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奋斗乌托邦

23、钱刚

更新时间:2021-11-05   本书阅读量:

    渔船上,郭亚龙的电话终于响起,电话的那一头是郭栩如:Daddy,我在中国使馆,有人帮我,我跑了,现在没事了。

    你等在那里,后面的事我来处理。郭亚龙说罢挂了电话,站起来,看了看紧张的钱刚,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长叹一声说,你不该动我女儿!这你是知道的。

    说完头也不回地和手下人一起登上自己的游艇,钱刚眼看着游艇离去,他的手机响了,他知道,他们没有抓住她。

    钱刚的手下人在看着他,他盯着手中持续不断地响着的手机,他接了电话,听了几句,突然叫道:他们怎么可能对那个建筑那么熟悉?他们现在在哪里?

    不等对方回答,他的手一松,手机掉入大海,他叫了一声龙哥,然后对着郭亚龙离去的方向跪了下来。

    游艇里,郭亚龙看着越来越远的渔船,把遥控器从胳膊上撕下来,交给手下人,手下人提醒他:还要走两百米。

    郭亚龙点点头。

    粘在渔船上的磁性炸弹一闪一闪地闪着光,闪光越来越亮。

    渔船上,钱刚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脸上的汗一层层流下,风吹动他的头发,他显得很苍老。

    游艇上,郭亚龙的手下对着渔船伸出手臂。渔船上,磁性炸弹一闪一闪地闪着光,越来越黯淡。郭亚龙闭上眼睛,律师景焕章点点头。一只手指轻轻按下遥控器的按钮。远处一声巨响,渔船炸得粉碎。

    瞥见真理

    在我们的头脑里,有些事情离我们很远,有些很近,然而,那只是我们自己的想法,实际上,所有的一切都离我们很近,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可能的世界上,所谓的生存之道,就是尽量处理好我们所能控制的,以便应付那些不可控制的。

    有时,我们在互联网上,在电影里,看到别人在行动,某一个刹那间,我们会产生同情,产生感动,在那些刹那,我们被照亮,有幸瞥见真理,那一刻,恍惚之间,我们把别人当成自己。

    生日礼物

    一架双引擎私人飞机降落在香港机场,舱门打开,仍穿着LOTTO运动装的郭栩如从里面走了下来,一辆银色加长奥迪A8轿车迎上去,停在飞机边,郭亚龙从车上下来,迎上前去抱住郭栩如。

    郭栩如叫了一声Daddy,便不再出声,眼泪静静地流出。

    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会再有了,相信Daddy。郭亚龙说罢,看着女儿,直到她点点头。

    载着郭亚龙和女儿的轿车,一直开到香港的一家六星级酒店门前,有侍者拉开车门,郭亚龙一直把女儿带到酒店顶层,这里已被布置妥当,拥有一个豪华派对所需要的一切。

    郭亚龙和女儿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从这里可以俯瞰香港的维多利亚湾,如同看一幅巨大的画卷。

    栩如,你后天就在这里过生日,把你的同学都请来。香港最红的明星会为你唱生日歌,Daddy要让你过一个全香港最好的生日。现在,你告诉Daddy,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我的生日礼物?郭栩如像是在记忆中打捞什么似的皱紧眉头。

    是,你想要什么,Daddy都会买给你。郭亚龙用担心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女儿,他暗暗期盼这件事不要在女儿心里留下阴影。

    郭栩如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在她的头脑里,仍是那一幅幅紧张的画面。她记得她在拼命地奔跑,追逐着前面的一个晃动的身影,两边闪过墙壁与门,忽然,她感到自己悬浮起来,像是开始滑行,那么慢,却把看到的一切平滑地连接在一起。此刻,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知道,自己不再害怕了,她睁开眼睛,维多利亚湾就在脚下,阳光让一切无比清晰真切。这里是香港,这里不再有追逐与恐惧,她转过身,目光坚定地望向父亲说:陆涛!

    陆涛?那个救你的陆涛?

    郭栩如皱皱眉头,嘴里喃喃地重复着:陆涛。

    你想要他?

    合法的方式。郭栩如的语调平静而坚定。

    没有风波

    夏琳觉得陆涛完全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只要给他时间,他就能创造出叫人难以理解的事实,一句话:他都跑到巴黎混到这份儿上了,竟还能与富家女搭上关系。

    此刻,他们正在一家手机店里买手机。

    我告诉你,就你这样儿的,应该多去富人度假地转一转,我发现你很擅长与他们发生各种关系。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不再伺机去接近各种富家女?夏琳在陆涛耳边轻声说。

    哎,夏琳,你能不能不自卑到这么酸溜溜的?陆涛打断她,就要那个吧。

    两人出了店,夏琳推了陆涛一下:我就酸溜儿溜儿,我是为对你有新发现而激动。

    说来听听,让我也跟你一起激动激动。

    这么说吧,陆涛,我最近发现你好像是一个沦落人间的天使,不过,你天上的那些朋友时不时地会想起你,然后下来看看你。我觉得你还是识相点儿,早点飞回去吧,老在我们人间瞎晃悠,会把我们凡人气死的。

    我怎么知道你的闺中密友是富家女,还富到被绑票儿的地步?

    你不知道?这就是这件事的可怕之处。

    我告诉你还有更可怕的,要是那天你们一起下班我还是别往下想了,我知道你着急了一晚上,但要换成我,会更急。那绑匪要是为了吓唬人家郭大小姐,把你****了你回来还不告诉我怎么办?

    哎,你这人儿怎么心理那么阴暗啊,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不思进取,满脑子净想****已婚妇女啊!我告诉你,你的想法要是变成现实,会触犯各国法律!

    夏琳,我觉得你对富家女有偏见,比我还有偏见。不过你的闺密也是,自己那么富还省钱不请保镖,跑到法国跟你竞争一个可怜巴巴的工作岗位。我本来以为这个世界很清楚,我们生产,他们消费,但他们一高尚,却抢着跟我们一起生产,这不是人为地造成产能过剩嘛。我回头给郭栩如发一短信,劝劝她别回来了,现在香港富家子的生活作风越来越坏,净娶女明星和女冠军,她应该在那里就地奋斗,设法击败那些梦想嫁入豪门的竞争对手,叫香港阔少都回归传统。这豪门公子也是,名利双收有风险啊,闷头儿发大财不是挺好的嘛!

    不许你给她发短信!夏琳说道,我说你手机没了怎么那么着急呢!我买手机是为了夏琳,我告诉你,以后我要是碰到这种事儿,马上逃离出事地点,然后打电话报警。不许你以后碰到这种事儿!不碰,不碰,除了你我谁也不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