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评论 >

最文艺的事

时间:2021-08-29   作者:冯唐   点击:

最文艺的事
 
  我认为,有史以来最文艺的一本书是《世说新语》。如果周一到周五遇到太多“油腻”、猥琐的人和事儿,周六和周日我就翻翻《世说新语》,非常有治愈效果。整本《世说新语》中最文艺的事儿要数“雪夜访戴”。绝大多数人不会说走就走,乘一夜船去看一个友人。真的说走就走,雪夜乘船访友的人中间,绝大多数不会过门不入,见门即返。这些小概率事件组合起来,让“雪夜访戴”成为千古绝唱。
 
  换一个角度,如果王子猷真能做到折腾这一夜临门不入也尽兴,就的确是至情至性、至纯至真的男子。满足了自己,又不给他人添任何麻烦,甚至不让他人知道,雪霁长空,旷野飞鸿,自编自导自演自乐,简直是生活楷模。可惜的是,更多见的是假王子猷,尽管能做到“雪夜访戴”,但是之后一定会让对方知道,因为很可能连续发朋友圈。
 
  巡视周边,我问朋友们:“至今为止,你干过的最文艺的事儿是什么?”理工男基本选择忽略我的问题,继续在群里讨论中美贸易战和区块链。收到的回复中,文艺级别比较高的包括:我的一个男性朋友写过近一百个小说开头,其中二三十个开头有上万字。个别开头非常有力。这个朋友挣够一两年的生活费就辞掉工作。什么时候开始谈生意?钱花光的时候。
 
  我的另一个男性朋友读过很多书,却能忍住不著不述,从来没出版过任何著作;他有极强的鉴赏力,却能忍住不进行艺术创作。从北大毕业前,他在潭柘寺住了大半年,思考人生,最终他没拿到毕业证,也没去当和尚。
 
  我的一个女性朋友去过上百个国家。她每和一个男友分手之后,就去之前两个人约好要去但是再也不能一起去的那些地方。一个人出国,每到一处,找他名字首字母的街道,拍张照片,一张都不发给他。
 
  我的另外一个女性朋友在网上约车,她和司机说:“我在一朵极像小白象的云彩下等您。”司机反问:“你脑子有病吗?”
 
  我想我自己干过的最文艺的事儿应该是在四十岁生日之前的两年,几乎每晚应酬喝酒,几乎每次酒后都顶着酒劲儿以及借着酒劲儿写《不二》。
 
  我问我老妈:“我爸做过的最文艺的事儿是什么?”我老妈想了想说:“他只做过很傻的事儿。你哥出生之后,他买了一辆西式的婴儿车,他说,初夏傍晚,夕阳下山,在护城河边用这个车推着儿子散步,多么美好啊!我说,哎呀,一个婴儿车花掉大半个月工资,推着一个快饿死的儿子在河边散步!”
 
  我问我老妈:“你干過的最文艺的事儿是什么?”我老妈想了想说:“我干过的最文艺的事儿是生下了你。你是老三,我拼了老命生下你,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不知道为什么的事儿,现在想起来,似乎相当文艺。”
 
  天大的理抵不过“我高兴”。人活天地间,不高兴、不痛快的事儿太多了,占的比例太高了。在不给他人添麻烦的前提下,理直气壮地文艺一点,不着调一点,纯粹一点,生活就会美好一点,梅花就落满了南山。


    作品集冯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