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栗夏记

第39章

更新时间:2022-05-14   本书阅读量:

    可这一抱,硬硬的某件东西又往里面挤了一寸。

    栗夏给他顶得魂飞魄散,跟小袋熊一样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挂在他身上,蹬着腿乱哭乱叫:“你不要动啦,不要再进去啦。我快被你戳死了!”

    倪珞见她眼角噙着颗颗晶莹的泪珠,怕是真的痛到了,抱着她的小屁屁挪开一看,栗夏又是一声惨叫。

    而床单上赫赫然一大片鲜红的血渍。

    这不科学!!!

    倪珞眨巴眨巴眼睛,又望向挂着泪珠的栗夏,张了张口,表情呆呆的,像是要说什么,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他盯着栗夏看了好半晌,唇角极浅地一弯,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像闪电般从他片刻前茫然的脸上滑过,转瞬即逝,隐忍入了漆黑的眼眸里。

    栗夏被他看得莫名其妙,蒙蒙地低头一看,也吓了一跳,同样是目瞪口呆,望住倪珞,呐呐的:“这是怎么回事?”

    倪珞陡然间心如擂鼓,强忍着乱跳的情绪,小心翼翼把栗夏放倒,却没有离开她的身体。栗夏也乖乖的,轻手轻脚搂着他,慢慢任他把自己放下,小屁屁仍是紧紧贴着他,生怕一个乱动把自己痛死。

    她慢悠悠地平躺下去之后,他才覆上去,下面有意无意地抽/动了一下。栗夏只觉被他顶得满满当当的,轻轻“呜”了一声,这次却不痛了,反是觉得很充实的舒服。

    倪珞抚了抚她额前汗湿的碎发,又在她莹白的耳垂上啄了一小口,这才问:“告诉我那天发生的事。”

    栗夏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哪天,而且刚才看到满床的血迹,她也意识到,或许有些事情不像她想的那样。

    原来,高中的那天,栗夏去酒吧和朋友练音乐,中途喝了酒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三四点。衣服被撕得乱七八糟落在地上,自己则光溜溜地躺在床上。被子床单都是一片狼藉,很明显是乱滚乱蹭过的。而她的两腿很不自然地张开着,大腿根还有一些磨蹭过的痕迹。

    栗夏吓慌了,第一反应怕是被人侮辱了。可床上没有血,她怀着一丝侥幸上网查了查,发现有些女人第一次并不会流血。希望被打破,她确定真出事了。

    可直到刚才,她才发现有些不对,好像忘了,为啥第一次过后,她那里没有任何的痛感或者不适呢?

    哪像刚才倪珞进来的瞬间,她疼得都快死去活来。而看到床上的血迹,她也终于确定,原来那天什么事也没发生。她还是好好的,没有被玷污。

    倪珞一瞬不眨地看着她,看她红着脸慢吞吞地把事情说完,他寂静的眼中骤然闪过一丝光亮,忽然一把将她紧紧搂住。

    这一猛地用力,栗夏感觉他那里好像又变大了一些,胀得她难受又好受,他无意识的一顶,她差点儿要给他戳穿,直觉都快戳到心脏那里去了。

    她轻轻地哼了哼,双手双脚牢牢缠住他,在他熨烫的怀里蹭了蹭。耳畔却响起他激动得有些颤抖的声音:“太好了!栗夏,太好了!”

    栗夏微微一笑,刚要说是啊,没想他话还没说完,

    “我并不是在意你的过去,也并不是计较你有没有爱过别的男人,有没有和别的男人怎么样。你的过去,我真的不在意。只是,不是郎晓那个人,也不是被下迷药这种憋屈的经历。太好了。”

    他的声音很轻,却一声一声敲进栗夏的心里,

    “栗夏,你是不是很开心,很庆幸?你和那个男人没有半点的交集。他虽然伤害了你的姐姐,可他在你这里没有得逞。你再也不用因此觉得怄气或者悲愤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栗夏默默的,全身都像是泡在温暖的池水里,软融融一片。

    是啊,多好啊!她一直觉得,她和栗秋两姐妹被同一个男人睡了,这是多么羞辱人踩人尊严的耻辱。

    可现在她终于知道,原来没有。她和郎晓没有发生过关系!

    她开心地咧嘴笑了,牢牢抱住倪珞,刚才他那一番真情流露把她感动死了。多好的男人哇,她要紧紧抱住,再也不松开了。

    倪珞自然也不会松开她,激动又欢喜地在她脸上胸前到处啄,只是带动了硬家伙在她体内磨蹭,栗夏渐渐又觉胀得难受。

    小家伙立刻反悔了,推他:“要不还是等下一次吧。”

    倪珞哪里肯依,今天要是这么放过她,下次一定还会哇哇叫疼,索性趁着今天一鼓作气的好。他看她半晌,说:“乖,长痛不如短痛。”

    栗夏瘪嘴:“哪有这样……”

    话没说完,嘴唇被他堵住,而身下也渐渐动作起来。

    倪珞考虑到她的承受能力,一开始比较清浅缓慢,且栗夏的深处太紧绷,热乎乎地把他包裹着,刺激又爽快,他真有点儿担心自己控制不住。

    这样温柔的逗弄让她渐渐敏感起来,磨人的渴望一点一点地在下/体深处积累。

    “嗯~”她轻声细吟,逐渐放松下来,竟不自觉地随着他的律动朝他靠拢。

    感受到她的身体越来越滑腻,他由轻及重,由慢转快,九浅一深,势如疾风。栗夏被他捣鼓得已近魂不守舍,无意识地挺起腰肢,更深入更配合地和他一起磨蹭。

    她虽然深深蹙眉咬紧双唇,可体内的温度越来越高,紧绷的力度越来越强,下腹那奇异畅快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她终究还是压抑不住,似痛似快地吟唤出声。

    第一次他也不想叫她太累,感觉到她越来越紧快到高点了,便索性在她呻/吟出声后,也放松了自己,和她一起陷入意乱情迷。

    待到结束,两人都是浑身湿漉又滚烫。栗夏完全没料到男女之事竟能这么畅快迷幻,被他折腾一番,她早就魂儿都不在身上,软趴趴瘫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可倪珞竟还晓得说身上汗淋淋的脏,要带她去洗澡。

    栗夏赖着不肯,由倪珞抱去了浴室。但到了浴室,栗夏才深深懊恼,他哪里是想洗澡,简直就是变着法儿地把她上上下下又摸一遍,后来摸得起火,索性直接把她扑倒在浴缸里。

    栗夏细小的身板又承受了狠狠一番凌/虐,被他折腾得哇哇大叫。

    栗夏从来没想过这个初次见面时的碰一下会死人君,竟然战斗力这么强,把她翻来覆去地揉了不知道多久。

    直到夜深,她累得成了一滩泥巴,软绵绵地趴在床上,眼皮沉沉再也睁不开。意识模糊之际,又感觉男人滚烫的手拨开了她的双腿,她真想翻个白眼晕死过去算了。

    可这次,倪珞并没有再次发起新一轮的攻势,而是探过头去细细检查了一下,看见小女人的那里又红又肿,看来是真被折腾得不轻。

    他微微蹙眉,拿手指轻轻碰了碰那绵绵软软的地方,睡意渐浓的栗夏吃痛地哼哼一声,缩了缩,小屁屁一扭,转个姿势继续睡。

    他又不免懊恼自己今天失控了,也不知为何就是一次一次想要她。

    他重新睡下,把累得呼呼睡的小女人揽进怀里,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栗夏睡意盎然,只觉得他的怀抱温暖又安全,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叫人莫名心安,她像是寻找温暖的小动物,往他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含笑睡了。

    倪珞盯着她安逸的睡颜,清亮的眸子里满满的全是温柔,下意识地搂紧了她软软的腰肢,才阖上眼,心满意足地睡去。

    他心想,小丫头今天累得够呛了,让她安稳睡个好觉吧!

    可到了第二天,某人一大清早醒来便精神抖擞,全然忘了昨晚心疼的心情,看着小栗子可爱嘟嘟的睡颜,摸着她光溜溜软弹弹的身体,不免再度心猿意马。

    嘴边剥了壳的光溜溜栗子肉不吃,实在是不明智,所以直接翻身压了过去。

    栗夏被他蹂躏醒来,折腾一番再也爬不起床。她扶着腰软在床上,心里恨恨直骂,我真是嘴贱啊才说和你做/爱,你这做的哪里是爱,是你妹啊!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二)

    小哈士奇在草丛里面溜达,走啊走,忽然看到草丛里躺着一只小小的毛栗子。小栗子很青涩,毛茸茸的壳上全是青青的刺。

    圆圆的刺刺的小栗子,青青的,小小的,多可爱哇。

    他歪着头,看了一会儿,拿爪子碰了碰她。呀,小栗子的刺看上去很硬很尖,其实摸上去,也不是特别扎手里,反而有点儿毛茸茸的感觉。

    小哈士奇又碰了碰她,小栗子动了动,醒来了,懵懵懂懂地望着他。

    两个小家伙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会儿,小栗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说:“呀,一只大狗狗!”

    小哈士奇:o(╯□╰)o……呃,我叫倪小珞。

    小栗子往前蹦跶了一两下,跳到他面前,脆生生地说:“我叫栗夏夏。”

    小哈士奇歪头,黑溜溜的眼珠晶晶亮地盯着她:“呀,一颗夏天出生的小栗子。”

    小栗子点点头,她小小一颗站在大狗狗面前,有些紧张,她不好意思地揪揪自己身上的刺,小声说:“我听说狗狗的鼻子很灵,你带我找回家的路好不好?”

    小哈士奇拿爪子抓了抓头上的毛毛,看着小栗子期盼又无助的眼神,囧囧地说:“不好!”

    chapterr43

    乔乔,你可以的,往阿姨这边来,再走一步。”

    顾瞳,栗夏和倪珞三个大人正一字排开,蹲在门前的草地上。

    和小轮椅一般高的乔乔,双手紧紧攥着轮椅,小短腿软绵绵摇晃晃的,好半天才迈出一小步,晃悠悠地朝顾瞳的方向靠近。

    他现在要借助轮椅的搀扶,脚上的力气也不够,走几步都极其艰难。可小家伙兴致很高精神也好,脸蛋红扑扑的,激动又欢喜。

    栗夏看到他能站起来,已经很开心了。而且顾瞳说,乔乔的恢复状况比她预想的要好,或许是和他的心情有关。

    栗夏不禁庆幸,还好把傅家那堆糟心的人赶出去了。

    以前的乔乔总是一个人待在小阁楼里不肯出来,他害怕傅家的人。自从他们被赶出去,小家伙下楼来客厅和院子的次数就多了,尤其是倪珞搬过来之后。这小男孩简直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整天在屋子里乱飞。

    想到这儿,栗夏忍不住望向倪珞,男人正蹲在地上,双臂微开地朝乔乔微笑,等着小家伙一步步走过去扑到他怀里。

    他这样专注认真的侧脸,在上午灿烂的阳光里,显得格外的成熟,性感得迷人。

    栗夏心神微颤,脑子里莫名其妙闪过一个念头,等他以后有了自己的小孩,会不会也像现在这样,魅力无边得一塌糊涂。

    这么一想,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栗夏,麻烦你矜持一点!

    收回目光,却无意间发现简南立在门口,正一脸殷勤地朝她这边招手。栗夏想不出他有什么理由来找自己,但还是走了过去。

    她走到门口,没有让简南进门的意思,语气也不怎么客气:“简律师造访,是有什么事吗?”

    简南笑着把一个平板电脑递到她手里:“有些事情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栗夏接过来,划开屏幕一看,像是监视器里的录像。她没有急着点开,而是狐疑看他:“这是什么?”

    “这是你妈妈的死因,和你们姐妹出车祸的原因。”

    栗夏垂眸看着静止的屏幕,不说话了。

    姐姐还没出事前,她们就查过妈妈的死因。当时天台的监视器只有一个,而妈妈在天台站了一会儿后,就走出了监视范围。监视器前前后后都没有再出现过其他的人。所以除了自杀,真想不出别的理由。

    至于栗秋和栗夏坐的那辆车,栗夏醒来的时候,距离车祸已过去一年多,车早就报销了,再也找不到证据。她也想过查一年前的记录。可她的资源和人脉有限,很多监控资料要么封存要么销档,最终都是一无所获。

    栗夏掂了掂那个平板电脑:“你是想从我这里换什么东西?”

    简南笑:“这个信息应该值几百万吧?”

    “不值。”

    栗夏毫不犹豫地把平板推向他,“我不会给你钱,应该说,不会给你任何好处。”

    刚才她扫了一眼那两个视频的静止画面,隐约有黑衣人,遮得严严实实的看不清脸,肯定不是她认识的人亲自做的。画面模糊,时隔多年,根本找不出线索。

    唯一的作用就是让她知道这两起事故都是人为的。她现在不看就已经知道了,又何必花大价钱去买这毫无用处的信息呢?

    再者,视频中另外两个关键的角度,她已经看到了。

    简南见她不买账,急了:“你确定不要?”

    “白给就要。”栗夏很淡定地笑了笑,“这些东西你不会有。傅家和郎家的人里,除了蓝欣,我想不出还有谁能有这么关键的东西,一看就是留了做后手的。说吧,蓝欣叫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简南脸色一僵,没料到栗夏猜得这么准。

    蓝欣只是让他把这两个视频给栗夏看,让栗夏怀疑傅家和郎家,最好让这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失去理智不择手段地打击报复。

    可简南起了私心,想中途捞点儿钱,没想到栗夏完全不吃这一套。

    简南终究想着要完成蓝欣交给的任务,便把平板又推回栗夏手里,干笑两声,肉都在疼:“也没什么,看在我们之前合作愉快的份上,就当我帮你这个忙了。不要钱给你了吧。”末了,画蛇添足地加了句:“傅家和郎家把你们害得不轻,你可千万别放过他们。”

    哦,那就是蓝欣坐牢无聊,想着看戏了。

    栗夏细眉一挑:“我自有分寸。”眼看简南带完话转身要走,她又多问了句:“郎晓准备和谁订婚呢?”

    简南道:“傅思蓝是肯定不可能了。傅忆蓝现在好像缠着他,只不过他不情愿。”

    栗夏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乔乔他们已经进屋休息了,栗夏也回到书房,把平板电脑放好,端端正正地坐下。

    刚刚点开播放键,倪珞推门进来了,见栗夏一瞬不眨地盯着平板,他也没说话,走过来坐到她身边环住她的腰,下颌搁在她的肩膀上,陪她一起看。

    两个视频很短,一个是某处的地下停车场,某个捂着严严实实分不清男女的人爬到车辆的下面,捣鼓了好半天才出来;另一个是栗伊人站在商厦的楼顶,抱着手静静伫立着。

    可下一秒,楼梯间冒出一个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人,沿着墙壁缓缓过来,明显是躲避天台上唯一的监控录像。

    那人或许脚步很轻,栗伊人丝毫没有察觉,依旧立在楼顶上吹风。

    栗夏的心蓦然下沉,不想再看下去了,可仍是固执地睁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妈妈身后的人突然扑上去一推。

    栗夏浑身一紧,什么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