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偷天换日(2)

时间:2021-05-31   作者:黄易   点击:


  刘巢取来一个灯笼,照亮了地道后,两人朝信陵君寝宫的方向推进。
  来到另一道往上通去的石阶时,项少龙停了下来,仔细观察敲打地道的墙壁,发现了其中一面墙壁内另有玄虚。
  两人试着推推,墙壁纹风不动。
  项少龙灵机一触,逐块石砖检查,终发现其中之一特别突出了少许来,试着用力一拉,石砖应手而出,露出里面的锁孔。
  两人大喜,项少龙取出开锁工具,依雅夫人传授的方法,不一会把锁打了开来。
  当门推开时,在灯笼照耀下,两人看到眼都呆了,原来竟是座藏宝库。
  广大的地下石库里放了十多箱珠宝珍玩,其中两箱打了开来,在灯火下玉器金银闪闪生辉,眩人眼目。
  项少龙沉声道:“切不要把这事告诉其他三个人,到我们有方法离开大梁后,才顺手偷走几件作盘川,记着万勿妄起贪念,否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到时连命也要丢掉了。“
  刘巢亦是英雄人物,给他提醒,心中凛然道:“兵卫教训得好!刘巢知道了。“同时涌起对项少龙不为宝物所动的尊敬。
  项少龙迅速搜索,,好一会才在墙角的暗格发现了一个更隐密的暗格,取出一个长方形的铁盒,打开一看,正是用重重防腐防湿药布包裹着的《鲁公秘录》。
  翻卷一看,项少龙放下心来,因为这图卷的丝帛已旧得发黄,兼且长达十多丈,又厚又重,换了他是信陵君,也不会每次检查均要由头看至尾,所以他的计划是绝对可行的。
  略略一看,只见其上画满各类攻防工具的图样,又详细注明材料的成分和制法的程序,令人叹为观止。
  时间无多,两人匆匆离去。
  项少龙一觉醒来,雅夫人和八婢仍在辛勤临摹,是时天仍未亮。
  雅夫人早把假卷和一截真卷驳好,又以矿物颜料把卷边染黄,弄得维肖维妙,不愧仿摹的专家。
  项少龙要趁夜色行事,取过只有开头一截是真货的《秘录》,轻轻松松送回了地下密室内,这本来绝难办到的事,因有刘巢等的帮助,变得轻而易举起来。
  回到雅夫人处时,天已微明,雅夫人等累得筋疲力尽,上榻休息。
  项少龙搂着她睡了一觉,直到信陵君派人来找他,才匆匆梳洗往见。
  信陵君看来亦是一夜没睡,不知是否故示亲切,在内进的偏厅接见他,坐下后笑道:u为了你的事,昨晚我一夜没睡,终于想出了妥善的安排。“
  这时有美婢来奉上香茗,信陵君吩咐道:u我有事要和兵卫商量,所有人都不得踏进这里来!“
  美婢领命去了。
  信陵君顺口问道:“昨晚有没有打动嫣然的芳心,听说龙阳君和嚣魏牟都应邀去了。“
  项少龙叹道:“不要说了!那种聚会那有我插口的余地!“
  信陵君不同意道:“才不是这样,你的想法很有创造性,谭邦便很欣赏你呢!“
  项少龙暗忖欣赏我有啥用,还不是给你做成功的踏脚石和牺牲品。
  信陵君见他默然不语,顺口道:“少龙吃过早点吗?“
  项少龙一摸肚皮,摇了摇头。
  信陵君叫道:“人来!“旋又拍额叹道:u我真糊涂,刚把人赶走了,你坐一会,让我吩咐人把早点弄来。“起身出外去了。
  项少龙大喜,跳了起来,第一个目标便是潜入内进,那像个办公的地方,放满了卷宗一类的东西,旁边有道侧门,外边是个大天井,天井后看来是浴堂一类的地方。
  时间无多,他推开侧门,果然是信陵君的寝室,匆匆看了一眼,自然发现不了地道的入口。
  他急步抢前,揭开榻底一看,地道进口赫然入目,奇怪的是有支铜管由地下伸出来,延往榻上,伸了出来,变成一个铜制的龙头,有若床头的别致装饰。
  项少龙立时出了一身冷汗,匆匆回到内厅,这时信陵君刚好回来,笑道:“早点立即奉上,来!让我告诉你我的计划吧!“
  项少龙心中想的却是那枝铜管,分明是通往地道和密室的监听器,里面的声会由铜管传到信陵君床端的龙头去,设计巧妙。幸好昨晚他没有上床睡觉,自己的行动才未曾被他发觉。
  信陵君道:“我会使人假造文书,今天送到大王处,让赵雅和贵属全体返回赵国,只留下你和赵倩两人。赵雅是我邀来的客人,龙阳君也无权反对。“
  项少龙心道:你这只是自说自话,以你的权力,要放走他们只是举手之劳。同时亦由此知道他实际上是半个人都不会放行,只是做戏给自己看。当下诈作大喜道:“那真好极了,不过可否让他们早点走呢?“
  信陵君先脸现难色,才道:“假若这么小的事亦做不到,会教少龙小看我了,好吧!我会安排雅夫人等今午出城,与贵属会合后立即起程,少龙放心好了。“
  项少龙心中暗笑,道:“那赵倩的问题又怎样解决?“
  信陵君道:“我会派人假扮她让你送入宫去,再找隐秘地方把她藏起来,我信陵君向天立誓,无论事情成功与否,我也会把她不损毫发地送回赵国去。“
  项少龙暗叫厉害,那等若他有人质在手,不虞他项少龙不依照吩咐行事,就算失败遭擒,也不敢把他供出来,确是老谋深算之极。
  这时早点送到。
  信陵君看着他吃东西,笑道:“少龙满意这些安排吗?“
  项少龙扮作十分感激道:“非常满意,到时我一定不会有负所托!“
  信陵君像已成功了的开怀大笑,他见项少龙不反对他扣留起赵倩,还以为他完全信任自己,对项少龙亦疑心尽去。
  两人各怀鬼胎时,下人来报,纪嫣然来找项少龙。
  两人同时发怔,纪嫣然竟会上门来找男人,这真是天大奇事。
  信陵君双目射出强烈的嫉忌之色,以干咳掩饰道:“少龙你去见她吧!说不定她看上了你呢!“
  项少龙却是眉头大皱,他今天有无数事等着去做,全是与生死有关的重要大事,无论纪嫣然的吸引力多么大,他亦不可把时间耗在她身上。
  思索间,随着下人来到外宅的客厅里。
  纪嫣然外披一件白毛裘,娴雅恬静站在一个大窗旁,看着外面的园林美景,连一个随从都没有。
  厅内阒无一人,但所有后进的出入口和侧门处都挤满争着来偷看她风采的府卫和婢女下人。可见她的吸引力,便像二十一世纪娱乐圈的超级巨星,幸好这时还未有签名这回事,否则她的玉手必定忙个不了。
  项少龙来到她身后,低声道:“纪小姐!“
  纪嫣然优美地转过身来,朝他甜甜一笑道:“可以腾点空闲时间吗?“
  看到她笑脸如花,项少龙硬不下心肠断然拒绝她,点头道:“若只是一会儿,便没有问题。“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