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评论 >

奴皇帝崇祯

时间:2021-04-08   作者:朱国印   点击:

奴皇帝崇祯
 
  古今中外的亡国之君中,从没有人能像崇祯一样获得如此多的同情,他的遗民缅怀他,满清入主中原两百余年,他们就打着他的旗号抗争了两百余年,以至连推翻满清统治的辛亥革命,都被当时的人们认为“穿着崇祯皇帝的素”。
 
   尽管他“文采斐然,书法俊逸,挽三石弓,有文武才,恭俭似孝宗,英果类世庙……”他仍然是最可怜的皇帝,因为,他部分地继承了前朝皇帝的优点,而他的帝国却全部地继承了前朝的衰亡弊乱:一、灾害。崇祯时期恰逢千年一遇的“小冰河”自然灾变周期,他在位17年,有13年出现大范围的严重灾害,旱灾、蝗灾、水灾、雹灾、瘟疫不断。二、党争。朝堂之上,“有君而无臣”,大臣忙于党政内讧,只求便己肥家,全不以国事为念,阁臣昏聩无能,被时人讥为“痴床相公”。三、民乱。由于灾害连年,饥民蜂起,陕西河南多地糜烂,国中几无宁土。四、外患。辽东沦丧,后金不时侵扰,已成心腹大患,而此时国库空虚,寅吃卯粮,大明朝危如累卵,无力回天。
 
   即便如此,崇祯仍在可怜地努力着。17年中,他宵衣旰食,励精图治。他不好犬马,不近女色,不喜宴乐,不兴土木,不讲奢华,甚至连历朝历代皇帝上任后的第一件事——修建陵寝都不干,以至于死后只能葬在田贵妃的墓里——皇帝当的甚至不如普通百姓自在,还不算可怜吗?
 
   1644年,李自成的大顺军破城之日,他誓言义不受辱,于煤山自杀。
 
   更可怜的是:他原本不必死,因为他当时还可以有别的选择。
 
   比如迁都,富庶的南方是大明朝的摇篮和后院,他完全可以到那里去安抚人心,整顿武备,然后仿效其祖先朱洪武,再来一次轰轰烈烈的北伐……不论结果如何,至少他可以尝试一下,但是,这个动议刚一提出就被群臣义愤填膺地绞杀,理由是:他们反对像东晋、南宋一样苟且南渡,然后落得偏安一隅,苟延残喘的耻辱结局……
 
   他还可以和谈。因为他的对手李自成,似乎革命意志并不坚决。即便兵临城下了,人家还派俘获的小太监来跟崇祯提条件:割西北一带,封李自成为王,赏银百万两。崇祯就此事征求朝议,大臣们又一次义正辞严地向崇祯表示决心:汉贼不两立,誓不为此城下之盟!
 
   崇祯帝的民主决策没有换来任何积极成果,自尊心极强的他在大臣们平日“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慷慨激昂里把头伸向了圈套之中。
 
   出人意料的,面对已死的“头号战犯”,李自成并没有搞鞭尸一类的胜利者把戏,反倒置酒祭奠,并当众评价崇祯“君非甚暗”。相信李自成对崇祯的感觉是复杂的,几年前,在车厢峡陷入明军重重包围死路一条的李自成向朝廷请降,崇祯皇帝答应了,他其实对李自成有再生之恩。
 
   托尔斯泰说,皇帝是历史的奴隶。而作为奴隶的崇祯,丧失了皇帝让人羡慕的一切——荣耀、富贵、快乐与威权,他有的,只是层出不穷且永无休止的挑战与磨难——他,真是可怜。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