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一生只在一句话

时间:2021-03-03   作者:张纯汉   点击:

一生只在一句话

 
  那年我刚上初一,正赶上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在一节语文课上,老师叫我们学写诗,我“搜”遍了脑袋,也想不出一个好题材。突然,学校附近的喇叭里传来了从人造卫星上发回的《东方红》乐曲,我灵机一动,以此为题,写了一首题为“红色卫星飞上天”的打油诗交给老师。
 
  老师看完,很神秘地对我笑笑说:“你的诗写得不错,是从哪里抄来的?”我红着脸马上解释道:“不是抄来的,是我自己写出来的!”
 
  也许是我爱脸红的毛病,使老师对我愈加产生了怀疑,他用不信任的眼光看着我,并对我说:“没抄,至少也是从哪里照过样!”
 
  没有解释的余地了,我从心底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委屈,并发誓:以后再不写诗!
 
  同样的事还有一件,这件事外人是难以觉察的,而当时自己的心灵却受到了强烈的震动。
 
  大概是上初二的时候,平时对我称赞有加的语文老师要进修去了。临别时,师生们依依不舍,老师几乎是含着泪对我们激动地说:“到了学校,我会给大家来信的。”
 
  10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老师的信终于来了。
 
  老师在信的开头一个个写着同学们的名字。读信的老师在讲台上也一个个地读着,同学们则在台下鸦雀无声地倾听着。我不知道别的同学当时的心理,反正我最大的希望是能够听到自己的名字。然而,我彻底失望了。那种失落感对一个纯真少年来说,无疑是当头的一盆冷水。是自己的家境太穷了?自己哪里得罪老师了?或者说自己在老师的心目中没有位置?当然,伴随着怀疑的还有自卑感和被欺骗感。
 
  我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对这两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后来,我在一本书上看到了这样一件事,和自己少年时代发生的那两件事联系起来一想,顿时对人生有了一种深深的感悟。
 
  书上说,罗杰?罗尔斯是美国某州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州长。他出生在纽约声名狼藉的大沙头贫民窟,这里环境肮脏,充满暴力。在这儿出生的孩子,从小耳濡目染,逃学、打架、偷窃,甚至吸毒,长大后很少有人从事体面的职业。罗杰?罗尔斯是个例外,他不仅考上了大学,还成了州长。在就职的记者招待会上,一位记者向他提问:“是什么把你推向州长位置的?”罗尔斯谈到了他上小学时的校长—皮尔?保罗。
 
  1961年,皮尔?保罗被聘为诺必塔小学的董事兼校长。他走进这所小学的时候,发现这儿的穷孩子不与老师合作,旷课、斗殴,甚至砸烂教室的黑板。皮尔?保罗想了很多办法来引导他们,可是没有一个是奏效的。后来他发现这些孩子都很迷信,于是在他上课的时候就多了一项内容—给学生看手相。罗尔斯从窗台上跳下来,伸着小手走向讲台时,皮尔?保罗说:“我一看你修长的小拇指就知道,将来你准是纽约州的州长。”罗尔斯大吃一惊,因为长这么大,只有他奶奶让他振奋过一次,说他可以成为五吨重的小船的船长。这一次,皮尔?保罗先生竟说他可以成为纽约州的州长,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他记下了这句话,并且相信了。
 
  从那天起,“纽约州州长”就像一面旗帜,罗尔斯的衣服不再沾满泥土,说话时也不再夹杂污言秽语,他开始挺直腰杆走路。在以后的40多年间,他没有一天不按州长的身份要求自己。
 
  51岁那年,他终于成了州长。
 
  一生只在一句话。千万不要吝啬一句话,也许就是这句话,便能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作品集关于人生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