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在人间(第十三章)(2)

时间:2021-01-08   作者:高尔基   点击:



    "古版的得几千卢布,你知道……"

    "知道。"

    乡下人润着指头,翻翻书页。他所碰到的地方,都留下了黑色的指樱掌柜厌恶地盯着他的脑盖说:"圣书都是古的,上帝没有改变他的话……""这个,我知道,上帝没有改变,是尼康改变的。"

    说着那顾客合上书,默默地走出去了。

    有时这种山里人同掌柜争论起来。我很清楚,他们对于圣书比掌柜要熟悉得多。

    "泥坑里的异教徒,"掌柜埋怨着。

    我也看见过乡下人对于新版的书虽不中意,但看的时候还是带着敬意,小心翼翼地触着它,好象这本书会变成一只鸟儿从他手里飞走一样。看见这情形心里挺舒服,因为我也觉得书是一种奇迹,那里边藏着作者的灵魂,打开书把这个灵魂解放出来,它就会神秘地同我交谈。

    有些老头儿和老婆子常常拿尼康时代以前的旧版书或者旧抄本来卖。抄本是伊尔吉兹河和克尔热涅茨河地区隐世的旧派女教徒们恭楷抄写的。有时拿来没有经过德米特里·罗斯托夫斯基修改的日课经文月书的抄本,旧的圣像,十字架,北部沿海地区制做的涂珐瑍的折叠式铜版圣像,或是莫斯科公爵送给酒楼老板的银匙。他们向四边望望,悄悄从衣服底下拿出这些东西来。

    我们的掌柜跟隔壁的老板对于这种卖主非常注意,拚命互相争夺。花几卢布和几十卢布收买下来的古董,拿到市集上去,就可以用几百卢布的价钱卖给有钱的旧教徒。

    掌柜教我:

    "好好儿留意这些森林里来的怪家伙,魔术师,把眼睛睁开点,他们是财神爷呀。"

    这种卖主来到时,掌柜就差我去请博学的彼得·瓦西里伊奇,他是古本、圣像及其他一切古董的鉴定家。

    鉴定家是高个子老头儿,跟义人瓦西里一样留着长胡子,有一对聪明的眼睛,一张蔼然可亲的脸。他一只脚割去过一块蹠骨,因此一手拿一根很长的拐棍,走路一瘸一瘸。不管冬夏,都穿一件道袍似的薄外衣,戴一顶锅子似的怪样的丝绒帽子;很精神,腰板挺直,走进铺子时垂肩屈背地轻声呵哈着。常常两个指头一个劲儿地画十字,喃喃地念祷告文和赞美诗。这种虔诚的样子和龙钟的老态,马上使卖主信服这位鉴定人。

    "你们有什么事?"老头问道。

    "有人拿了这个圣像来卖,说是斯特罗甘诺夫斯克的……""什么?"

    "斯特罗甘诺夫斯克的。"

    "碍…耳朵聋啦。上帝塞住了我一只耳朵,叫我不去听那些尼康派的鬼话……"他摘掉帽子,把圣像平拿、直拿、横拿、竖拿地瞧看,然后眯着眼睛看着板缝的衔口嘟哝道:"这些该死的尼康派,他们知道我们爱古雅的东西,就造出各色各样假货,这全是恶魔的玩意儿。现在连假圣像都造得这么精巧了,嗨,真精巧。粗心一看,总当是斯特罗甘诺夫斯克的东西,乌思丘日纳的东西,或者就是苏士达尔的东西。可是用心一看,原来是假货。"

    要是他说"假货",那便是值钱的珍品。他又用种种黑话告诉掌柜,这个圣像或是这本书可以出多少钱。据我所知:"伤心和悲哀"是十个卢布,"尼康老虎"是二十五卢布。看见那种欺骗卖主的样子,我觉得害羞,但鉴定家这种巧妙的把戏,看着也很有趣。

    "这些尼康老虎的黑心的徒子徒孙,什么都做得出来,他们有魔鬼指导。看这漆地,简直是真货。衣服也是出于同手的,但是,瞧这脸,笔致已经不同,完全不同了。象西蒙·乌沙科夫这种古代的名家,他虽然是异教徒,可是从他手里出来的圣像,都是一手画出的,衣服、面部,连火印都是亲手烫,底漆都是亲手漆的。可是现时这种不信神的家伙,却办不到。从前画圣像是一种神圣的工作,但现在已不过是一种手艺,是这样,信上帝的人们埃"最后他把圣像轻轻放在柜台上,戴上帽子说:"罪过。罪过。"

    这就是说,收买吧。

    卖主听了他这象长河流水一样的甜言后,钦佩老人的博学,恭敬地问:"老公公,这圣像怎么样?"

    "这圣像是尼康派手里出来的。"

    "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公公、太公都拜这圣像的……""可是尼康还是你太公以前的人呀。"

    老头儿把圣像递到卖主眼前,用严峻的调子说:"你瞧,这副笑眯眯的脸,这难道是圣像?这是画像,是不在行的手艺,尼康派的玩意。这种东西,没有精神。我干吗说谎呀?我一辈子为正理受苦,活到这把年岁了,马上就要到上帝膝下去,我去违背良心?。犯不上。"

    他装做因为人家疑心自己的眼力而受了委屈的样子,走出铺子站到外廊上,那情形,好象这位龙钟老人马上就会死了。掌柜出几卢布买了圣像,卖主便向彼得·瓦西里伊奇深深行礼,离去了。我被差到吃食店去泡茶,回来的时候,鉴定家已变成一个有精神而且快活的人,他恋恋地望着收买物,教导掌柜:"你瞧,这圣像多么庄严,笔致多么工细,充满尊严的神气,一点没有烟火气……""是谁画的?"掌柜满脸高兴,蹦蹦跳跳地问。

    "你想知道这个还早了点。"

    "识货的人能出多少?"

    "这个说不定,我拿去给谁瞧瞧看……""哎呀,彼得·瓦西里伊奇。……""要是卖掉了,你拿五十卢布,其余归我。"

    "啊喹…"

    "你别啊唷吧……"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