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若春和景明

Chapter 9

更新时间:2022-01-12   本书阅读量:

    chapter9

    杜若一边哭,一边害怕,她不想在深夜走路回去,有危险怎么办。

    景明那个王八蛋!

    一分钟后,电话第二次打进来。

    这次,她迅速抹掉眼泪,义愤填膺地摁下接听。

    景明嗓音又冷又怒:“你有病啊挂我电话!”

    她恨恨不搭理。

    那头等了半晌,估计是考虑到夜深有危险,略低了声音,确认:“杜若春?”

    杜若猜出他心思,怨愤地想:我遇到危险了!死了!你后悔死去吧!

    想完发现这威胁毫无力道,他当她是个屁啊。

    她没好气道:“干嘛!”

    景明那头顿了一下,问:“你在哪儿?”

    “大街上。”

    “哪条大街上?”

    “往家走的大街上。”

    “……”他忍了忍,不知她是装傻还是充楞,说,“你把地图打开,看你在哪条街上。”

    杜若:“我乡下来的,不会用。”

    景明:“……”

    简直了。

    他一听她那语气就知她故意怼他。

    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顿时恼火道:“大晚上的你发什么神经?”

    “我要走路了,挂了。”

    “喂,我跟你……”

    嘟……嘟……挂了……

    地下停车场里,一秒的安静后,

    “操!”

    景明黑着脸,沿着回家的路,一路开车一路扫视路边的人行道。可怜他那么酷炫的跑车开着四十码,路过的车恐怕以为他脑子有病。

    走了两条街,终于看到杜若,居然真的在步行。

    这女的,知道这儿离家有多远吗?她这是要走到天荒地老去?

    景明把车开上辅路,停到她身边,等了几秒,见她不动:“喂,上车啊。”

    杜若:“我不!”

    他像看着个神经病:“你脑子有坑啊。大晚上的闹。”

    她嘴上骂不过他,迈腿就走。

    他咬着牙,用力吐出一口浊气,费了十二分的劲儿忍了,开车慢慢跟在一旁,随着她走。

    “你上车。”

    “……上车行不行?”

    “有事上车说。”

    “喂!别走了。”

    终于没了耐性:

    “杜若春,再不上车我走了,这地方乱,你要出了事,是我亏还是你亏啊!”

    杜若突然停下,原地站了几秒,做心理斗争,跟他赌气也犯不着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最终,她上了车。

    景明气顺了半点儿,可还是恼,道:“不是说了让你在停车场等?大晚上的,你瞎跑什么?”

    杜若充耳不闻,连看都不看他。

    他刚要发作,一转眼却见她眼睫毛是湿的,嘴唇也瘪得紧。

    哭过?

    他愣了一愣,抿紧嘴唇,不吭气了。

    发动跑车,重新上了主路。

    开过两条街了,他才稀疏平常地问:“不是说了让你在停车场等——”

    “我在。”杜若打断,“是你忘了。”

    景明再度一愣,脑子转个弯,彻底明白了。

    他还真不是把她忘了,而是那时他看错了时间,以为还早,没到零点。所以先送了闵恩竹回家。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回来人就不见了,他还以为她不打招呼先走了。

    “我……没忘。”他抬起一只手,心虚地揉了揉眉毛,“看错时间了,以为才十一点。”

    杜若不搭理他。

    他理亏,也不再开口。

    两人回家,下车,进屋,上楼,各自回房。

    沉默无话。

    第二天早餐时,明伊问杜若和景明昨晚玩得怎么样。

    景明咬着三明治,不吭声。

    杜若说:“大家去唱歌了。”

    “热闹吗?”

    “嗯。”

    明伊笑着又问景明:“小若唱歌好听吗?”

    景明拧了下眉,含混地“嗯”一声:“还行吧。”

    明伊:“小若不等吃中饭了再走?”

    杜若:“吃完早饭就走啦,想早点儿回学校。”

    明伊没挽留,看景明:“你也早点回校,送小若回去。”

    景明一反常态地没反对。

    早餐后,他开车带杜若一道回校,跟上次一样,车停在校外的路边。杜若收好东西下车,他扬长而去。

    两人还是一句话都没讲,谁也不理谁。

    杜若站在路边看着他的车远去,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

    之后一个多星期,杜若尝试过找家教兼职,无奈并没有找到合适的。

    一来目的地太远,有的往返坐车就得三四个小时;平摊下来,时薪低到可怜,而她学业太重。二来学校活动太多,院里要开运动会,班级要组织秋游;等这几项活动一过,期中考试又将如约而至。

    杜若看着墙上的日历表,感慨:“一个月为什么不能多给我几天时间呢。”

    “小若,这才大一呢,别那么紧张,悠着点儿,享受大学生活嘛。偶尔放松一下也不要紧的。”夏楠对着镜子夹睫毛,说。

    杜若好奇地凑过去:“你这是在干什么?”

    “夹睫毛啊。”

    “夹了之后呢,有什么作用?”

    “变翘呀。”夏楠放下夹子,冲她眨眨眼睛,“你看,是不是翘了?”

    “唔……真的诶。”

    “来,我给你夹一下。过来,坐这儿,”夏楠起身,把椅子让给杜若坐,她弯腰,“眼睛自然睁开就行。”

    夹完一边了,夹另一边。

    邱雨辰拎着一桶刚洗的衣服进来,走去阳台,经过杜若桌子看了一眼,说:“小草,你后两节有课诶。”

    杜若“唰”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嗷”一声惨叫,捂住眼睛,也顾不得夹掉的睫毛。

    “我去!忘了!”她匆忙抓上课本,一只眼睛眼泪汪汪地冲出了宿舍。

    夏楠看一眼夹子上残留的几根睫毛,抖抖两下:“真疼。……咦,小若睫毛很长诶。”

    ……

    杜若在上课铃落下的最后一秒冲进实验室,还好不算迟到。

    第一排的好位置依然给她留着。

    这节是实验课,继续讲RC串联电路。

    老师并没在意这一小插曲,待她坐下后,开始教课:

    “基础知识在前几节课都讲过了,内容看上去很简单,很基础,但不要掉以轻心。构成所有复杂线路的一个个元素其本身都是再简单不过的小因子。比如这简单的RC串联电路,取值不同,排列不同,输入的频率不同,信号形式不同,又或者说,采用不同的输入输入端口,它就能表现出不同的电路功能。像耦合/退耦电路、低通/高通滤波电路、超前/滞后相移电路、积分/微分运算电路。都以此为基础。……怎么样,简单吗?”

    同学们笑笑。

    杜若蹙眉思索,似有顿悟。

    老师道:“大家记住了,上大学后,学习要举一反三,融会贯通。打牢基础了,再层层构建,化简为繁,去繁就简。”

    课堂内容并不复杂,学生自己设计一道电路图,再实际操作连线实验。

    一堂实验课下来,杜若虽说能迅速跟上节奏,但也开始不满于现状了。

    过去的一个多月,她对自己的要求是:能跟上老师。

    可现在她觉得,课堂上教的内容只是基础。让人出类拔萃的是课后的“举一反三”和“融会贯通”。

    她泡在机房和实验室的时间不够,自学的时间也不够。而且,她需要一台电脑,学校机房电脑太慢了。

    可她暂时买不起。

    寒假打工加上省吃俭用,到下学期应该能买上一台普通的台式机吧。

    杜若琢磨着,收好书本走出实验室。

    班上好几个男生从她身边跑过,一窝蜂涌进走廊尽头的实验室里,还有几个回头冲他招手,示意她一起。

    她跟着跑去电路实验室,一群男孩子围在一台实验装置前,全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笑闹中又带几分认真:

    “卧槽,你小子别瞎搞。”

    “要烧了,肯定烧了。”

    景明斜着一边肩膀,松垮垮地站在试验台前,桌上一堆红的黑的线,实验装置上也插着繁复长短的电线。

    他一根一根插接口,连电线。一旁放着一张复杂的电路图。

    李维跟几个机械电子班的男生们站在台前,手指摁在电路纸上缓缓移动,皱着眉默默计算着电路方程。

    有人说:“你在软件里试过没,给老师看过没?别搞炸了。”

    景明哼笑,不搭理。

    杜若瞟一眼他那自信满满的样子,狐疑地伸长脖子凑过去,瞄瞄一眼电路图。

    脑子里一懵,是第一感觉。

    电阻电容二极管滤波器电感器,她除了能看懂上边的符号和一条条串联并联跟藏宝图一样的线条,一时间还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维他们还没计算出来,景明已经把线接好,启动电源,转动调压器手柄升电压。

    周围人同时往后躲了一下,仿佛他开了个□□。杜若也一缩,以为会听到警报声。可没有。

    安静中,似乎传来一丝极细而清脆的电流声,绿灯亮了。

    “哇。”同学们又凑过去,好奇地跟着仪器上的走线进行观摩。

    景明挑着眉梢,勾了下唇,转眼看见杜若站在一旁,她正费劲地琢磨着那张图,纠结思考着,忧伤懵懵地抬起头,结果对上他的目光。

    他眉梢抬了一下。

    杜若:“……”

    她胸口憋闷,转头就走。

    嗬!

    又被俯视了。

    毛线球球!拽什么?会设计复杂电路还试验成功了没烧坏机器就觉得很了不起就能嘚嘚瑟瑟甩我一脸了?!

    ……能。

    杜若蔫茄子一样闷闷不乐地鼓起了脸。

    不得不承认,她很羡慕景明啊。

    他什么都会呢。

    听说还组了个机器人研发团队,叫Prime。新生中的特招生状元精英全被他收入麾下。

    内心一只小人儿倒在地上拼命蹭腿耍赖:

    嗷嗷嗷!我也想要!

    呜——

    我也想要有非凡的技能,甩他一脸。

    打住!

    她拍拍脑门,让自己停止了这无聊的想法。

    有功夫YY,不如好好琢磨课堂重点。

    她走出实验室,下楼梯,碰上隔壁宿舍的陈思和王怀玉,她们跟景明同班,问杜若:“一起去吃饭呗。”

    她笑笑感谢她们的邀请,又道:“这时候食堂太挤。我过会儿再去。”

    “现在去图书馆?”

    “机房。”她话音未落,身后传来李维的笑声,“这么勤奋啊。”

    杜若回头,玩笑道:“去机房打游戏。”

    “学校那机子,打游戏?打电脑差不多。”李维跟在楼梯后头,还有他宿舍另外三个,章磊,朱韬,和……景明。

    杜若笑容顿时就收了些。

    景明低着头,手指划着手机。章磊跟朱韬皱眉看着他手机屏幕,像上头有什么重要事情似的。

    李维道:“哦对了,杜若,晚上七点去操场集合。”

    “干嘛?”

    “下周运动会,商量下入场式。”

    “哦,好啊。”

    陈思听见,问:“你们班准备搞什么入场式啊?”

    李维:“还没想好呢。男生们随便提了下,统一的意思是要突出我们班!花!”

    杜若:“……”

    她后脑勺方向,某男生哼出一声笑,听上去又懒又欠。

    杜若正咬牙切齿呢,

    陈思和王怀玉也咯咯笑起来:“拭目以待哦。”

    “……”

    唉,算了,破罐破摔。

    ……

    杜若出实验楼后去了机房,景明他们走了反方向。

    李维自言自语:“唉,怎么设计才能突出我们班花的重要性呢?”

    景明懒懒地抠抠眉毛,随口道:“你想要什么效果?给个灰姑娘的仙女棒,变南瓜车白马水晶鞋好不好?”

    李维一拍脑袋:“这个主意好!”

    景明:“………………”

    朋友,你脑子有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