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小说>若春和景明

小说文案:

  • 那时的他高高在上,不可碰触;她狼狈尴尬,一无所有。在努力,也是命数,让她看见他的梦,梦中有她的未来。跨越傲慢和偏见,他们做下一个约定——“有生之年,我一定要看到新的时代和纪年。我要看到海上最高的浪潮!哪怕穷尽一生,也决不放弃!”“好啊,我陪你一起!”他们脚下,车之河流海浪般颠簸流淌。而他们头顶,星空亘古浩瀚,见证着一切。那一年,尚年少,多好,人生刚开始,一切皆能及,未来犹可追。

本栏目小说推荐

  • 惹我你就死定了3

    腾的…!我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林海秀…扑通…运河说过的啊…林海秀…,她去日本了啊…不过,那小子的话也不能完全相信啊……这么闷热的天,本来就够闹心的了,还要去给朋友当电灯泡,可怜芳龄十八的我啊,这些年都干嘛了?我好想有个男人啊,做梦都想。。。。。。谁是最靓,最炫,最纯情的真命少女。
  • 心碎你好

    2000年初,我认识袁晓晨,在冬天的北京,在公共场所,在西北风也吹不动的阴郁的惨雾愁云之下,我们的关系简单干净,一如原始人,那是一种纯度高得惊人的性关系。事实上,在床扩建与棉被那么一个狭小柔软的空间内也很难建立起别的关系。那种关系不是不是叫人记住什么,而是相反,烦恼与恐惧,希望与受挫,一切都被暂时地悬置。然而,那种靠情欲悬置起来的生活却是短暂的。
  •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彭野,一个即使没有手表也能知道时间的男人,一个在草原上识别八十八个星座的男人,一个拥有神射手般枪法的男长,一个为了心爱的女人能屈能伸的男人,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男人。程迦,一个在荒野中落单却淡定坐在车顶抽烟的女人,一个帮着羞涩小伙子尼玛大胆示爱的女人,一个中了枪也一声不吭的女人,一个因为彭野而终于知道什么是爱情的女人。有风的地方,就会想起彭野,如狂风般强硬;有海的地方,就会想起程迦,如大海般柔软。仍记得,他指间一斜蓝天日出,鹰在穿梭。他对鹰说:“程迦,明天是个好天气。”
  • 在一起

      在现实生活中,我见到过一些追求爱情的人,他们如同离不开乳汁的婴儿一样离不开爱情,但他们没有遇到爱情,他们纷纷在爱情之路上杀羽而归,他们为爱情而痛苦,像我一样。相爱能使人们忘记人世间的痛苦吗?人们并不想这件事,人们只是相爱,一再相爱,无论是否痛苦,人们都追求相爱,可爱的人们,只要想到你们渴望爱情,只要想到你们忍不住地为爱情奔波,我就为你们叹息,我就为你们追求爱情的急促脚步而哀伤。
  • 惹我你就死定了2

    乍一看题目,让人觉得这大概又是一部“野蛮”题材的作品了。小说的开头也给我们留下了这样的印象。乌烟瘴气的游戏厅,斜叼着烟的少年,“黄毛儿”似的打扮,不堪入耳的咒骂,剑拔弩张的对峙,都让人惊呼:又一个“野蛮女友”来了!但事实上,在“敌人”(如朴宗浩等)面前大义凛然撒泼耍赖的闵夏媛,到了心仪的男生面前,她却成了诚惶诚恐唯怕做错事的小鸟依人。
  • 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

    司徒末毕业在即,从小便习惯服从安排的她对前途迷茫懵懂,随波逐流地尝试各种安排,总是鼓不起勇气为自己做出选择。因新老校区并校,物理系的高材生顾未易闯入司徒末的生活,平淡无奇的生活掀起了啼笑皆非的浪花。几次三番的交战让司徒末和顾未易这对欢喜冤家逐渐走进对方的心底,更是误打误撞地成为合租盟友。在相处过程中,两人逐渐放下偏见,在对方的鼓励和帮助下,找到人生和事业上的新方向,也收获爱情。两人共同经历了毕业、求职、工作,才明白,原来最温暖的小时光,就是走对的路、与对的人做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