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小说>梧桐那么伤

小说文案:

  •   所有曾经纯白的小孩,在残酷的生活里一点点成长,一点点沉沦,而许多的悲伤,我们要在很久很久以后才能知道。一切阴霾,真的都会过去么?莫帆、麦乐,这个没有希望的社会里,我们是不是能安然的走下去……
      白楚、纪戎歌,宿命的爱里我们遭受了怎样的疼?世界上永远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只是,某些原因,你不能明白,我没有坦白。或者是遇见时,恰好你笑了;或者是你皱眉了。所以,我爱了。所以,我来了。

正文

>

本栏目小说推荐

  • 致我的男友2

      仿佛是照片风波深深地隔阂了纯善的江纯和痴心一片的殷尚,更将江纯推向风口浪尖,没有了殷尚呵护的她能否抵挡这来势凶猛的流长蜚短么?明澈的天使男孩澄弦是否真的能把这漫天风雨化成牵绵的温柔?明明说永远是江纯的启明星的殷尚,为何性格大变,判若两人,在狠狠刺激江纯的背后,是否隐匿着令人心碎的真情呢……   三人的情感扑朔迷,却真挚得如阳光般透明,而莹润泪水的爱意更使人心尖颤栗。当弥漫雾色的纱幔最终揭开时,江纯深切明白殷尚的良苦用心,青春也开始呈现出她最明媚的一面,留下的是悠远绵长的温馨和感动……
  • 天使离开的夏天

    从小日积月累的拧耳朵与梁西娜并存,栗田野像是应激试验的小狗,一见着梁西娜,或是听见这三个字,就条件反射一般耳朵疼。连坏小子栗田野的呼吸都无法忍受的梁西娜,成绩优异品行良好容颜娇艳,却活得一丝不苟像本教科书。他们俩从来没看对过眼。当梁西娜习惯抢夺一切的双胞妹妹将欲望之手伸向她的男友,而且成功插足,悲伤得只能被迫接受的她在栗田野的挑唆下,开始绝地反击……他将她领入刺激肆意的人生;他像骑士一样带领篮球队旱冰队,为了保护她,赤着膀子满场狂奔!他不为人知的温柔善良和明朗大气让她逐渐不可自拔。当她终于冲破心
  •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2

    姜生说:“自从你离开,我的生命里就只剩下两样事情可做,寻找你,和,等待你!”姜生与凉生,两颗相依为命的小冬菇,互相牵扯住对方的一生,却无法圆满一段寻常的爱情。他们之间,隔着的是世俗的伦理道德,只能默默相望而无法相守。或许,只要还能相望,便会觉得世间安好。
  • 鲤·孤独

       “鲤”由青年作家张悦然主编,在中国内地开创了 “主题书”这一全新的出版物概念。这一系列图书在形式上沿袭着书籍的形态,编辑和设计上融合了杂志的概念与光影,在内容上跨越了传统书籍的樊篱,每本均围绕着同一个主题展开,从内容安排上,以文学性很强的作品主导,题材上关照的是当下青年女性的生活状态和内心世界,使她们找到自己在从女孩到女人的成长历程里的同伴,认识真正的自己。
  • 飞一般的忧伤

    在遇到她之前,它未曾后悔过自己是一只鸟。相反的,它有一对羽毛丰满、开合有力的翅膀。它十分满意因翅膀而享有的高贵的自由,那种飞掠一切,俯视一切的透彻淡定。可它却遇到了她,那是一件令翅膀亦变得无能为力的事
  • 有个女孩叫夏桐

    三年了!她每晚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阴森森的黑暗,一道白色的旋转楼梯,夏桐,穿着她二十四岁生日时的那件白色连衣裙,站在楼梯下。她面无表情,鲜红色的血流从她嘴角一直蔓延,在她白色的裙子上奔跑。那道红色的河流,在白的黑的背景下,格外刺眼。血,不停地流。她却没有感觉到痛。那双空洞洞的眼睛看着我,声音飘渺:“小沐,你恨我吗?”我害怕,那么黑的黑暗,那么红的鲜血,那么空洞的眼睛,那么虚无的语气。而每当我醒来,夏桐却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