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挤破水晶鞋

时间:2020-12-26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你好,旧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挤破水晶鞋

    余周周蹑手蹑脚走到辛美香的位置上,把手中的那本《十七岁不哭》轻轻塞进她的书桌里面。
    辛美香的书桌很乱,里面不知道究竟塞了多少东西。余周周不经意一碰就噼里啪啦掉下来一堆杂志和练习册。她吓了一跳,连忙蹲下来手忙脚乱地往起收,却看到了五颜六色的封面,不由得停了下来。
    美少女战士的水晶贴纸,还有《还珠格格》的不干胶。
    余周周愣住了,这种花花绿绿粗制滥造的小玩意儿是很多女孩子格外喜欢的,可是“很多女孩子”里面似乎不包括辛美香这样的女生。
    人在做亏心事的时候感官总是格外敏锐。余周周突然听见背后细微的响动,猛地转头,就看见辛美香黑黄的面庞,眼睛直勾勾的,毫无神采,像一只悄然而至的幽灵。
    余周周吓得魂都飞出来了。
    “我……”她咽了口口水。
    体育课,解散之后她一路小跑回到班级,想趁着屋子里面没有人的时候把那本小说塞还到辛美香的书桌里面,神不知鬼不觉。
    之前是不知所措,后来想要还书的时候,她自己也鬼使神差地翻开了第一页,一直看到昨天晚上才看完,终于下定决心今天物归原主。
    然后被现场捉赃。
    “我不是偷东西……”我是还书。但是如果说出来了,那么就一定会让对方难堪,这些偷偷摸摸的努力就等于都白费了。
    辛美香又变成了石像,就仿佛英语课上那一截错位的铁轨,表情中看不出愠怒,却让人心惊胆战。
    余周周狠狠心,低头从书桌里面把《十七岁不哭》又使劲儿拽了出来,各种杂物再次哗啦啦掉了一地。
    “我是还书的,”她甚至用挂历纸给那本书包上了白书皮,“你记得这本书吗?”
    辛美香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松动,她动动唇,伸手接过那本书。
    “好看吗?”
    “什么?”还在绞尽脑汁编造“捡书”理由的余周周愣了愣,“你说什么?”
    “你看了吗?好看吗?”
    辛美香的身上有一种诡异的执着,余周周张口结舌了一会儿终于恢复正常。
    “好看,”她笑着点头,“特别好看。其实这个还有电视剧的,我跟我妈妈说了,她给我买了VCD呢!你看过吗?”
    辛美香摇摇头,“书我还没看完呢。简宁和杨宇凌在一起了没?”
    余周周咬着嘴唇,有点脸红,低下头说,“没。没有。他们……他们为了好好学习,所以……”抬眼看到辛美香的神情有些落寞,赶紧补上一句,“不过,以后有可能,我觉得他们有可能——我保证!”
    说完了自己都有点想笑,她保证有什么用?
    两个人面面相觑,余周周想了想,轻声问,“你喜欢简宁吗?”
    那个谨慎自持,聪明勤奋,温文尔雅的白衣少年。
    辛美香一下子脸红了,也不回答她的问题,转身就走出了教室后门,把余周周自己一个人扔在了教室里。
    余周周低头轻轻摩挲着书皮,恋恋不舍地把书再一次塞进了辛美香的书桌。
    如果刚才辛美香能回答一句“喜欢”,那么她会立刻接上一句,“恩,我也是。”
    余周周站在自己初中的开端,踮脚张望着遥远的高中。十七岁看起来如此美好,那里会有一个清俊优秀的白衣少年,会有真挚的友情,洒脱的生活,甚至是那种不得不割舍的朦胧爱情和为考试叫苦不迭的烦恼,在她看来都值得羡慕。
    而且那个学校也叫振华。
    书里的振华有虚构的简宁,这里的振华有曾经的陈桉——
    余周周的初中生活顺利得难以想象。张敏对她的优待让她的数学恐惧症一点点痊愈——她竟然对在黑板前顺利解出计算题的余周周说,你真聪明。
    语言方面的天赋也帮助她在语文和英语两门科目中得到了老师的青睐。
    而真正把她推向最高点的,是期中考试。
    她准备了好久好久的期中考试,最终结果是全班第一,全学年第二名。
    每一科出成绩前都会有同学跑到老师办公室去打探,余周周是最心焦的那一个,偏偏要装作很不在乎,把自己强行钉在座位上,目不斜视,假装听不见自己响得仿佛咚咚战鼓般的心跳。
    他们祝贺她,余周周,你真厉害。
    余周周扯起一个僵硬的笑容,微红了脸庞,一点都不淡定地说,“胡说,谁说我厉害……我一点都不厉害……”
    然后大家继续起哄,佐证是成绩和排名,然后她更僵硬地推辞,然后大家再起哄……
    余周周第一次不排斥被一群不熟悉的同学围在中间起哄,他们的嬉闹声听起来这样甜蜜,她突然觉得他们每个人都长得很好看。
    “陈桉,我知道我应该戒骄戒躁,这只是第一次考试,以后还会有很多次考试,我一定不会得意忘形的,我的路还长着呢!”
    笔尖停驻在纸上,她不再摆出一副谦虚得不得了的表情,傻笑起来,摸摸鼻子,又加上一句。
    “不过……现在让我得意一下吧!”
    “我好开心。”
    陈桉的确一直没有回信过。余周周早已经不再抱希望,第一封信寄出去之后,她的确还是象征性地等待了一周,略微失落之后就放开了手脚,信纸也不再专门选择,随手撕一张演算纸都可以写信。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