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爱的艺术

时间:2021-09-16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你好,旧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爱的艺术

    寒假补课的通知很快就下来了。
    余周周知道,彦一看她的眼神里面多少有些妒忌的成分在,但并没有恶意。
    在彦一看来,自己努力那么长时间成绩毫无起色,而余周周只是考试前三天发奋了一次,就能靠学年第一,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过公平这种东西。
    “反正我怎么努力都没有用,但是又必须要努力。”
    像个绝望地耍着脾气的小孩子。
    余周周放下笔,呆愣了一阵子,突然奇想,笑笑说,“彦一,画一幅画吧。”
    彦一像看怪物一样看了余周周很长时间,终于放下笔在纸上顺手涂了起来。大约十分钟后,他把那张画在卷子背面的速写放在了余周周面前。
    画面上的女生,马尾表高高翘着,头却低到极点,正一边咬着指甲一边聚精会神地盯着腿上的漫画书,只有面目是淡漠模糊的。
    “你。”彦一笑笑。
    “我?”
    米乔在背后插上一句,“意思是说,你平时就这德行。”
    潦草而传神的一幅画。米乔很早前就努力地想要说服彦一加入他们的动漫社,网站也需要手绘出色的成员,彦一什么都没说,但是一直是将他们当做不务正业的团体。
    余周周把画小心地夹在宽大的英语书里面。
    “你画得真好。”
    “画得再好也没有什么用。”
    彦一对成绩非常神经质而斤斤计较。余周周自从辛美香的转变之后就很少再自作主张地去劝慰别人,然而想了又想,却还是开口了。
    “我一直坚信,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一种天赋,只是很多人活了一辈子都没有发现。”
    彦一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有些嘲讽的笑容,他盯着自己的课本打断余周周的话,“你不就是想要说人各有所长吗?但是有些长处在这个社会里是没有用的,我宁肯拿这副画去换我的数学成绩多加十分。”
    “神仙在安排这些天赋的时候也许是一视同仁的,只是它也没想到人类会选择性地重视某一类天赋,轻视另一类,所以有些珍贵的天赋就变得一文不值了。比如一个有着出色的理科思维并且很有可能成为计算机天才的家伙偏偏生在黑暗中世纪,也许就会活得很痛苦吧。但是,我们至少比以前的人幸运。”
    “有些东西有没有用不是我们说了算的。你说它没有用,也许只是因为你没有胆量去让它发挥作用。”
    余周周说着说着就变成了自言自语,然后趴在桌子上,渐渐睡着了。
    米乔在后排也打了个哈欠,没有人注意到,彦一的历史书已经很久没有翻页了——
    林杨很难过。
    文科第二名余周周抛弃了他,自己蹿了上去,而他仍然好死不死地停在原地。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比楚天阔弱势,他只是不明白楚天阔怎么能忍下心去写那种酸得一拧都出水儿的作文,每次语文成绩都比自己高出一大截。
    正皱着眉头烦躁,手机里面忽然窜进来一条短信。
    “听说去科技馆的事情了没?我帮你挡着,谁也不可能和她一组,剩下的就看你的了!不用谢我,不过上次让你写的英语卷子怎么还没交上来?”
    米乔的短信让林杨看得云里雾里,他已经平白无故地帮米乔做了三套政治卷子两套历史卷子了,可是对方仍然没有给他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助,所以他把英语卷子压在手里,迟迟不肯动笔。
    正在诧异的时候,班主任走进教室,敲敲桌子示意同学们停笔。
    “有这么个通知,刚才我们去开会的时候才知道的,共青团团庆,各种设施都向高中生初中生免费开放,搞了一大批活动,强制要求每个学校都要选择一种。唉,咱们学校挑的是科技馆,免费参观,然后两到三人一组写个参观感受什么的,需要扣上团庆的主题。所以这周四上午照常补课,下午就会来车把大家都拉到北江区新建成的科技馆里面去,大家就分组自由活动,活动完了原地解散回家,下周一把报告交上了,不能少于1500字。那个,下课的时候就分组吧,把名单就直接报给林杨吧。”
    林杨愣了愣,刚才那条短信暗示的中心思想在他心里闪闪发光。
    “老师,可以跨班组队吗?”林杨想都没想就问了出来。
    班主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倒是周围的同学们都一脸暧昧地看着他。
    路宇宁笑得一脸阴险,“怎么不能啊,跨班算什么,早晚是一家人。”
    林杨光顾着做白日梦,甚至还朝路宇宁赞许地笑了笑,“你说得对。”
    然后抓起桌子上米乔的英语卷子,笑嘻嘻地做了下去。
    “余周周,你和谁一组?”
    彦一刚刚问完,后桌的米乔就把话截了过去,“你没分组啊?没事儿,我看吴刚也没找到人跟他一组,你就跟他一组吧,”也没等彦一拒绝,立刻转身大喊,“吴刚,彦一想要和你一组!”
    彦一的脸瞬间刷成了酱茄子色。
    下课的时候,米乔不知道接了谁的短信,喜滋滋地奔出去,过了两分钟,拎着一张卷子踱步进屋,敲敲余周周的桌子,“喂,有人找哦!”
    余周周放下笔走出去,门口那个意气风发地盯着她们班班牌傻笑的,明显就是林杨。
    “林杨?”
    余周周仰起头,突然想到,观世音没有掐死唐僧的原因,也许是唐僧太高了,观世音使不上劲儿。
    “我……你感冒好了没?不发烧了吧?对了,共青团团庆!”林杨干笑着说。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