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评论 >

迎接孤独终老的人生

时间:2021-04-01   作者:万斋   点击:

迎接孤独终老的人生

 
  这可能是一个在社会心理上提前衰老的年代。生理预期寿命越长,衰老越提前,漫长的中老年时期与“无助”“无望”“孤独”紧紧纠缠在一起。那些自嘲“步入中年”或自称“老人”的“90后”,便以这样的姿态来告别青春。
 
  这些“90后”觉得自己已疲惫不堪。尽管他们与世界相处才不过短短20余年,依然是花样的年华,就似乎要在叹息中接受人生定型。
 
  岁月如梭,如果他们真的变老会是怎样的?那一天的来临,将怎样延续、检验和拷问我们今天这个时代所面临的生存困境?
 
  我们所处的年代正在兴起并经历着一种叫作“独居”的变革,一个人吃、一个人睡觉、一个人过周末……50年后,独居者会不会孤独终老?
 
  孤独终老的恐惧
 
  最近在豆瓣上加了一个小组——孤寡人士中老年送医收尸互助小组,听起来像孤寡老人的互助组对不对?其实它是一群不到40岁的中青年人聚集的豆瓣小组。单看它的介绍,相信不少人会遏制不住想加入的冲动——父母亲人皆不在?朋友熟人都没有?同性异*爱无能?注定孤老终生?不想去敬老院?快加入中老年送医收尸互助小组!
 
  “送医收尸”只是一个概念,组长也在围观指南里阐明:“组员们都活得很好,不想自杀。组员不存在需要某个人来填补的空虚,没有别人可以填补你内心的空虚。不反人类不反社会,只是不想和不需要的人打交道,不想浪费生命。建组初衷是过自己独立的一生,最终不麻烦任何人地老、病、死。”
 
  独居的青年们依赖网络抱团,他们践行着独立自主的生活方式,但害怕无法给自己一个体面的结尾。自嘲之余,这个小组莫名地给人一种安慰,看,还有那么多人跟我一样孤独,老了也有照应,怕什么。
 
  独居时代
 
  不知你有没有发现,近一个多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人主动或被动地选择放弃家庭群居,加入独居大军。据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克里南伯格统计,在美国,差不多7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选择独居。同时,独居成为第二稳定的生活形态,仅次于夫妻与孩子组建的核心家庭。独居比例最高的国家是北欧的高福利国家——瑞典、挪威、芬兰、丹麦,几乎有40%的人是独居者。亚洲独居率最高的是日本,独居人口增长最快的国家是中国、巴西和印度。
 
  单身社会,正成为一次空前强大、不可避免的社会变革。
 
  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家庭是最小的经济生产单位。我们可以用进化生物学的理论来理解,以家庭形式群居的个体在获得生存资料、繁衍后代上占据更大的优势,久而久之,通过自然选择,人类更倾向于建立群居式的亲密社交关系。
 
  但随着城市的发展,个人收入增加,服务业迅速发展,家庭的部分职能,如做饭、洗衣、娱乐都有专门的行业提供,个人不必再束缚于家庭形式当中,独自一人也能够处理好自己的生活。
 
  但独居仍然要面对“文化”这一强敌。无论是古老的智慧还是流行的“鸡汤”都认为人不能离群索居。“孤僻”是一种难愈的心理病征,“孤立”则是一种严苛的惩罚。法学家威廉·佩利认为,“孤立隔离”能提高惩罚的威慑力,进而制止犯罪。独居是为了贪图一人之快,不想承担家庭的责任。
 
  不过,在独居还未流行的年代,已经有人在倡导离开人群,过自给自足的生活。1845年,梭罗开始了在瓦尔登湖边小木屋的独居生活,每天他都在思考是否需要和他人毗邻来维持好的生活,然而自然所给予他的一切让他发觉,人类邻里间虚无的益处并不重要。
 
  我就像住在大草原上一样遗世独立,我拥有属于自己的太阳、月亮和星辰。
 
  ——梭罗《瓦尔登湖》
 
  这句话更多地表达了梭罗的内心感受而不是他真实的生活状态。梭罗所谓的独居并不是純粹的遗世独立,如果有需要,他可以很便捷地步行到附近的村镇和朋友家人聊天,他的独居更倾向于心灵的独立,划定好社交范围,维护属于自己的空间。
 
  今天的中国似乎呈现出多元价值碰撞的局面。一方面有人认可独居的价值,遵循独立自主的生活准则。另一方面,每个独居的人背后总有为他担心的家人和朋友——不成家生活多孤单,不成家老了谁养你,不成家病了谁照顾你,不成家自己一个人在家晕倒该怎么办?
 
  然而关键在于,这些问题是成家就可以解决的吗?
 
  独居不等于孤独
 
  抨击独居最强有力的理由是,独自一人将会导致孤独感。可独自一人并不等于孤独。有人虽然独居,但是能保持良好的社交关系;有人虽然和家人团聚,彼此之间互不交流,反倒更加孤独。对于后一种情况,分开居住可能是缓解紧张关系的方法之一。
 
  再者,有时最难克服的孤独感来自自我价值感的丧失。他人与自己的联系紧密不紧密变得毫无意义,只要知道自己为何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内心的充盈会让人发觉什么才是最强大的陪伴。
 
  反对独居的第二个理由,通常也是最令人信服的理由,就是对孤独终老的恐惧。
 
  目前,中国的养老仍然依赖家庭,社会养老体制尚未健全,“养儿防老”依然是许多人成家的理由。但现实往往不如人们所愿——夫妻二人总有一人要先一步离世,子女常常为了更好的发展无法常伴父母左右,一旦子女成家,建立三世同堂的稳定家庭难度相当大,祖辈为了不麻烦后辈也只能住进养老院。所以,成家也不是解决孤独终老难题的万全之策。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