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诗歌 >

地带

时间:2021-05-31   作者:阿波里奈尔   点击:

艾菲尔铁塔

 
你终於对这衰老的世界感到厌倦
 
今天早晨艾菲尔铁塔啊牧羊姑娘你的挢之群咩咩叫唤
 
你和希腊罗马的古董在一起生活得够久了
 
这里似乎连汽车都是那样古老
只有宗教保持着完全新鲜
只有宗教保持着单纯像机场的飞机库一般
 
基督教啊在欧洲只有你不属於往昔
最时髦的欧洲人是你教皇庇护十世
那些窗子监视着你而耻辱阻止你走进
一座教堂忏悔你的罪孽今天早晨
你读广告单目录海报它们排成一排叫喊连声
这是你的早晨的诗歌而报纸是你的散文
一些二十五生丁的期刊充满侦探的冒险
大人物的肖像和成千个各色各样的头衔
 
今天早晨我看见一条漂亮的街道它的名字我己忘却
清新而又洁净它是太阳的号角
经理们工人们漂亮的速记打字员们
每天四次从这条街上走过从星期一早晨到星期六黄昏
每天早晨你三次听见汽笛在号叫
大约中午一只坏脾气的钟在咆哮
一些在布告上和墙上的文字
一些牌照和布告像鹦鹉在学舌
我喜爱这条工业化的街道的美丽
它位於奥姆·蒂叶维尔和泰尔纳大街之间在巴黎
那就是这条新的街道而你还是个小孩子
你妈妈还只给你穿蓝色和白色的外衣
你十分虔诚和你最老的册友勒内。达里兹在一道
再也没有什麽比教堂的富丽更使你们心爱的了
九点钟煤气灯变成暗蓝你们偷偷溜出宿舍
你们将在学校的小教堂里祈祷整整一夜
而紫晶的今人崇拜的深奥和永恒
永远成为基督的火焰般的光荣
这是我们大家栽培的美丽的百合花
这是褐发的火炬不会让风吹熄它
这是痛苦的母亲的着红衣的苍白孩子
这是那树而祈祷者们总是在那儿集聚
这是双重的绞架光荣和永恒
这是六角的星星
这是上帝他在星期五死去而在星期天复活了
这是基督他飞上天空比飞行员们飞得更高
是他保持着世界的高度纪录
漂亮的弃儿基督
自古以来第二十个弃儿他自有办法解决疑难
这个世纪变成一只鸟在空中上升像耶稣一般
深渊中的恶魔抬起头了望着他的行踪
他们说他是在模仿朱迪亚的巫师西蒙
他们叫喊道如果他能飞我们就称他为飞贼
天使们飞翔着围绕着这个漂亮的空中杂技表演者
伊卡尔斯伊诺克伊莱亚斯特亚纳的阿波罗尼厄斯
翱翔着围绕着这第一架飞机
他们有时候分开为了让圣体负载的人员通过
那些教士们永远举着圣饼上升着
飞机终於着陆而没有合扰它的翅翼
天空充满了几百万只燕子
迅速飞向那里的是鹰隼猫头鹰乌鸦
而白缳红鹤秃鹤来自阿非利加
大鹏鸟受到寓言家和诗人的颂扬
用利爪抓住亚当的头骨在飞翔
从天际扑击而来的鹰高声喊叫
而从亚美利加飞来了小蜂鸟
从中国飞来的比翼鸟羽毛柔弱细长
它们各有翅膀但总是成双地飞翔
这儿是纯洁的精灵那鸽子
琴鸟和明眼的孔雀是它的卫侍
凤凰从它自己扇燃的火堆中飞起
在一瞬间把一切包容在它炽热的灰里
离开了那些可怕的海峡的三个海妖
高声歌唱着飞来了
中国的比翼鸟和鹰和凤凰
大家都和睦地和飞机在一起翱翔
 
现在你在巴黎在人群中独自走
成群的汽车啸叫着从你身边驶过
爱的痛苦紧紧扼住你的脖子
仿佛你永远也不会再被爱上一次
如果你生活在往昔你会进修道院
现在当你发现你在祈祷你会感到羞惭
你嘲笑自己你的笑声像地狱之火一样发出响声
你笑声的火花装饰着你生命的底蕴
它是在阴暗的画廊里挂着的一幅画
而你有时会去仔细地瞧着它
今天你在巴黎走着那儿女人们染成血红色
而那是我要忘记的那是美的萎谢
虔诚的烈焰围绕着巴黎圣母院它在夏尔特尔凝望着我
你的圣心的血在蒙马特区把我淹没
听到福音的言语使我苦恼缠身
我为之受苦的爱是一种可耻的疾病
而这意像占有你使你幸存在不眠和焦虑里
它总是和你亲近这意像它正在流逝
 
现在你是在地中海滨柠檬树下
这树啊一年四季都开放着鲜花
你在海上泛舟你的朋友伴你同行
一个尼斯人一个芒东人和两个蒂尔比人
我们惊慌地望着大海里的章鱼群
那在海藻间出没的鱼我们的救世主的像征
 
你是在布拉格近郊一家旅馆的花园里
一朵玫瑰放在你面前桌上你感到欢喜
你是在观察一只金花龟在玫瑰花心里
而不是用散文叙述你的故事
 
你惊恐地看见圣维特的玛瑙里画普你的像
那一天你在那儿看见了它你深深地哀伤
你像拉撒路一样发了狂在那天
犹太区的时钟的针也在倒转
你慢慢地退回到你的生命里面
作品集阿波里奈尔 国外诗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