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栗夏记

第40章

更新时间:2022-05-15   本书阅读量:

    她急促地呼吸着,身子轻轻地发抖,寒意席卷全身,可倪珞的拥抱那么安全又有力量,他在她耳边轻声安慰:“都过去了!”

    栗夏闭了闭眼,努力平复下胸腔中翻涌的情绪,深吸了一口气才道:“这个地下停车场是栗氏的3号行政楼,我和姐姐出事之前的那天上午,在商厦行政楼里和简南讨论过妈妈的遗嘱。”

    她顿了顿,又沉静道:“至于另外一个视频,不是我们栗氏的监视录像。看这个角度,摄像头是在商厦对面的高楼上,也不知是哪一栋写字楼里面的。”

    沉默良久,她有些泄气:“这两个都是处理剪辑过的,别说现在找不到原来的录像,即使是找到了,这个人伪装得太好,根本看不出是谁,抓到他都难,何况是幕后主使。所以,除了确定我们家都是被人害的,实际上还是找不到任何线索。只怕即使是报案,警察也懒得管。”

    倪珞盯着平板屏幕,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微微眯眼,慢慢道:“或许,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们查出来。”

    栗夏一愣:“谁?”她知道他不轻易许诺。

    “我越泽哥!”

    见栗夏神情迷惑,倪珞嘿嘿笑:“他搜集情报的能力很惊人的,只要是他想知道的事,没有查不出来的。”

    栗夏听他这么说,也就放心把平板电脑交给倪珞,让他带去给越泽了。

    这些她能力范围以外的事,只能交给别人帮忙;剩下的精力,则要全部用来面对下一次的股东大会。

    前段时间,郎晓向证监会申报召开了股东大会,申请各股东进行表决权委任,解聘现任董事会并掌握经营权。

    到时候,谁获得股东最多的支持,谁就获得经营权。

    商厦的股票分布,除去她和郎晓蓝欣的两大块,一小半在商厦员工等散股手中,一大半在法人投资者那里。

    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商厦的员工都渐渐信任栗夏了。基于他们长期对栗氏商厦的感情,栗夏相信他们会支持自己;可法人投资者更注重利益,或许还是认为郎晓这商场老手比栗夏小丫头更有实力。

    这些天,栗夏把公司的股份分配细额表研究了好久,蓝欣和郎晓的股份加起来有23.5%,合计7708万股;而栗夏只有20.5%,也就是6724万股。相差984万股,每股9块钱,也就是8856万元。

    这笔钱对目前的栗夏来说,是天文数字。

    而且即使栗夏弄到这么多钱,也最多和郎晓打个平手,考虑到法人投资者里的大额股份,她还是很可能会输,所以必须要制造出绝对的优势来。

    可别说优势,挽回败势都难。

    目前栗氏商厦勉强还掉上次债权人会议的拖延支票,马上又有下一期的现金支票要兑现,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

    往来的银行也不能再超额借支给她收购自家股票。

    至于倪珞那边,虽然这笔钱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可她不能再找他借了。

    一来栗夏知道倪珞和倪奶奶约定过,只会靠自己的能力来帮助栗氏,却不会动用倪家的资金和人脉;

    二来栗夏自己也不愿倪珞从倪家拿钱来帮她。之前的5亿已经够让她尴尬的了,接手栗氏没几个月,一遇到危机自己什么办法都想不出,却要靠倪珞的家里再次拿钱来帮,那她以后在倪家人和倪奶奶面前,就真的抬不起头来了。

    要是没有和他谈恋爱,只是普通朋友还能厚着脸皮开口;现在这种状况,她迫切希望改变倪奶奶对她的印象都来不及,哪好再往自己身上抹黑?

    越是真心想和倪珞走得更远,就越不能从再从倪家拿任何东西。

    栗夏再次把商厦近期的收益表和财务报表看了一遍,各种收入支出都想到了,还是挤不出那么多的闲钱来,甚至连一半都没有。

    她很头疼,难道把希望寄托在演讲上,用一番慷慨激昂打动人心的话语来说服那些只看利益的法人投资者站在她这边,投票给她?、

    开什么玩笑!她又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自然散发魅力迷倒一大片的言情女主角。

    把经营权押在一篇演讲上?简直是太扯淡!

    可即使如此,她还是不得不开始想演讲稿,想到一半,看到纸张上的股票差额,终究是忍不住心烦气躁,嗷嗷叫着胡乱蹬腿,一下子趴在书桌上,埋头什么都不想了。

    才趴下,就听见安静的书房里扑哧一声笑。

    栗夏这才想起某人一直安安静静窝在沙发里看报纸,她抬起头,嘟着嘴看他:“笑什么笑?”

    倪珞起身走过来:“当然是笑你傻。”

    栗夏忿忿瞪他,哼哧一声,默了半晌,别扭地看他:“你有什么办法?”很快又加一句,“不要用你的钱收购股票。”

    “当然不需要用到新的资金。”倪珞慢里斯条地说出这句话,栗夏脑中什么光一闪,好像有点儿灵感,却仍旧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她懊恼地拍了一下头,觉得自己真笨。

    倪珞摸了摸她的头发,轻笑出声,又提醒了一句:“往盐水里面兑水,结果会怎样?”

    “降低浓度!”

    栗夏脱口而出,突然间什么都明白了,对啊,她怎么就是想不出这么一招呢?面前这个男人肿么就可以这么聪明可爱呢?

    “倪珞你好棒哇!这个办法太好了,一定会有绝对的优势,一定会赢的。”栗夏一下子蹦得老高,跳起来窜到倪珞身上,箍着他的脖子狠狠亲了他一口,嚣张地调戏,

    “果然没给你白睡。”

    倪珞被她这不知死活的话刺激得眉心抖了好几抖,稍稍抬眉:“哦,这就是所谓的钱色交易咯?”

    栗夏笑眯眯的:“是哇!”

    倪珞在她的小屁股上拧了一把,突然一下子把她托了起来。

    栗夏一惊,慌忙搂住他:“你要干嘛?”

    “嗯,再次交易。”

    “大白天的你怎么不知羞……唔……”

    (米有拉灯)

    #

    股东大会的日子很快到来,栗夏心里很有底气,所以出现在股东大会现场时,精神格外好,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自信乐观。

    商厦的员工股民原本有些担心,可看到栗夏这样淡定的样子,也不免稍微安心,围着栗夏说着支持她的话。反倒是法人投资者们不热情也不冷漠,淡淡地打完招呼,坐去自己的位置。他们不关心感情信任之类的,只会支持他们认为的强者。

    郎晓也来了,身边还跟着傅忆蓝。

    栗夏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们俩一眼,还真是和简南描述的一样,郎晓对傅忆蓝不冷不热,甚至有些不耐烦;可傅忆蓝却极为殷勤,紧紧跟着和他说话装笑脸,像是,妃子讨好主子。

    栗夏不太理解,傅忆蓝怎么突然就那么喜欢郎晓了?傅鑫仁已经说把傅家交给思蓝,难道是傅忆蓝没了依靠,所以巴结郎晓?

    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多想。

    傅忆蓝看到栗夏时,眼睛里瞬间闪过一道怨毒的光,很快又是阴鸷得意地一勾唇,好像她很确定今天栗夏要惨败了。

    栗夏直接无视,就座。

    众人坐好之后,主持人千贤开始宣布股东大会的召开,议题是“改选董事长和经营权。”

    首先发言的是郎氏百家的郎晓,

    “我是郎氏百家的代表郎晓,拥有栗氏百货6.5%以及蓝欣女士托管的17%股份。我们已经向证监会申请提案,解除栗氏商厦现任的经营团队和栗夏的董事长职务。”

    虽然知道这个流程,但底下的员工们还是一片哗然。

    栗夏风云不动,淡淡笑着。

    郎晓似有得色地看向栗夏,可她的脸上丝毫没有惊慌,依旧是一贯的轻视和鄙夷,他心里一刺,很不痛快。虽然他的不举问题已经解决,不再需要栗夏。可这女人的蔑视已经深深刺激了他,他比以往更加想打垮她征服她。

    主持人又缓缓道:“现在,请在座各位股东,对解聘现任董事长和经营团队一事,进行投票。”

    话音未落,郎晓就开口:“郎氏百家手中的23.5%,共计7708万股,委任给郎氏百家。”

    很快其他代表也开始表决:

    “城基集团3%的栗氏股份,共984万股,委任给郎氏百家。”

    “信环通运4%的栗氏股份,共1312万股,委任给郎氏百家。”

    “栗氏商厦工会代表员工散股15%,共4920万股,委任给栗氏商厦。”

    “HPK基金5.5%的栗氏股份,共1804万股,委任给郎氏百家。”

    栗夏拿着笔在白纸上写写画画,支持郎氏的人已经超过50%。因为不能让对手提前知晓,所以倪珞的计划今天才会出分晓,可他还没有到,等到过会儿宣布了结果,就来不及了。

    栗夏手心微微出汗,却并没有太紧张。

    等所有人表决完,只剩栗夏了。

    郎晓和傅忆蓝已经是一脸胜利的表情,飞扬跋扈地瞧着栗夏,不管栗夏说出什么话来,今天的结果都是他们胜利。

    栗氏商厦要易主了,而栗夏也要被赶下台。

    栗夏的手机震了震,是倪珞的短信:“我到楼下了,再拖3分钟。”

    栗夏微微一笑,握紧了手机。

    她抬起头,在所有人等待的目光里,慢悠悠地开口:“栗氏商厦现在的总资产是29亿5200万,总共发行的股票是3亿2800万股。蓝欣手上拥有栗氏17%的股份,5576万股;郎晓拥有栗氏6.5%的股份,2132万股”

    接下来她又把刚才所有表决的人的股票念了一遍,听得大家莫名其妙,不知道她想干嘛。

    郎晓蹙眉想了半刻,才发现她在拖时间,虽然明显已经胜券在握,他还是不太安宁地敲了敲桌子。

    傅忆蓝尖酸地开口:“栗夏,支持郎氏的已经超过50%,不管你手中的股票表决是指向谁,栗氏商厦现有的经营团队是必然要解除的。不要再拖时间了,主持人宣布结果吧。”

    千贤沉默了半秒,道:“虽然看上去结果已定,但程序上,还是要等栗夏小姐宣布她手中的股票投给哪一方。”

    傅忆蓝气结。

    栗夏笑了笑,又开始说废话:“傅忆蓝小姐说的很对,我拥有20.5%的栗氏股份,也就是6724万股,加上刚才支持我的22%。现在投票给我的,是42.5%。”

    底下的员工们都难过地叹气了。

    “是啊,”傅忆蓝轻笑,“所以不要垂死挣扎了好吗?快点说了,宣布结果吧。”

    “我的结果就是,”栗夏望见对面的门开了,倪珞走了进来,她咧嘴笑了,“栗氏的股票有了变动,这次的投票,不算数了。”

    一下子所有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傅忆蓝鄙夷地看她:“栗夏,你该不是刺激疯了吧?”

    “大家好像忘了,我手中有栗氏5亿的负债支票。”

    倪珞的声音不轻不重,莫名带着点儿戏谑的味道。

    会议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傅忆蓝蹙着眉,依旧没有想通,可郎晓一瞬间明白,登时惊愕地睁大眼睛回头去看他。

    “由于负债也是公司资产的一部分,我已经申请把这5亿变成了可转换债券,又把可转换债券换成了公司的交易股票。”

    倪珞在全场人怔愣的目光里,走到正中央栗夏所坐的位置,站定。

    他身形挺直得像棵树,说出来的话风淡云轻,却把所有支持郎晓的人尤其是郎晓自己,打击得顷刻间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栗氏的总资产变成了34亿5200万,总股份由原来的3亿2800万股增加成为3亿8360万股。由于总基数的增多,蓝欣的17%变成了14.54%;郎晓的6.5%变成了5.56%”

    他记忆力惊人,心算如电,几秒钟之内把刚才所有人表决的股份都重算了一遍,每位法人投资者听见自己的股票缩水,全都是面如死灰。

    “栗夏小姐的20.5%变成了17.53%。支持她的22.%变成了18.8%。总共是36.33%。”

    依旧是低于50%,但是,

    倪珞沉静冷淡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清浅的笑,唇角微弯,

    “可我的那5亿变成了栗氏5556万股的股份,也就是说,我现在有栗氏商厦14.48%的股份,是栗氏的第三大股东。”

    一句话如滴水入油锅,瞬间,全场哗然。

    chapter44

    倪珞淡淡一笑:“这5亿支票是商厦的第七期流通债券。前段时间面临跳票危机时,栗氏部分出售了户外装备品牌extreme公司,而这5亿则通过Specialpurposevehicle的方式转到了这家独立的子公司里,由第三方在运转。”他略微一顿,才继续道,

    “各位股东们似乎只看盈利不看负债,一到分红的时候就过来赶集,而债务就全是董事长的责任。你们这些股东,当得可真舒服。”

    他语调轻缓,却不无讥讽:“栗氏当年陷入危机时,救命的债券没人买。是多亏了栗夏妈妈的人情,倪家的老太太才买了这5亿的债券。可是在座的各位呢,你们这种和吸血虫构造一样低等的脑袋里是怎么想的?”

    这句不带脏字的骂人话说得在场有头有脸的人满心憋闷,可没一个人反驳,因为倪珞的声音陡然转冷,气势凌厉得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你们心里其实是把这5亿当做是她一个人的责任,认为栗夏应该规规矩矩地承担所有,去还这笔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