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街亭

第25页

更新时间:2022-07-13   本书阅读量:

  “不要惊慌,保护费将军!!”

  如梦初醒的卫兵们纷纷拿起武器,朝费褘和郭循二人扑过去。他们惊讶地发现,有四名姜维将军的亲兵比他们的速度还要快,他们手持大刀已经将郭循围了起来。

  郭循平静地转过脸去,望了望贵宾席的姜维,点了点头。姜维面无表qíng地做了个手势,四名亲兵立刻大吼一声:“为费将军报仇,不要放过刺客!”手起刀落,将毫不反抗的郭循砍翻在地,剁成ròu泥。

  没人知道郭循那个时候究竟想的是什么,除了姜维。

  这一起刺杀事件震动了蜀汉朝野,皇帝刘禅很很多官员对费褘的死痛惜不已。大家都认为这毫无疑问是伪魏的yīn谋,因为郭循本来就是魏国人,而费褘实在是对人太没有警惕心了。负责调查工作的卫将军姜维后来上书,说郭循本来有心行刺皇帝,只是因为皇帝身边戒备森严,所以才转向费大将军做为目标。听到这番话,刘禅在伤心之余,又感觉到庆幸。

  蜀汉朝廷授予了费褘谥号“敬”,意思就是合善法典,以表彰其生前的功绩;然后这位不幸遇刺的大将军遗体被风光大葬,葬礼的规格非常之高,连盟友东吴都特意派人前来吊唁。在葬礼上,卫将军姜维代表百官致辞说:“从来没有过一位官员象您一样为我们带来这么长久的和平。”

  魏国听到这个消息后,先是大惑不解,然后大喜过望,立刻追封郭循为长乐候,并让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的爵位。在这之后数月,陇西有一份上奏朝廷的公文指出:一具疑似郭循本人的尸体在西平附近被发现,尸体死亡时间似乎至少有一年以上。

  这份与官方说法相矛盾的文书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注意,因为那个时候魏国上下的注意力被另外一件事所吸引。

  边境急报,蜀汉卫将军姜维忽然对陇右地区发动了攻击,其规模是自诸葛亮死后最大的一次。后诸葛亮时代的陇西攻防战正式拉开了帷幕。

  ===========================================================A面:

  晋,太康三年。

  这一天虽然还是深秋,但冷峻的寒风早早地就纵横于关中大地,整个洛阳笼罩在一片清冷的雾霭之中。

  在洛阳城内一间略显简陋的木制小屋里,一位身穿单薄官服的人正伏案奋笔疾书,他不时挪动一下身体,以期能稍微暖和些,但手中的笔却不停地写着。他的身旁堆满了文书典籍,这些东西杂乱地摆在屋子四处,仿佛是主人所拥有的唯一财产。门外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著作郎 陈寿”

  门忽然响了,然后一位身着大袖宽衫,头戴白幅巾的中年人走进屋子来。他看看仍旧沉迷于书写的年轻人,笑了笑,走到他背后拍拍肩膀,说道:

  “承祚,竟然入迷到了这地步啊。”

  年轻人这才觉察到他的到来,连忙搁下笔,转过身去低头行礼。

  “张华大人,失礼了……”

  “呵呵,不妨,我这次来,是想看看你的进度如何了。”

  “哦,承蒙大人襄助,魏书已经全部写就了,现在正在撰写蜀书的部分。”

  “现在在写的是谁?”张华饶有兴趣地拿起凭几上的纸张,慢慢念道:“……而亮违众拔谡,统大众在前,与魏将张郃战于街亭,为张郃所破,士卒离散。亮进无所据,退军还汉中……”

  “哦,是马谡的传吗?”

  “是的,这是附在他哥哥马良传后的。”陈寿立在一旁,毕恭毕敬地回答。

  “马谡啊……”张华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问陈寿,“我记得令尊曾经也是马谡部下吧?”

  “正是,先父当时也参加了街亭之战,任参军,因为战败而被马谡株连,受过髡刑。”

  张华“唔”了一声,似是很惋惜地抖动了一下手里的纸:“可惜啊,这写的稍嫌简略了点,如果令尊还健在的话,相信还能补充更多的细节。”

  “先父也曾经跟我提过街亭之事,他说若我真的有幸出任史官,他就将他所知道的街亭告诉我。不过很可惜,他已经过世了,那时候我还不是著作郎。”

  陈寿说的很平静,张华知道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子,和他的文笔一样简约,而且不动声色。

  “不过……”陈寿又象是想起来了什么,“家兄陈德倒也听过一些传闻……可惜他在安汉老家,不及询问了。”

  张华点点头,对这件事也不十分放在心上,他把稿纸放回到凭几上,笑着说:

  “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了,继续吧。以后这《晋书》恐怕也是要你来写呢,呵呵。”

  然后他和陈寿拜别,推门离去。陈寿送走了张华之后,坐回到凭几前,抚平纸张,呵了呵有些冻硬的笔尖,继续写道:

  “……亮进无所据,退军还汉中。谡下狱物故,亮为之流涕,良死时年三十六,谡年三十九。”

  写到这里,他忽然心有所感,不由得转头看了看窗外yīn霾的天空;不知为什么,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沉思。

  附:史证考略

  关于街亭

  街亭之战发生于蜀汉建兴六年、曹魏太和二年、公元228年;战役的大背景是诸葛亮第一次北伐中原。

  当时蜀汉的战略是以赵云、邓芝的佯攻部队在斜谷吸引住曹真军团,而蜀军的主力则在诸葛亮亲自指挥下从祁山一线向魏国军事力量薄弱的陇西地带展开突袭,以此达到声东击西、出其不意的效果,力求在魏国做出反应之前占领整个陇西地带。

  从地图上来看,东西走向的秦岭和南北走向的陇山(今六盘山)形成一个倒立的“丁”字,将陇西、汉中与关中三个地区彼此分割开来。隔离在魏国关中地区与陇西地区之间的是陇山山脉,如果曹魏要从关中对陇右派出增援,势必要经过位于陇山中段的略阳,也就是街亭的所在地。从蜀军的角度说,也必须要控制住街亭,才能确保魏军增援部队无法及时进入陇西战场,从而争取到时间清除掉魏军在陇西的势力。

  《汉书·扬雄解嘲》云:“响若坻颓。应劭曰:天水有大坂,名陇山,其旁有崩落者,声闻数百里,故曰坻颓。又曰:其坂九回,上者七日乃越,上有清水四注。称陇山其坂九回,上者七日乃过,上有清水四注而下。”足见陇山之险峻,以三国时代的技术能力,大兵团不可能直接翻越,而只能取道街亭,反证街亭位置之重要。

  蜀军对街亭给予了足够的关注。自诸葛亮祁山进入战场后,就将整个兵团分成了三部分:魏延、吴壹负责攻打上邽、冀城、西县,其任务是尽快平定陇西;马谡、王平、高详则被派往街亭,以防备魏军的增援部队威胁蜀军侧翼;诸葛亮则做为战略总预备队驻屯在西城附近。

  任命马谡为阻援军团的统帅,这个人事决策在当时引起来很大的争议。《三国志·蜀书·马谡传》里记“时有宿将魏延、吴壹等,论者皆言以为宜令为先锋,而亮违众拔谡,统大众在前”,说明诸葛亮有意提拔这位亲信,希望马谡能借用此次机会获得实战功绩。但是可以想象,一线将领们对于这样一位空降而来的指挥官必然是会心怀不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