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那不如,让我们就此别过

时间:2021-07-06   作者:沐梦羽   点击:

那不如,让我们就此别过
  所有眉宇间的故事,不是深情,就是辜负
 
  朋友说,我眉间常有故事深凝。我知道,那是深情,也是辜负。
 
  内心大约就像是经历了三月底的一场大雨,落红碾做满地泥泞,一片荒芜。
 
  于是,我在离开时对你说:
 
  杨沪,不如让我们就此别过。
 
  耳机里是陈鸿宇的行歌:成长是一场失去,肩负枉然的意义,无论你懂得与否,不能回头。
 
  没有买到火车票,于是去汽车站,买了一张五分钟后出发的大巴票,上车的时候,我看了一眼这座城市的天空,瓦蓝瓦蓝的,特别美好。
 
  你看,不是所有的分别都伴随着大雨,也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值得挽留。
 
  靠窗的位置,整个大巴只寥寥的坐了几个人,傍晚的斜阳明晃晃地照在我的脸上,就像是那些独自忍受的委屈,无处可藏。
 
  所有关于你我的曾经,都像是车窗外匆忙退下的山峦与风景,都在这样澄亮的日光里,随着岁月离去了。没有不舍,像是得到了解脱,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竟安心的伴随着耳畔的歌声,渐渐睡去。
 
  总以为此生所有的温柔付出,都有深情回应
 
  我从大一初初见你,就明白了暗恋的甜蜜和心酸。那年我十七岁,你十九岁又三天,那是六月三日,盛夏的阳光穿透巨大的梧桐树,在你身上落下斑驳的光晕。你手里捧着的向日葵生机盎然,眸眼间有深情。我觉得身姿高挑的你那样站着,像是周身淡淡发着光,无法让人忽视,也轻易移不开目。
 
  身边室友语气里满是惊羡,“我们系大三的杨沪,听说三天前他生日,因为代表学校去北京参加比赛了,所以没能陪女朋友过生日,你看比赛一结束就赶回来了。果然,还是别人的男朋友最好。”说着,拉着我向宿舍走去。
 
  在进门的刹那,有女生提着裙摆从我们身边匆忙跑过,留下淡淡的清香,我的双脚像是生了根。转身再看向你站的方向,少女被你抱了满怀,你清冷的脸上洋满笑容,眉眼弯弯,露出左边的一颗虎牙。
 
  整个闷热的夏天,都突然变得生动起来。转身默然离开的时候,我听到心里有什么,正在以摧枯拉朽的姿态消亡。
 
  我想,谁的青春大约都经历过这样一场暗恋吧。对方优秀的几乎成了所有女生宿舍的夜聊话题,而你在见到他第一眼时盛放了关于恋爱的所有美好,却在看到他身边同样优秀的女友时,瞬间尝到了苦涩。那份苦涩大约会伴随你很久,久到你忘了恋爱,其实是甜蜜的。
 
  大三那年,体育场的橡胶跑道上,有许多的人在夜跑,我看着圆亮亮的月亮,渐渐停下了脚步,就是在那个片刻,我听到十步之遥的地方传来一声嘶吼。
 
  那声音太过熟悉,脚步不受控制的加快了。
 
  你躺在地上,周身是萦绕不散的酒气,看到我停下看你,你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
 
  你说:“毕业,真他娘的操淡。”
 
  我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你,你没有接,而是拿手背遮住了眉眼,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但是那晚的月色太明亮,以至于从你眼角流下的泪珠,那样清晰的闪烁着光芒。
 
  你分手了,和女朋友三年的恋爱,抵不过大学一次毕业的分离。你对上海大约有着某种执着,后来,你告诉我,你出生在上海,那座城市,才能成就你全部的野心。
 
  我跟你产生交集,就是在那夜之后。我删除了你的微信,重现添加后,我向你发了一声:“嗨,我是林落。”
 
  你回复我的是一个微笑。
 
  在此之前,我在你的微信好友里做了近两年的透明人,但是从此之后,我想走进你的生活,带着义无反顾的意味。
 
  于是我对你说:“大约所有的别离都是为了重逢,也总有悲伤,是为了衬托重逢的喜悦,是如何的弥足珍贵。好好休息吧,晚安。”
 
  你没有回复我,但是我还是觉得开心。
 
  眼泪是真的,心酸是真的
 
  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也是在真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好像是微信上,尽管偶尔得到回应,但仍旧每日不断地短暂问候;
 
  又大概是你不能及时赶回学校,让我帮你准备的许多次材料,以及填写的许多表格;
 
  又或者是你毕业答辩回来的那一整个星期,前女友像对待老友一样向你寒暄,生疏的好似那段爱恋只是你一个人的幻想,于是因为感谢而请我吃的那几顿晚饭,你都喝的伶仃大醉,不言不语,会在夜幕里仓促的擦掉眼角满出来的泪;
 
  也许是因为大四那年我对于你刻意的依赖,关于毕业,事无巨细,总是以你为过来人的借口,向你询问,而你也不恼,再忙也会接我的电话,和我说一些生活的琐碎。
 
  后来我常觉得,那时才是爱里我觉得最幸福的时刻吧。那时那刻,听过最美的情话,就是和你在生活里的碎言碎语。
 
  直到毕业答辩结束的那天,我接到你的电话,你说,来上海吧,我在这里等你。
 
  那个瞬间,我竟哭出声来,在盛夏空无一人的宿舍里,我哭得万分委屈,却满心欢喜。
作品集伤感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