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我们不一样(2)

时间:2021-06-01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他悄悄走过去,看到她盯着手里灌满水的玻璃瓶,嘴角翘起,不知道在回忆着什么开心的事情。
    她举起瓶子,轻声自言自语,“哈,把圣水带走!”
    “什么圣水?”
    被打断思路的余周周尖叫一声,手里的玻璃瓶脱手而出,在地上粉身碎骨。
    在一旁擦拭鱼缸和铁架台的沈屾侧过脸看了他们这一对活宝,目光冷淡。
    余周周至今也没能够在周六的A班上和沈屾说上一句话,除了“麻烦让一下,我出去上厕所”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交流。A班的座位伴随着每次月考的成绩总在变动,然而余周周和沈屾的这一桌却万年不变,好像两座长在地上的石头山。
    余周周隐约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做学年第二名,这没什么不好的,小日子仍然优哉游哉地继续着,学习,但也看点漫画,打打羽毛球跑跑步,妈妈也答应自己过年的时候给自己买一台电脑了……
    沈屾是绷紧的弦,她不是余周周。
    甚至她不自觉地在向温淼的生活信条靠拢。正如对方的姓氏,温吞和煦的好日子。
    陈桉的主角游戏,还有师大附小的往事,交织成玻璃瓶外模糊不真切的影象。
    沈屾除了那一次在物理老师面前串场以外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实验室里面了,面对余周周撒欢地逃课这一事实,温淼一直在用“你看看人家学年第一,为了多点时间学习,连物理老师的公开课都不放在眼里,你活该这辈子排在她后面”来刺激余周周。
    余周周却在沮丧的同时也没忘了反问温淼一句,“你倒是挺上心的,那你自己呢?你那学习态度还不如我呢!”
    温淼想都没想,懒懒散散地回了一句,“可是,余周周,我们不一样。”
    余周周突然愣住了。
    似曾相识的话。
    记忆汹涌而来,最终无功而返——
    回到班级的时候,里面正在发周末当做作业的英语数学物理卷子和语文作文范文,从第一排向后传递,班里霎时一片热闹的雪白。每一科的课代表都站在讲台前大叫着“有没有人缺语文卷子?有没有人缺?”
    “我缺我缺!”文艺委员刚举手大喊,就听见周围一群人的哄笑。
    余周周从后门经过,看到辛美香正在帮前后左右的男生女生整理卷子,按照顺序码成整齐的几份。虽然这些卷子他们都不会去做。
    一个钉子引发的血案。辛美香的打抱不平,余周周知道现在也无以为报。现在被欺负的人换成了辛美香,自己却没有勇气走过去把卷子从她手里抢过来塞回给徐志强他们。
    到了自己座位上,竟然发现马远奔已经帮自己把卷子分门别类码得整整齐齐。
    余周周有点感动,反观身后正对着一堆页码杂乱的卷子发狂的温淼,不觉暖洋洋地笑了,对马远奔说,“谢谢你啊。”
    马远奔总是嬉皮笑脸,像个多动症儿童。可是很早前余周周就发现,无论对方是什么表情,他的眼睛总是空洞的,眼珠很少挪动,眼白过多,直勾勾的。如果把他的脸的下半部遮住,只看眼睛,甚至都没有办法猜到他的表情。
    然而听到答谢,他没笑也没看她,有点脸红,却只是不耐烦地说,“收好你的卷子,以后别老到我书桌里面掏卷子!”
    余周周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她总是忘记带卷子,每次上课时候老师要讲解卷子答案的时候,她总是要到马远奔书桌里面搜刮一番,反正对方的卷子总是看也不看就塞进书桌,乱糟糟的,总能找到需要的那张。
    “对了,刚才物理老师来了,去参加比赛的同学名单公布了,一会儿和二班的同学一起去实验室,好像说要排练。”
    好吧,要串台词了不是。余周周无奈地把《犬夜叉》塞进书包里。
    “还有,”马远奔突然说,“这个周末一过就要比赛了,好像是去师大附中。”
    “哦,”她点点头,然后突然抬起头,“你说什么?”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