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终将离别的我们

终将离别的我们

 
  那天单薇薇最后一次去学校,也是她最后一次看见他。
 
  大家都在几天前把自己的东西搬往工作的地方,她还落了点东西,磨磨蹭蹭地去收拾,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住了四年的宿舍现在跟当时刚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四周空荡荡,当初她是第一个来到宿舍的人,没想到,也是最后一个离开宿舍的人。再见了,301舍,她轻轻把门锁上,把钥匙拿给管理员阿姨,跟阿姨道了声再见,很难得地看到平时凶巴巴的阿姨也笑着跟她说再见。她拉着行李箱走向校门口,在通往实验室的那条路上停留了一下,她想着能不能再看他一眼。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十二点多,他应该要出来吃饭了吧。果然,不一会儿就看见他跟他实验室的那群师兄一边讨论一边往饭堂的方向走过去。一行五人,单薇薇一眼就看见他了,个子高高的,瘦瘦的,还有一点点驼背,跟旁边的人一样,背着个黑色的大书包,但就给别人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她朝他的背影挥挥手,再见了,盛清轩。
 
  (一)
 
  遇见盛清轩的那一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只是单薇薇本人就有点惨了。老师刚宣布下课,大家就立马奔向食堂,因为去晚了就没有糖醋排骨了。单薇薇知道自己肯定抢不过那些同学,在教室待了一会才慢悠悠地下楼。还有三四级楼梯的时候,她听到后面有些同学喊,终于下课了,伴随着一阵脚步声,一大群人朝她这边跑下来,在她还有点懵时候,不知道是谁撞了她,她整个人朝地面摔下去。
 
  “嘭!”她与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幸好她用手撑了一下,不是脸先着地。
 
  “啊!”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把单薇薇喊醒了。她刚刚被撞趴到地面上,整个人还是很懵的,脑子一片空白,没有想到要先站起来。那个女生只是叫了一声,旁边围观的人也都是面面相觑,一副看戏的样子,没有人要把她从地面上扶起来的意思。她自己动了动,发现四肢没什么反应,她想,不会就这样残废了吧。忽然有个男生走了过来,
 
  “同学,没事吧。”他一边问她,一边把她扶起来,还贴心地帮她拍了拍膝盖上的灰。
 
  “没事,”她尝试着动了动手臂,低头看了一下地面下有没有血迹,很好,没有。然后她对着围观的人群说,
 
  “没事了,你们都去吃饭吧。”那些人看单薇薇也没什么事,很快就散了。
 
  “谢谢你啊,同学。”那个男生还在旁边扶着她,“那个,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去医务室看看,我好像动不了了”,单薇薇带着点哭腔,泪眼朦胧地看着他。男生反应过来,立马把女生背去医务室。幸好医务室的医生说她是因为身体被撞麻痹了,所以才动不了,休息一会就好。
 
  单薇薇在医务室躺了一下,涣散的思绪慢慢收回,她发现自己能动了,缓缓坐起来。然后她就看见刚刚背她过来的男生从门口进来,手里拿着两盒饭,微微朝他笑着。他背光而来的样子,有点像天使。
 
  “同学,谢谢你啊。”
 
  “没事,你可以叫我的名字,盛清轩。”
 
  “你好,我叫单薇薇。”
 
  同在一栋理科大楼,单薇薇经常能在去饭堂的路上看见盛清轩,慢慢地,两个人熟了起来,遇上了就一起吃饭。后来盛清轩跟单薇薇说,那天他把她扶起来后,看到她很冷静地检查有没有伤口,很冷静地跟围观的同学说她没事,他觉得这个女生挺坚强的,要换别的女生早就哭了,可是没想到,他回头就看见她快要哭的样子。其实单薇薇当时想的是,越少的人知道她出糗的事情越好。
 
  (二)
 
  高二升高三的时候,班级重编的时候,单薇薇跟盛清轩在同一个班。盛清轩是班长兼生物课代表,在编排位置的时候,特意把单薇薇位置放在她附近,就隔着一条过道,要不是学校不允许男生坐在一起,他早就让单薇薇做他同桌了。他们当时已经挺熟了,假期经常能约出去玩,或者出去学习。也经常能因为一道题争论不休,没个结果谁也不理谁,要是谁的观点正确的话,能开心一整天,高中生的快乐是非常简单的。
 
  有一天上生物课,老师出了一题比较难的遗传题,然后在教室里走来走去观察同学们做题情况。在很多同学绞尽脑汁的时候,盛清轩早早的就做完了习题,他看了一眼老师的位置,然后偷偷在课桌里开核桃,把开好的核桃递给隔着过道单薇薇,感觉到单薇薇没接,他有点疑惑,朝她那边看过去,没想到生物老师就站在他旁边。
 
  “课代表做完了?来解答一下。”老师看看他手里的核桃,再看看他本人,班里的同学哈哈大笑,他嘿嘿一笑,摸摸后脑勺,很干脆的站起来,
 
  “是的。”然后很简洁明了的解释了他的答案。
 
  “正确,”老师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坐下,下次别在我的上课吃核桃了,你可是我的课代表啊,要以身作则。”又是一阵哄笑,盛清轩脸有点红,看老师走远了,气急败坏地把剥好的核桃放进正在偷笑的单薇薇的课桌里,剜了她一眼,白眼狼,没接过去还要跟着大家笑话他。
 
  他总是这样,聪明中带点小调皮,让老师又爱又恨。
 
  没过几天,单薇薇的报应就来了。她有点低血糖,在大太阳下上体育课差晕倒,老师让几个女同学扶她去校医室。他溜去校医室看她,嘲笑她身体弱,她拿被子盖住自己的脸,不看他。他嘲笑完之后问她,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伤感文章 关于离别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