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评论 >

删枝斫根为哪般

时间:2021-06-14   作者:吴非   点击:

删枝斫根为哪般
 
  在某市的“园区”里,看到十几棵用草绳裹得严严实实的删枝斫根的大树桩半埋在土中,顶着防晒的黑纱网,另有百十棵移栽的树,都挂着营养液袋,在“打吊针”。负责人说:“买来的大树,园林公司保证存活,死了不收钱。”这种买卖像是很讲诚信,可是那些树原本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摧残它们啊?!
 
  我不明白:为什么不种树苗而要买大树移栽呢?懂行者说:“现在有钱,时兴种大树,一是显得气派,二是有‘厚重的历史感’。”2004年在某省一所名校,校长指着一棵枯死的大树说:“很便宜,花11万元买来的,却活不成了,幸亏合同规定的是栽活了才付钱。”我看着那棵濒死的大树,心里止不住地悲凉:它可能已经活了100年,原本可以一直活下去,活到那些买卖它的人生命终结,然后再活1000年甚至更久,却因为暴发户要用它来装点“历史”,就这么被挪到异乡,苟延残喘,提前死亡。
 
  暴发户总是热衷做这类事,因为自卑,认为自己没有根基。嫌城市房屋低矮、破旧,把旧房扒光了造高楼,城市变得簇新、光鲜,但这才发现欧美国家不和咱比这个,于是就自惭那个“底蕴”了。于是重造老街,移栽老树,折腾啊,作孽啊!比之那些为了保护一棵老树而改道的公路设计者和政府,有些人应当感到羞耻。
 
  一棵树长到合抱粗,要伸出多少枝叶去接受阳光,要扎下多深的根才能吸取大地的营养!它带着几代人的生命记忆,它是一个故事或是一个传说……我能想象出它原先是多么伟岸,像是大地上的生命符号;100年来,它立在故乡的村口,像慈母一样守望着原野,像纪念碑一样矗立在山岭。游子少小离家或是壮年漂泊谋生,这棵老树就是记忆中故乡的象征。在一个有乡土情结的人心中,那就是永远吟唱的史诗。它习惯了山野和大地的气息,不愿蜷曲在衙门前,不想搬进豪宅大院,它完整的躯体是完整的生命,而不是可以买卖的“历史”。
 
  最近,一些学校兴起了移栽老树的热潮,我所在的学校也移来了七八棵老树。一些学生看着这些被删枝斫根的树,无法抑制悲悯之情。有关人士解释:“这些树没要学校出钱,政府要建设‘城市形象’,拨专款购置一批老树给沿街的学校。”可是很多老师和学生都认为,白给也不能要,因为这是学校。作为教育学生的地方,不能做这种违反自然伦理的事。再说,即便学校没花钱,但纳税人的钱就可以随便花吗?
 
  即使社会风气乱,学校的教育价值观也不能乱。今天的教育要为未来社会培养公民,学校不能把错误的观念教给学生。教育最像农业和林业,它的特征是“慢”,慢慢地生长,不急功近利。学生从教科书上学到的人与环境的关系,学到的对自然的敬重,学到的“热爱脚下的土地”等等,都可能被删枝斫根移老树的做法消解。学校既是播种的地方,也是栽树的地方,现在竟然要靠移栽老树来装扮“历史悠久”。
 
  为什么要那么功利呢?树是慢慢长大的,让学生种下一棵树苗,让他们记住有那么一棵树,当他们成年后,当他们年老时,当他们离别时,那棵树仍然能遥望未来……让子孙后代记住前人是怎样种树的吧,让他们敬重每一棵树。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