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流光碎影中的家事

流光碎影中的家事


  如果书写光阴的故事,讲述一下家事,心里会感到一丝慰籍,或许也能给予人心灵上的启迪。
 
  记忆中家里曾有过一块菜地,地里种有各色蔬菜。每逢秋季,父亲总要种上一大片萝卜,因为我母亲生前爱吃萝卜。收获的萝卜除去自用,余下的便拿到市场上去变卖。
 
  那时候浇菜是多户人家共用集体一眼井,大家要按顺序排号浇地。有一次我家排水时正赶上是夜晚,而父亲要临时出差,走之前他叮嘱我母亲,倘若浇菜排到夜间,就让给别人家,等他出差回来自己再去浇。因为母亲素来胆小,他耽心母亲晚上会害怕!而母亲却心疼父亲说,你放心走吧,岀趟门儿回来也挺累的,如果排到夜间,就让闺女给我做伴儿。况且,那菜等你回来时浇怕是快要旱死了!
 
  东北的秋天夜晚很凉,母亲生怕我着凉,早早为我找出一件厚的秋衣。那是一个月色溶溶的夜晚,夜空中繁星点点,星光璀璨。母亲与我站在菜田间,一面浇着菜,一面指着夜空中南北走向、星光最亮的地方说,那是“天河”。天河两边最亮的星,一颗是牛郎星,一颗是织女星。接着又开给我讲述那个牛郎和织女的爱情故事。尽管这个神话故事,母亲不知道讲了多少遍,可是每次讲起来我还是愿意静静地听着。水渠里的水,在月光的影映下波光粼粼,像山涧里的小溪汨汨地流淌着。蟋蟀在低吟,夜莺不时地歌唱……这一夜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没有一点困意,更没有一点胆怯。现在想起来,那是一个多么难忘的夜晚啊!
 
  母亲是经人介绍嫁给我父亲的。父亲生在山东,长在山东,因此他平日里最爱吃的就是馒头。而母亲最喜欢吃的是米饭,为了迁就父亲,平时家里的主食多半做的是馒头。有时,母亲蒸馒头时会和点萝卜馅儿,包上几个大的菜饺子。为这,父亲总会唠叨几句,一个菜馅的饺子有啥好吃的?母亲每每听到父亲的唠叨,都会说,你不爱吃还不许别人吃啦?跟你一起吃馒头烦死人了!父亲每次听后都会讪讪地闭上嘴巴。
 
  像这样的事情,在父母之间会时不时地发生。
 
  母亲49岁那年突发脑出血住院,因为是大面积出血,医生连下病危通知,让家人做好最坏的准备。父亲始终不肯放弃,一直恳求医生不惜一切代价救治母亲。最后,连母亲那边的亲戚都劝父亲,说,孩子这么大了,差不多就可以了,还是面对现实吧。把钱留给孩子们,儿子大了要娶媳妇,需要用钱的地方会很多。父亲却眼含泪水地说,我儿子大了,娶媳妇的钱他自己能挣!可他妈没了,我可上哪儿去找啊!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当年父亲的话,我依旧会热泪盈眶。毕竟母亲在父亲的全力救治下又多活了五年!
 
  时至今日,弟弟早已经成家,也做了父亲。父亲和弟弟一家人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我家那片菜地如今盖起了住宅搂。偏巧,我家住的楼位置就在我记忆里的那块菜地上。
 
  那天,我回家探望父亲,在父亲那里住了几天。见到我回到家里,一家人都十分高兴。父亲一早从市场买些肉和萝卜张罗着包饺子,我像孩子一样撒娇似的问父亲,您不是不喜欢吃饺子吗?父亲笑着回答我,入乡随俗啦!吃饺子时,父亲一边念叨母亲,一边说母亲生前最爱吃萝卜馅,尤其是萝卜馅儿的饺子,不难看出父亲对母亲还是有深切怀念的!
 
  天有阴晴冷暖,人有悲欢离合。人们往往在拥有的时候并不在意,一旦失去了才会发现——失去的竟然是那么可贵呀!生活中,一个家庭难免会因些琐事而有纷争,但多一份担当与包容,家庭才能合合睦睦,成为温馨的港湾!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亲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