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看上去很美(第四章)(2)

时间:2020-11-14   作者:王朔   点击:



  方枪枪博采保育院所有女孩的特点。一些男孩长得不错,他也大胆取其局部为其所用。还有一些无人具备,他又坚持要有的特点,譬如气质、风度,他就自作主张,想当然了。

  他认为自己应该显得傲。

  我长得这么好,全保育院也找不出第二个,不能太平易近人了。咱们这些个小孩,德智体都没开始发展,天真烂漫,比不了学识又谈不上什么思想品德,长得全乎,不傻不黏,就是一个人全部优点了——谁也不能管我叫“花瓶”。

  老院长有一次看见方枪枪在花坛摘花儿,掐了朵月季凑在鼻前使劲嗅,眼睛瞟来瞟去。见人注意便做出深为花香陶醉状,劲儿劲儿地掉头走开。那步态也特别,像是经过设计,踩高跷似地平地走出一股蹬梯子的味儿。

  于是指着问:这个……男孩还是女孩,怎么这么恶心?

  还有一次,大家玩完回屋,都急着上厕所。李阿姨也急。她放进女孩子,把男孩子挡在外面,自己也进去,还插上门。刚蹲不,发现方枪枪蹲在旁边,心头大怒,又不便声张。方枪枪装模作样撤完尿走了,大敞着门。李阿姨吃了今苍蝇似的别提心里多熬糟,一下午嘴里都在嘟嚷:真她她流氓真他她流氓。小唐听见问:流谁啦?

  李阿姨嘴一下闭得像刀片那么薄,倔强的模样仿佛告诉小唐:打死我也不说。

  方枪枪不三不四的样子和特立独行的架势在保育院遭到集体的孤立。男孩们当他是个怪物、叛徒,给他起了个外号:假媳妇儿——我认为这是鹦鹉学的阿姨舌。

  阿姨看不到,还把他堵在墙角揍,按在地上吃土。美丽整洁的方枪枪经常弄得蓬头垢首,一副残花败柳的样子。心中愈发觉得男孩粗野,发狠不与他们为伍。他也做得挺没意思的。也想给自己找几个宫女,眼睛一遍遍往女孩子高的那一堆儿里乜斜。

  心细自己是冒牌货,还是抖着胆子往人家跟前凑,凑了几天插进去,恬着脸问人家:你们玩什么呢?女孩们晃着怀里缺胳膊少腿的布娃娃不吭气,谁也不看他一眼。

  带我玩吧,我给你们当做饭的。

  杨丹先翻了他一个白眼,其他女孩一个挨一个接力朝他翻。陈北燕翻得比谁都大,半天不见黑眼珠落回槽儿。

  中午午睡,他掐陈北燕胳膊上最嫩的肉:为什么不带我玩?

  陈北燕疼得嘤嘤哭。

  方枪枪咬牙切齿小声说:以后不许你跟别人玩,只许跟我玩。

  唐阿姨巡视过来,他连忙缩回手,盖好毛巾被装睡。他听到唐阿姨问陈北燕哭什么,陈北燕不敢说,挨了“糖包”一通训斥。

  下午,方枪枪走到哪儿,陈北燕跟到哪儿。女孩子们叫她,她看着方枪枪脚下不敢挪步。杨丹搂着脖子把她带走,没过多一会儿,她又自个乖乖回来了。

  方枪枪很高兴,尽量善待她,拔了一些草,做成一束花的样子,让她手里拿着。

  他让她坐上转椅,推得她飞转,自己退开一步,挥手向她告别:再见!到了就来信。

  方枪枪还把陈北燕搀进秋千筐坐下,自己当大力士送人家上半空。

  下来问人家跟我玩好玩吗?陈北燕不点头也不摇头,方枪枪给了她一耳光,接着手指她问:你哭?

  陈北燕也就没哭出来。

  方枪枪想自己还要耐心点,多给她一点参与感。于是拉起她手喜气洋洋地建议:咱们玩打仗吧。

  方枪枪在前边假装八路军跑,陈北燕在后边假装中央军追,方枪枪边跑边射击,还扔手榴弹,严格按照军事要领,爆炸时趴下,打枪时隐蔽。陈北燕简单,敢死队一样往上冲,枪拿的也是无声手枪,光放不响。女兵就是不会打仗。方枪枪对她讲,你这样不行,真在战斗中很快就会中弹。他教了她几种简单的步兵动作,怎么卧倒,怎么匍匐前进,让她原地练了几遍。不标准,再来。陈北燕趴在地上哭了。方枪枪不为其所动,冷酷地命令她继续。直到无可救药才叫她起来。再三呆嘱她:枪一定要响,人一定要经常趴下,否则这仗没法打。然后雄赳赳跑开几步宣布重新开战。

  这次他当美国兵,陈北燕当志愿军;他巡逻,陈北燕打他的埋伏。

  方枪枪战斗得累了,跑到一堆沙子上笔直倒下,对赶上来。不知再往下应该怎么办的陈北燕说;假装我牺牲了,假装你把我埋起来。

  陈北燕跪在沙堆上,第一把沙子就扬在方枪枪脸上。

  方枪枪迷了眼,揉着眼睛坐起来,没发火,兴致勃勃换了个花样。假装我负伤了,假装你抢救我,假装把我运医院去。向她告别:再见!到了就来信。

  方枪枪还把陈北燕搀进秋千筐坐下,自己当大力士送人家上半空。

  下来问人家跟我玩好玩吗?陈北燕不点头也不摇头,方枪枪给了她一耳光,接着手指她问:你哭?

  陈北燕也就没哭出来。

  方枪枪想自己还要耐心点,多给她一点参与感。于是拉起她手喜气洋洋地建议:咱们玩打仗吧。

  方枪枪在前边假装八路军跑,陈北燕在后边假装中央军追,方枪枪边跑边射击,还扔手榴弹,严格按照军事要领,爆炸时趴下,打枪时隐蔽。陈北燕简单,敢死队一样往上冲,枪拿的也是无声手枪,光放不响。女兵就是不会打仗。方枪枪对她讲,你这样不行,真在战斗中很快就会中弹。他教了她几种简单的步兵动作,怎么卧倒,怎么匍匐前进,让她原地练了几遍。不标准,再来。陈北燕趴在地上哭了。方枪枪不为其所动,冷酷地命令她继续。直到无可救药才叫她起来。再三呆嘱她:枪一定要响,人一定要经常趴下,否则这仗没法打。然后雄赳赳跑开几步宣布重新开战。

  这次他当美国兵,陈北燕当志愿军;他巡逻,陈北燕打他的埋伏。

  方枪枪战斗得累了,跑到一堆沙子上笔直倒下,对赶上来。不知再往下应该怎么办的陈北燕说;假装我牺牲了,假装你把我埋起来。

  陈北燕跪在沙堆上,第一把沙子就扬在方枪枪脸上。

  方枪枪迷了眼,揉着眼睛坐起来,没发火,兴致勃勃换了个花样。假装我负伤了,假装你抢救我,假装把我运医院去。

  陈北燕用尽全身力气才把方枪枪从地下架起来。方枪枪在她搀扶下非常得意地一瘸一拐穿过院子,时而吊在她身上短暂昏迷片刻。张燕生一帮男孩大声给他们起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