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爱情独负有情人

    “ 我想你。”她万般惆怅地打出这三个字,又万般惆怅一字字删去,在心里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提醒自己不要犯贱。
    窗外秋雨淅淅沥沥,在她原本沉重的心情里又染上一层灰暗,看到手机里微信的新消息,这是她等待两个小时,反复锁屏开屏才等到的,这两个小时里,她连听情歌都不专心。
    两个小时后,对方回了一个哦字,不知道他在忙所以没时间回复,还是心不在焉,根本不重视她重视的聊天。
    她有些后悔了,觉得对方肯定在鄙视她,于是她再回了一个新动态,说她正在参加聚会,有时间再聊。
    然而,对方的一声再见是她看完一部电影后才回的。
    其实人有时候就这么犯贱,明明知道自己在对方心里没有位置,却甘愿让自己变成一个冷笑话,她拼尽全力想让他笑一笑,有一瞥是在她这里,然而冷笑话终究是冷笑话,听了过后没人会在意。
    犯贱过后,她会本能愤怒,觉得自己很不争气,都已经说好不再打扰他,以后生活各不相关。但是思念是有一个周期的,每每承诺向自己承诺不打扰后,过了一段时间,总会不自觉想起那个人,思念如洪水野兽侵占她的领地。
    那时她就会迫切想知道他近日的状况,想告诉她关于她那些不相干的精彩生活。于是她开始疯狂去寻找他的动态,比如滑动自己的朋友圈,就连他为别人点赞都不放过,再比如进入朋友的空间,希望能看见他的足迹。
    搜寻完足迹后,她开放了朋友圈,QQ空间,只要他能看到的地方都开放,找到近日拍下的风景,美食,自己,朋友,“杜撰”出一句句精彩的话发上去,然后捧着手机看点赞与评论,她认为如此精彩的生活,多多少少会吸引他的注意。
    可是,她多多少少高估了自己的地位,因为全世界给她点赞,唯独少了他。每当这时候,活跃在朋友圈的他就像断网一般,没有点赞,没有评论,甚至浏览痕迹都没有。
    澎湃等待过后,她哼笑一声,嘲讽自己下贱。
    其实,这是癌症,痛苦,思念反反复复,想要治好,便是遇到吸住她灵魂的风景。
    然而,她拒绝进入所有的风景,甚至看也不看,许久以来,她只看他,看他笑,看他分享的生活。
    逐渐地,她渐渐失去了自我,所有情绪被他控制,就连身价也被他一贬再贬,最后连问声好都没有勇气,鼓起勇气问好,无论他回复还是不回复,都是在贬低她。
    有人问她,他给了她什么好的。她很认真地想了一会,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曾经心动的时刻是为什么,于是接下来的几天她还在回忆,听完一首情歌后,她才明白原来只是习惯了。
    他们未必适合在一起,因为他们的性格相符,在一起肯定很无聊,弄到最后,连熟悉的陌生人都当不了。
    习惯追随他的这些年,她懂得了爱可以变成习惯,也懂得无论活得如何精彩,别人如何看得起她,在他那里也只是,她不就是那个做了什么,时而和他聊天的普通朋友,顶多聊起她时,点头认同她的精彩人生,却不想提及她对他的情深。
     可是,她的人生未必精彩,她只不过坚持做了一件事,只不过做了异于常人的选择,只不过与一个人情深缘浅。
    暗恋是一场黑白与彩色相互交替的旅程,她时而陷入黑白的世界里,因为被他冷落,时而飘进彩色的梦幻王国,因为他有时会不经意说出一句关心她的话,不过不经意在她这里也会飘溢出刻意的香气。
    牛顿发现万有引力,他说万万物物都有引力,就连一只蚂蚁与一个人都有引力,只是引力太小,从而才不会导致两个物体相撞。
    所以,她曾经研究过她与他之间的引力,研究了很久,她得出最终的答案,如果说她与一只蚂蚁的引力是0.0000001,那么她与他的引力……得用两种表达法,她对他的引力是0.……1,之所以还有1是因为他认识她而已,而他对她的引力是一场蝶恋花,无论飞向哪里,她的心里都有他,想着他的色彩,贪婪着他的香气。
    无数次,她都说要放弃,可是该怎样放下习惯才能弃掉心中引以为豪的固执,她挣扎过,纠结过,每一次都不成功,她还是会有意无意与他联络。
    每次坚持几天的放弃犹如一场恶战,每一次缴械投降还带走一点自尊,在他那她已经卑微成了全世界最贫穷的人,而他依旧接受她的问候,漠视她的坚持与放弃,把这一场被爱当作茶余饭后的小插曲,解解闷。
    他不懂女人的心,于是不自觉握上无形的刀,每个举止,每句话都会伤到她,糟糕的是,他从来听不见她心碎的声音,不在意手里的到血淋林的样子。
    一日又一日,她爱到变态,就算他怎样伤害,她都一笑置之,一点也不在意,始终相信皇天不负有心人的至理名言,然而她不知道有心独被爱情负。
    直到有一日,他遇见喜欢的人,觉得她恶心了,为了让她离开,他莫名承认错误,说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不应该容忍,不拒绝她的关心与温柔。
    可是,这真的是他的错吗?还是说,是她的错?到底是谁的错,谁也说不清,这是一场没有主犯的犯罪。
    努力来努力去,她成为了恶心的代言人,看着屏幕上他发来一行行绝情的话,热泪夺眶而出,就算痛到咬自己的手指,她也还是发出微笑的表情,想让他知道,没有他,她也可以很好,这是她还存有一点的小骄傲。但是她无论怎样极力说她如何过得好,都是可怜的残疾人。
    其实,他不必那么绝情,只要说一声再见,她可以忍住不找他。许久以来,她都明白,他每次的回复,每次的关心,不是在关心她,而是关心自己孤独的内心,他想用假象填充空虚的内心,说来说去,她是一个填充物。
    与他断交的那晚,她自己坐公交车到终点站,又自己走了回去,那一段长长的路,她除了听见秋风吹过,也听见自己的心跳,那时她也才明白,心跳是属于自己的,她可以自己拾起自己的自尊心与小骄傲。
    于是第二天,她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说说:从此你的幸福与我的安生毫不相关。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锦家三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