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兵荒马乱(2)

时间:2021-06-08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周三的早晨,余周周很早就醒来。
    从床上蹦下来,推开窗,晨风带来楼下丁香的凄迷香气。书桌上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透明的文件夹,里面放着笔袋、准考证、条形码和学生证等等。文件加上盖着一张很大的明信片,余周周不知道是第几次拿起它细细端详。背面的蓝天碧水和硕大的冰山组成了瑰丽却不真实的画面,翻过来,陌生的字迹看上去好像比背面的冰山还不真实。
    “周周,我在芬兰的圣诞老人村。来芬兰参加会议,其实更多的时间是在四处游玩。不知道这张卡片能不能赶在圣诞节的时候到你的手中,我想明年的夏天你就要参加中考了吧?希望这份鼓励没有迟到。”
    “你的信我都看了,却不想回复。我想只有我不回复,你才会自由地写下去吧。我喜欢看你的信,而你好像已经有一年不再写了。我希望原因是你已经不需要再写信了。做个快乐的孩子吧,这比振华要重要得多,而你已经越来越接近了。”
    “祝平安喜乐。陈桉。”
    在中考前三天准备离校的下午,负责清理邮箱的值日生发现了这张已经不知道积压了多久的明信片,边角都有些折损了。
    余周周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喜悦。也许因为自己早就已经不再期盼回信了,也许因为自己已经“不需要”再写信给一个缥缈的神仙了。不过,她由衷地为陈桉高兴。
    希望他以后能寄来世界各地的明信片,希望他能像在那年冰雪游乐场里面说的一样,真正地飞向远方。
    中考第一天的早晨,余周周伏在桌面上,心中是那样温暖安定,好像如此笃定快乐和幸福终将到来。
    “周周?齐叔叔在楼下了,你喝完豆浆,咱们就下楼,最后检查一遍要带的准考证和2B铅笔,都齐全了吗?”
    “没问题,走吧。”
    我好像,太过幸福了
    ˇ我好像,太过幸福了ˇ
    似乎在考试中不留下点无伤大雅的遗憾很难。余周周在第二天的考试结束之后,一直心中惴惴不安。她似乎死活也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有没有在物理考试的答题卡上面把考号那一栏涂满了——也许只是写了考号,但是忘记涂卡了?不应该啊,考场老师都会一一检查的,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一定不会……不过万一漏掉了呢?
    这种心事在中考结束直至成绩发表前的那段时间里面,时不时就会跳出来折磨一下余周周。
    这个假期是专属同学会和游玩的。余周周和温淼将这个城市里面大大小小能够游玩的公园游乐场都折腾了个遍,终于等到了发表成绩的那一天。
    余周周拿起电话听筒按下查分号码的第一个键的时候,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那颗小心脏,已经马上就要蹦出来了。
    “我帮你?”妈妈在一旁轻轻拍着她的背。
    “不,”余周周摇头,“不用,没事。”
    低下头,按下第二个键,郑重地。
    560分满分,她打了542,比振华历年的录取分数线高出十几分。她面色沉静地挂下电话,抬起头,声音有些颤抖地说:“妈妈,考砸了。”
    然后扑到妈妈怀里,假装抽泣,在妈妈焦急的询问中,低头偷偷露出一个狡黠的笑脸——
    当天下午,她穿上自己最喜欢的浅灰色短袖衬衫和背带牛仔短裤,背着书包跑到学校去领成绩单。刚一进教室门就被温淼掐住脖子来回地晃。
    “你干嘛……”
    刚刚查过成绩的余周周守着电话机,想要给温淼打电话,又怕万一对方考砸了,接到电话岂不是很难过?于是等啊等,终于等来了温淼的电话。
    他发挥得比平常出色得多,524分,只是显然只能进入振华的自费生提档线。
    这些重点高中的自费生,每年都需要交至少七千元的学费。余周周在电话那端沉默了好长时间,突然听到温淼说,“白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我签了师大附中高中部的协议。”
    “什么?”
    “我说考振华,只是想要陪你啊。你看,现在你考上了,这么好的成绩,多好,我们两个都有好结果。”
    余周周不觉笑了。温淼是那种会在振华自费生和师大附中高中部里面选择后者的人。他不喜欢争抢,也不喜欢疲惫执着。但是中考前那几个月他却那样委屈着自己陪她一同冲刺。
    “温淼……”余周周忽然想起,曾经辛美香和她都提到过自己的梦想,只有温淼一言不发。
    “温淼,你的梦想是什么?”
    “你有毛病啊,干吗突然提这个?”
    “说啦!”
    “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让我过上好日子!”
    自己的梦想被用来打趣的余周周气得满脸通红,“我让你说正经的!”
    温淼在电话那端停顿了很久,好像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恢复了嬉皮笑脸的口气。
    “我做不到的,所以还是不要说了。”
    余周周闭上眼,轻轻地叹了口气。
    “周周,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吧?以后见不了面了,也是最好的朋友吧?”
    “对。”
    好像是一场电话里面的宿命告别。余周周和温淼都看不到彼此的表情。
    温淼,谢谢你。
    却没想到,作为两个人的最后一次见面,第一件事竟然是被对方卡着脖子晃来晃去。
    “你精神病啊!”余周周好不容易挣脱了。
    “我这是替你高兴啊,”温淼笑了,“你知道吗,你终于考了全校第一!”
    余周周却没有感到一丁点儿喜悦,她轻声问,“沈屾呢?”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