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那个女人的死活

时间:2021-07-22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你好,旧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那个女人的死活

    最终余周周还是万分惆怅地关上了铁皮盒子。
    她把小时候的宝贝,还有上学途中一点点积累的字条、贺卡、胸章统统浏览了一遍,觉得心中很温暖,似乎胸口不再发空——然后一眼瞄到了那只干瘪的红气球。
    在各种文艺汇演中主持串场多次的余周周对自己所得到的第一个故事大王称号已经有些印象模糊,可是只要一回想那时候的受宠若惊,嘴角还是会不受控制地上扬,再上扬。
    回忆在林杨递出红气球的那一刻弯曲到最大弧度,然后急速耷拉下来,有些苦涩。
    余周周定定神,迅速把铺开的一地狼藉一点点放回到铁皮盒子中去。
    她终究还是没有找到——其实她想找的,只是和单洁洁徐艳艳她们脸上出现的一样的表情。
    那种表情发自内心,神秘莫测,余周周用尽全力也模仿不来。
    她打开小屋的门打算去客厅倒杯水,刚迈入客厅就看到余婷婷慌张地弯下腰把什么东西捂紧了塞在怀里用手护着。
    “你……你在做什么?”
    “找剪刀。”
    “找到了吗?”
    “找到了。”
    “……把剪刀搂在怀里多危险啊……”
    “要你管!”余婷婷一龇牙,如果她是一只猫,现在后背的毛肯定早就竖起来了。
    余周周一歪头,瞥见茶几桌上浅蓝底色铺满白色星星的包装纸和深蓝色的缎带。
    “你在做包装?”
    “要你管!”
    “……你还能说点别的吗?”
    “要你管!”
    余周周无奈地摇摇头,转身离开了客厅。回到自己的小屋,才想起来——忘记倒水了。
    算了,忍着吧——
    早上五点十五分。余周周被妈妈从被窝里面拖出来。
    今天就是正式演出的日子。市政府广场上午10点举行“省共青团委成立xx周年纪念暨表彰大会”,她们却必须六点半就在学校集合。单洁洁等人被老师拉进大队部里面换上演出服,化妆,而花束队和鼓号队则集体到仓库取出统一的花束和乐器,7点半,所有人都挤上了车,三辆大巴载着满满登登的小学生开往市政府广场。
    余周周和詹燕飞的情况要好很多,她们可以穿自己选择的衣服,也不需要画很恐怖的舞台妆。单洁洁她们四个就比较惨——单洁洁一直拒绝照镜子,因为她知道,照不照都无所谓了,毁灭性的效果是无法改变的。
    单洁洁被梳上了两个高高的羊角辫,每个上面都缠了长长的一段红绸带,穿着明黄色带浅绿色亮片的连衣裙,脚上还有一双配着白色长筒袜的鲜红娃娃鞋,。此刻她和余周周一起站在大巴的前门附近,偶尔车行驶到光线较暗的地方她就能透过玻璃隐约看到自己的血盆大口和猴屁股一样的腮红,还有睫毛上面黏黏的不知道是什么,她不敢碰。
    最关键的是,通过起哄的方向,她知道,张硕天和自己在同一辆车里面,就在后门的方向。单洁洁不敢往那个方向看,只是努力地扭过头用背影对着他所在的后门——即使这个姿势让她很难抓住扶手,只能在车上晃晃当当,是不是拉紧余周周的袖子。
    余周周并不知道单洁洁的复杂心思。她只是觉得单洁洁今天格外话多,虽然平时她跟自己就有很多话可说,但是今天对周围那些为她所不屑的八婆也格外热情。单洁洁不停地开着无聊的玩笑,隔几句话就抱怨一句“大队辅导员怎么能把人画成这样啊,简直是女鬼啊女鬼……”
    余周周困惑极了。她是在为了演出而紧张吗?
    就像她们初见一样的紧张。
    单洁洁的确紧张,但是原因却并不是余周周所想象的。
    她此地无银三百两地不停解释这幅妆容有多丑,只是害怕别人传话给张硕天,或者议论一句,“喂,单洁洁好难看啊”。
    只是这样简单。
    又是那么复杂。
    这一路随着起车和刹车而摇摆不定的少女心情——
    大队辅导员带着几个小演员一起百无聊赖地坐在广场大台子的后方,其他鼓号队员都在把乐器往旁边一堆然后席地而坐。余周周看到徐艳艳又把那个棕色的发卡悄悄地别在了小辫旁边——“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玳瑁发卡,是真的玳瑁,真的,可贵了”——徐艳艳这个星期一直都在反反复复重复这句话。
    抬起眼,就看到张硕天和林杨走了过来。雪白的制服远看上去有点像军官。
    林杨和张硕天这对指挥会在四个献词队员出场前走到抬子上指挥鼓号队吹前奏,然后退场,迎接她们四个出场,然后在献词完毕时再次上台指挥。
    所以他们也被大队辅导员叫过来,一起坐在后台候场。
    单洁洁早就不是四年前那个总是临场紧张不已的小丫头了。这几年,和余周周一样,大大小小的活动也参加了不少,虽然算不上身经百战,倒也经验丰富。本来她并不紧张的,然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如果出丑了怎么办,如果在他面前出丑了怎么办——她手心冰凉,却出汗,往裙子上抹了一下,滑溜溜的,一点用都没有,手上还是黏湿的。
    更重要的是,她不敢面对他。顶着这张鬼脸看人是需要勇气的,当她看到徐艳艳也尽量背对着他坐,从刚才叽叽喳喳一直不停嘴到现在变身大家闺秀——单洁洁才第一次知道,无论她们多么厌弃,女人的心思总是相通的。
    单洁洁的不安悉数落尽余周周眼底。
    她突然也有些为自己的小伙伴担心。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