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小说 >

匪夷所思的事情

时间:2021-05-12   作者:老家阁楼   点击:

匪夷所思的事情
 
  
 
1
  只要你仍然活着,永远不要怀疑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个观点连我妈都深信不疑,原因是她生的身高一米五八、体重四十八公斤的儿子,居然在某一天带回来一个身高一米六八,体重七十八公斤的女朋友。老太太的意见是,模样虽然好生养,可惜生在了计划生育的时代。其实我看出来了,我妈担心以后小俩口打架她儿子总吃亏。
 
  幸好,英英虽然又胖又笨,但只是笨拙的笨,不是愚笨的笨。最近嚷着减肥,屡败屡战,我都看不下去了,她说,我是减给你妈看的。
 
  后来我就不管她了,三天两头也没怎么见面,反正我也常常要赶稿子,熬通宵啃面包,发誓赚个房子首期就结婚。我爸放话了,首期五十万,他出四十八万,剩下的你看着办。
 
  又熬通宵啃面包努力了半年,事情还没眉目,有一天,英英突然出现在前面,巨大的身影笼罩着我和书桌。她告诉我一件莫名其妙的事,她有个伯父,那天上她家串门,看到一张我们的合影,对我大感兴趣,追问的方式是“他叫什么名字?你们交往多久了?最近三个月是不是每天见面?前两个月你保证每周都有见到他本人?他身高体重多少?什么职业?”
 
  最后是“我要见这个人。”
 
  “你伯父要见我?”
 
  “是的。”
 
  “为什么?”
 
  “见了就知道呗,你怕什么啊,你反正都长这样了,见谁不是见啊。”
 
  “那,他是干什么的?”
 
  “监狱长。”
 
2
  忐忑了一天,他伯父就上门来了,安排的见面形式非常不正式。伯父大人开了部警车,把我拉到一个没有人的球场,他先下了车,我只好讪讪地跟了下来,这过程谁也没说话。
 
  “你是作家?”伯父开口了,他比我高了好几个头,头发又花白,伫立旷野月下,晚风拂起几缕银丝,颇有海外游子老来还乡的意境。
 
  我站在他身后,犹豫又不失立场地回答:“作者,还没成家。”
 
  伯父扭过头来盯着我,在打量着我:“嗯,你也就适合当个作家。”
 
  我听明白了,老混蛋的意思是,没力气的男人只能混笔杆子忽悠糊口了。
 
  “你叫无山?”
 
  “笔名,真名叫李富贵。”长辈前面我还得老实巴交点。
 
  “为什么起这名字?”
 
  我怎么能告诉你是因为考虑到笔划少,以后获了诺贝尔奖天天签名不累呢?“是因为仁者乐山,我自问不是仁者,所以无山。”
 
  “好,年轻人有想法,能谦虚,是好的。”
 
  “谢谢。”
 
  “给你看个东西吧。”伯父从怀里掏出一张大纸。
 
  妈啊,是个监狱服刑人员档案,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左上角的照片,居然……是我的照片。
 
  “这是怎么、怎么回事?”我第一反应里没有感受到幽默感嘛。
 
  “看仔细点。”
 
  我借着月光,再端详起来,哦,那不是我,是一个叫陈友军的家伙,与我同年,啊,还同身高,晕倒,还同体重……刑期是死缓。
 
  “伯父,这人,我不认识啊……”我差点想说,我会回去质询我爸的,隐约听父母吵架时也得知我爸年轻的确荒唐过,但不会这么荒唐吧,我还有个兄弟?
 
  “呵呵,小山啊,你想多了,这人和你没有关系,不过,他给了我大麻烦,我想得到你的帮助。”
 
  我看见月亮在浮云中穿梭隐现,谁会去关注其实是云在月亮面前招摇过市呢?
 
  听完伯父的细述,以我的智商,在过程中就明白了。这个陈友军在监狱里神话般蒸发了,无影无踪,不留下任何痕迹,最准确的形容是,他如同化身为蚊子,飞走了。
 
  “监狱方没有声张,派出了人手秘密追缉抓捕,一个月过去了,毫无音讯。这事情非常奇怪,我们监狱在大山嶂里,进出只有一条路,如果徒步离开,至少要三天,并且路上也不可能不留下任何足迹。”
 
  我分析:“伯父,我认为他不可能走进出的路,一定是钻进了树林。”
 
  “我们也想过,但方圆五公里搜索来看,根本没有人出入过。”
 
  我继续分析:“首先他是不可能熟悉地形的,因此搞不好摔死了,或者找到河流想漂下去淹死了。”
 
  “没有河流,摔死的话,总会有尸体,没死也会有血迹吧,但我们都没有找到。”
 
  “哦,那么伯父,我也帮不了你了,我主要写言情小说,推理方面不是我专长,但我可以推荐一些悬疑作家给你认识,黑猫社你听过吗?里面有十个作者……”
作品集老家阁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