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奋斗乌托邦

24、米莱的事业

更新时间:2021-11-05   本书阅读量:

    十天以前,米莱便开始在那一家茶餐厅的里里外外来回巡视了,十天里,她把那个餐厅东一块西一块地修修补补,这里换一张壁纸,那里换上一排新的灯,又买了几株植物放在各处,把外面的灯箱重做了,使它夜里从很远便能看到,也像是说,这里换了主人。

    接下来,米莱把营业时间从八小时延长到十六小时,据她观察,周边还真少一家昼夜餐厅,她打算试一个月看看,周围的美国人夜里是否有需求。

    事实证明,周围居民对于这个饭馆的需求十分旺盛,夜里两点还会满座,利润也超过白天,原计划一年收回的投资,看来只需四五个月便可完成。为了加快回报速度,米莱几乎是三天两头想出一个点子,她的茶餐厅一周一次新活动,还返优惠券,在国内被搞得不胜其烦的商家促销手段被米莱一个个回忆起来,用在茶餐厅上,弄得米立熊直叫她经商天才。

    深夜时分,在灯火通明、客人满满的饭馆里,望着窗外,米莱虽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但心里仍是感到一阵阵空虚。

    忽然,一辆面包车急速开来,就在餐厅门前猛地停住,从里面跳下七个穿着军装的年轻人,短发,行动简洁利索,一望便知是军校生,米莱感到,他们的身影一下子就把整个餐厅给照亮了。他们冲进餐厅,叫了餐,简短地相互说了两句话,菜一上来,就狼吞虎咽地吃完,然后就在餐厅门口唱着歌儿钻进汽车,眨眼间就离开了。当米莱清醒过来,她发现自己像一个游魂儿一样站在饭馆的门外,两眼望着那辆面包车离去的方向在发愣。这时,她才意识到,她刚才完全被他们的动作与状态给迷住了。她的心狂跳,一个念头在头脑中回荡不休我要参军去!我要跟他们走!

    片刻,她回过神来,叫住服务员,自己过去收拾那一小队军人吃过的桌子,她发现每一个盘子都干干净净,没有剩菜,就连菜汤儿都用面包片抹净了。

    米莱定了一下神,把盘子端到厨房,然后坐回到那张饭桌边。桌子已重新收好,窗玻璃把店内的灯火反射得清清楚楚,米莱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卑微,那么虚弱,像一只小乌龟一样缩在世界一角,每天都太平无事,每天都例行公事,每天,她把车停在饭馆门前,走进饭馆,然后便在里面来回走动。不!那不是她要的生活,她要进入到一个更有活力的世界中去,因身上的青春热血奔腾不息,使她无法平静。

    自我发现

    那一晚,令米莱懂得陆涛把她吸得牢牢的原因,她不是爱陆涛,而是受到一种令人不安的气息吸引,她越是无法控制他,便越想控制他,她在他身上越失败,她便越想成功。她其实是狂躁的,也是倔强的。是的,在她乖巧快乐的外表下面,有一颗渴望激情与冒险的心。而陆涛时刻给她一种隐隐的不安全感,他一天一个主意,他让她无法把握,当那种不安全猛然变成现实,她便长久地处于痛苦的亢奋状态,那状态是那么真实,直叫她感到自己只有在那种状态里才活着。她懂得了,自己完全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她的柔弱善良,只是一个自我保护的硬壳,必须有不断的刺激才会令她感到生活在向前走,其余的全是沉闷。别人眼里的舒适与安全,在她眼中,只是机械与重复,因为她从小就浸泡在那种安全与舒适中。

    在米莱的记忆里,父母甚至没有在她面前吵过一次架,她的生活永远充满阳光与和睦,简直味同嚼蜡。为了摆脱这种日复一日的重复感,她宁愿尝一尝痛苦的眼泪,她怀念那些曾被欲望煎熬的日子,她甚至怀念她所经历的最黑暗的感受,她想恨,她想爱,不是那种淡淡的,而是激烈的、狂暴的、令她感到新鲜的。然而现在她置身美国,这里一切井井有条,而昔日的一切如同青春,永不再来。

    现在,米莱平躺在床上,窗帘已发白,天亮了,她把头更深地埋进枕头,接着,更大地展开四肢,像是要从床上纸一样飞起。然而她哭了,眼泪从眼眶中涌出,这是她孤独但也最有力的时候,她其实并不柔弱,她从未像现在一样了解自己,也从未像现在

    一样,焦急而无助地渴望伸展,只有在伸展中,她才有机会穿越孤单与黑暗,她才会见证自己的坚强与勇敢。

    米莱很快就睡着了,她甚至没有擦干自己面颊上的眼泪。刚一睡去,她便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在缩小,无论她如何挣扎也无法阻止,她迅速缩小成一颗种子,这是一颗不停跳动的种子,从床上掉到地上,又滚出门外,风吹着它,使它滚得更快。米莱感到她像是滚入一个熟悉的花园,突然,一道闪电击中它,接着便听到一声炸雷,大雨从天而降,眼前一片模糊,米莱感到自己沉入黑暗之中,以至于呼吸困难。过了好半天,雷声和雨声都消失了,米莱感到周身一阵温暖,她醒过来,顽强地向上顶去,眼前顿时一亮,她终于看到了阳光,接着便听到一声惊呼:看,这里长出了一片新的叶子!

    那声音是那么熟悉,她仔细辨认,原来是爸爸米立熊的声音。接着,米莱感到有手指在摸她的头顶,像是在为自己梳头,她发现那是妈妈的手指,米莱还发现,爸爸和妈妈的眼睛此刻正在注视着自己。她再定睛一看,却发现自己正从房间里飞跑出来,叫着爸爸妈妈,爸爸妈妈扭过头去,只看到米莱在他们身边站定,用清脆的声音叫道:我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而且,是用我自己的方式!

    在梦里,米莱看到自己坐在一架飞速运动的过山车里,在四周,有着数不清的过山车在轨道上转动,险象环生。这些过山车高高低低地在一片大海里上下飞驰缠绕,忽然,她看到自己的脸,那是一张小小的脸,像是自己十岁时的模样,但没有惊恐,甚至没有叫喊,而是出奇的冷静,更怪的是,她发现,梦中的所有人都闭着眼睛尖叫,只有自己在观察着前面,以及四周上下翻腾的过山车,眼神专注而坚定,米莱还看到自己握得紧紧的小拳头。

    是的,现在,她沉入更深的睡眠之中,忘记了自己是一粒种子。

    然而,只要是种子,就有发芽的那一天,那时她才会发现自己,记起自己。

    意外

    米莱的梦未能穿越大西洋,登陆巴黎,若是可以,她会看到陆涛无精打采的样子。现在,陆涛看起来已经很像一个专业乞丐了,他正带着自己的全套装备,晃晃悠悠地走向夏琳上班的公司,不过他对自己目前的行乞技艺非常失望,面对花样百出的同行,他认为自己毫无竞争力,那一首敲来敲去的《欢乐颂》,连他自己都听烦了,路人们更不会为此买单。

    距夏琳公司不远,陆涛看到一个公共洗手间,这里是他的免费更衣间,他走进去,把脸洗净,对着镜子换好一身看起来更体面一点儿的衣服。他知道,在法国,人们并不是以服装相貌取人,但若是穿得不对,人们干脆连服装相貌都忽略了。

    走出洗手间的陆涛自我感觉好了一点,小风一吹,不禁加快了脚步。迎面,郭栩如踩着滑板像是飘着一般滑过来,一身醒目的Lotto秋季运动装,看起来像时隐时现的烟雾一样飘逸。陆涛向她招手,郭栩如脸上露出笑容,围着他转了一圈,正要对他说什么的时候,一辆猛冲过来的厢式旅行车就在她身边忽然放慢车速,车门打开的同时,一个大汉伸出一只强壮的手臂,一把抓住郭栩如,拉向车里。

    陆涛被眼前迅速出现的这一幕惊呆了,只见郭栩如惊叫一声,本能地把手伸向陆涛,而陆涛却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一把抓住郭栩如的手,把郭栩如往回拉。那辆汽车仍在行驶,眼看着郭栩如渐渐被拉直,她的尖叫响彻整条安静的小街。陆涛跟着车小跑起来,这惊险的场面引来路人的观望,有路人拿出手机报警。

    但僵持只是片刻,突然,厢式旅行车的尾门啪地弹起,又冲出一条大汉,抓住陆涛,连同郭栩如一起塞进车内。车门关上,旅行车扬长而去,只一转,便转入一条小街,消失在巴黎的黄昏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