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如花一般的人

时间:2021-06-14   作者:山本文绪   点击:

如花一般的人

 
  这是我闺密蔷子的故事。
 
  她和我真正成为朋友,用了整整八年时间。初见时,蔷子正如她的名字一般,是一个如花般美艳的女子,如同一株在温室中备受宠爱并被精心培育的蔷薇,不曾被世间风雨侵袭,她那灿烂的粉红色脸颊仿佛蔷薇的花瓣。
 
  蔷子与我是同期进入公司的。当时共有六个女孩进入这家颇具实力的财产保险公司,其中就包括蔷子。六个人分属不同的部门,但都在一栋大楼里工作,大家相处得不错。
 
  穿着同样的制服,蔷子和我并排站在那儿,简直就是美女姐姐和不起眼的妹妹。蔷子总是将指甲修剪得很漂亮,柔顺的头发富有光泽,修身的连裤袜与驼色浅口高跟鞋搭配和谐。如发现公司附近有新开业的餐厅,她便邀大家去聚餐,还喊来很多男性朋友一起商谈打网球和滑雪的计划。时兴的服装她总是第一個穿,六个人中有谁不开心,也是她提议去唱卡拉OK调节一下心情。
 
  我比较喜欢这样的蔷子。蔷子平时大大咧咧的,性格开朗,大家很少注意到她在细微之处的用心。为他人着想却不被人察觉,这不也是体贴他人的表现吗?
 
  在公司工作的前三年时间里,蔷子与我的关系很普通,她只是“六人帮”之一。我们开始亲密相处是到公司后的第四个年头。那一年,六个人中有两个人从公司辞职,一人是因结婚,还有一人是想成为室内装饰设计师,因此去学校读书深造了。这样一来,剩下的四个人自然而然地分成两组。
 
  我和蔷子都是来自外地的单身女,其他两位同事则与父母住在一起,所以,我和蔷子下班后时常在一起吃饭。聊起私人话题,我才知道她家是地方名门,她是独生女,现在的住处是父母为投资所购的高级住宅。蔷子告诉我,她父母总是唠叨着叫她回去相亲。我深切感受到,虽然我们都是独自生活,但生活水平相差甚远。不可思议的是,她的家庭条件很优越,但一起去吃饭时,她绝不会任意挥霍;本来可以去高档餐厅,但她邀请我去的都是比萨饼店。
 
  我和蔷子也聊过个人的事情。我以前从未这样做过。蔷子听后大声笑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所谓这样的人,是说我在几年前就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去读专业学校。我认为自己能力有限,于是在专业学校里学习电脑知识并拿到了证书,此后又获得了秘书专业的证书,目前正在攻读财务学校的簿记专业,想取得劳动社会保险师资格。我下决心做这些事情,并不是想超越别人,而是为自己的将来考虑。所以,蔷子她们邀我去滑雪以及海外旅行,我都没有参加。我并不是不想去,我和大家一样喜欢游玩,但确实是经济条件不允许。
 
  “干吗要拿那些资格证书呢?”蔷子没有半点儿奚落之意,她是真的不懂。
 
  “我是一个担忧未来的人。”我很不确定她是否听懂了我的话,但还是直言相告。今后的经济形势不明朗,能否结婚成家还是个未知数,即便结婚了我也想继续工作,这就叫未雨绸缪吧。
 
  “不过,你的担心是不是有些过度了?”微醉的她笑道。
 
  我颔首以对:“可能吧……你可能会觉得可笑,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直当一名办公室职员,所以想要把需要的资格证书提前拿到手,于是就愿意去做这方面的事情。”
 
  蔷子听后,露出赞赏的神情。那天晚上,我喋喋不休地谈自己,我觉得实在是不好意思。
 
  那次交谈后不到一年,蔷子就离开了公司。在她走之前,我们四个人中还有一个因工作调动离开了公司。这些对我来说震动不小。蔷子离开公司的理由是“想成为一名花卉艺术设计师”。新老员工离开公司的理由五花八门:想成为服装色彩搭配师的有之,想成为电影剧本作者的有之,想成为食品设计师的亦有之。总而言之,不是因为公司单调的工作而离职,而是打算去干“有价值的工作”。换工作,寻求新的生存方式虽然不是坏事,但在我看来这有些异想天开。她们竟天真地认为,只要改变职业就能找到工作的价值。事实证明,那些辞去公司工作的女孩子后来真正实现愿望的屈指可数。
 
  当然这是别人的事情,我还是按自己的信条去生活为好。我喜欢公司的业务,对目前的生活基本满意,想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无法操心别人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想到蔷子也会离开公司。她以前从未说过她喜欢花卉艺术,如今这样说很难令人信服。
 
  公司为蔷子举行了欢送会,蔷子和我话别时对我说:“看到你,不知为什么,我会感到自己是个平庸之辈,所以很想做点什么。”我只说了句:“努力吧!”这样的话,似乎有点冷漠。我心想,今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再次见到蔷子是两年以后了。当时已经是深秋,我和蔷子在银座偶然相遇。一开始我并没有认出她。只见一名留着齐耳短发、穿着工装裤的女子迎面走来,朝我高兴地摆手,我想,这是谁呢?后来才发现那是蔷子。
 
  “真巧啊!买东西?”蔷子微笑着问,她那以往总是娇嫩鲜艳的嘴唇显得有些干裂。
 
  “没想到碰到你啊!挺好的吧?”
 
  “嗯,还可以吧。”蔷子穿着褪了色的运动衫,系着一条斜纹粗布围裙,怎么看都不像是来买东西的。
 
  “正在忙工作?”我问。
 
  “是啊,在忙圣诞节的装饰。我刚从前面的鞋店过来,忙得不得了。这些活儿总不能拖到下个月啊!”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