成家。”公孙隐笑道:“你还没有问过谷涵啊,你不着急,你怎知他不着急?谷涵,你已经等了她许多年了,倘若再冈我的原故,耽搁你们的婚事,我心也有不安。你看,如果——”公孙隐的意思是,如果华谷涵想要成婚,如果不嫌婚礼草率的话,那就多留一日,让他们成了婚再走。

    华谷涵笑道:“我已经等了这多年了,再等一些时日,又有何妨?干爹,我们等你身体好了,再来给我们主持婚事,那不是喜上加喜么?”

    公孙隐苦笑道:“我这半身不遂之症,恐怕是不会好的了。不过现在成婚也确是草率一点,那就先离开这里再说吧。谷涵,你还未成亲就很听瑶儿的话,这,我倒是很欢喜的。”

    蓬莱魔女道:“我身为绿林盟主,这一年多来,却是东奔西走,未曾回过山寨,绿林中的事务,也很少过问,虽说有个玳瑁代劳,我也应该回去了。”言下之意,是以公事为重,儿女之情不妨暂搁的意思。

    公孙隐哈哈笑道:“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这本是男予汉的抱负,难得你是女于也有如此抱负,就听从你自己的意思吧。不过也不能拖得太久了。”

    柳元宗道:“当年我也是半身不遂,现在虽然走路还是不大方便,但总是可以走了。对治疗半身不遂之症,我多少有点心得。听说明明大师新近练成了一项无上神功,咱们三个老头儿聚在一起切磋内功心法,说不定对你的复原可以加快许多,用不着像我这样久的。咱们可以一年为期,到时候不论你是否已经完全恢复,我都陪你到瑶几的山寨去,替他们完婚。公孙大哥,这样办,你不必再担心事了吧?”

    公孙隐喜道:“这是最好不过的了。好,咱们走吧。”

    蓬莱魔女早已替师父收拾好了东西,包括他一生心血的武学著作在内。于是一行四众,便即登程。仍然由柳元宗背负公孙隐。

    公孙隐离开老家,颇有感触,说道:“我隐居采薇村已将近二十年了,足迹不出首阳山外。当年我是为了不肖之子,心灰意冷,这才不问世事的。不料我不管外间之事,外间的事却要管到我的头上。我只恨我当年没有早早处置那个畜牲,到头来几乎给他害得我身败名裂。唉,现在我已经明白,凡事都不能只用躲避的办法。”

    这番活听来似是伤感,却也是策励自己的意思。柳元宗暗暗欢喜,心想:“只要这老头儿保持这样心境,那就更有把握助他早日复原了。”

    他们都是一身超卓的轻功,一路无事,不过三天,便赶到了光明寺。

    明明大师与这两位老朋友隔别多年,想不到他们一同来到,相见之下,皆大欢喜,明明大师武学深湛,一看就知公孙隐乃是“走火入魔”因而患上半身不遂之症。当下合什问道:“公孙施主,你的玄门正宗内功,早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何以却会走火入魔?柳兄,听说你出了家又还了俗,但你这次重入佛门,老衲虽然不要迫你二次剃度,也要留你多住些时了。”

    公孙隐叹道:“大师问起由来,哎,这,这真是一言难尽,”柳元宗却笑道:“大师,你不让我住,我也要在你这儿最少住上个一年半载呢。闲话少说,听说你新练成了一项无上神功,对于打通奇经八脉之法,可有超越前人的妙悟么?”

    这三人都是当世顶儿尖儿的武学大师,但柳元宗之所以一见面便与他谈论内功,还不仅仅是由于共同的兴趣,而是急于知道有没有更快的办法,可以治好公孙隐的半身不遂。

    明明大师当然知道他的用意,笑道:“老衲天资愚钝,内功心法虽有一点新的领悟,却怎敢说是超越前人?柳兄,听说你得了希夷老祖的‘指元篇’,这是前辈武学秘典中最难得的上乘心法;公孙施主的玄门内功,老衲也是早就佩服了的。咱们三个老头儿难得相聚,老钠也正要向两位请教呢!”柳元宗哈哈笑一道:“都是老朋友了,还用说什么客套的话儿?咱们就切磋切磋吧。”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