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我和你的笑忘书

不见茶花好多年

更新时间:2021-10-21   本书阅读量:

    楚白,我们已有两年未见了。

    奇怪的是,两年后的今天,我不但没有忘记你,反而心血来潮地走遍了城里的所有烟酒店,去寻找一种叫“茶花”的烟,最终,寻找未果。转而我才明白,我早已不在当初那个有茶花的城市了。可是,关于你的那段往事,却历历在目,清晰如旧。

    01

    我最讨厌下雨天,因为下雨天到处都是湿漉漉的,穿双新鞋子都要被泥水浸染。

    我边诅咒这鬼天气,边付钱给出租车司机,然后拿起了伞推开车门。

    就在我刚推开车门的那一刹那,就有一个冒失鬼像一道闪电一样冲撞了过来,我一只脚刚踩出车外,另一只脚却还在车里,又被这冒失鬼一撞,直接再次跌进了车里,在车外的那只脚也随着我前仰后合的动作瞬间浸满了泥水。

    那个冒失鬼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扬起脚看着脏兮兮的鞋子欲哭无泪,这可是我新买的CONVERSE啊。但是转瞬,我的怒气便转移到了这个罪魁祸首身上,我不耐烦地仰起头对冒失鬼说,对不起能换回我一双新鞋吗。

    但是就在我说话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冒失鬼的脸。

    祁楚白,那就是我第一次见你。

    当时的你没有打伞,全身都湿透了,你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清秀的脸随之浮现,你的眼睛清亮有神,却带着焦急。而刚刚的那句对不起,也在我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显得格外有诚意了。

    但是我是一个立场坚定,不被美色左右动摇的人,我并没有因为你的英俊和诚意而原谅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谁都没有我的鞋子重要。我执拗地拉着车门说,你要支付我的洗鞋费。

    那时你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显得有点气急败坏,你肯定觉得我斤斤计较得像中年妇女,但是你却好风度的什么都没说,而是直接从衣服上扯了校牌下来塞我手里说,我是高二三班祁楚白,你随时可以去找我。

    我不再说什么,拿起伞下了车,当我刚撑起伞时,就听到身后“嘭”的一声车门关闭,再回头时,车子已经扬长而去,消失在氤氲的雨雾里。

    我握了握手里的校牌,上面的你笑容洁白,眼里散发着安定。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照片上和现实里的你相差了好大的距离,明明同是一张脸,给人的感觉却那么迥异。直到我第二次见到你。

    你说我给你的第一印象很不好,一个斤斤计较的小气鬼。

    说这话时,你坐在我面前抽一根细长的女士烟。

    我还没来得及去找你,你却找到了我。因为那天下车时,你的冲撞让我倒在车里,日记本也随之落在了车里,然后你随后坐车捡到了。

    你像一个痞子一样涎着脸说,小气鬼,能不能把这个日记本抵消为洗鞋费。

    我看着坐在对面叼着烟的你,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与照片里的形象大相径庭。记得拿到你的校牌那天我还问了好朋友小惜,让她确定你是不是本校的。

    小惜却告诉我你不但是本校的,还是本校的优等生,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是同学的学习榜样。

    而现在的坐在我面前,叼着女士烟的小混混,实在让我跟你外边风传的形象挂不上钩。校牌上的你,笑容澄澈青涩,而坐在我面前的你,笑起来却大大咧咧,带着玩世不恭。

    你穿着干净的白衬衫,但纽扣却开到了第三颗,露出了长长的脖颈,一点都不是优等生的模样。现实果然容易摧毁人的想像。

    我讨厌男生抽烟,但最不能让我容忍的不是你抽烟,而是你竟然抽女士烟。

    我觉得你真的是变态。

    所以我凶神恶煞地问你,到底什么时候赔偿我洗鞋费。

    你却淡定地把身上所有的衣兜都翻过来,然后冲我拍了拍。我知道,你的意思是你没有一分钱。

    祁楚白,我真的是对你鄙视至极。原来你斯文的外表下,有一颗败类的心。

    02

    当两个人不认识时,这世界很大。

    但当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认识后,这个世界又开始变得很小。

    几天后,我们再次狭路相逢。不过这次,曾标榜身无分文的你却搂着一个小太妹招摇过市地走进了酒吧,我看到你叫了很多酒,然后甩出一沓钱给服务生。

    那些钱的分量,够我吃一个月的了,也够我买一双新CONVERSE鞋了。我愤怒的眼睛都红了,认定你欺骗了我。

    我决定跟踪你,我在酒吧对面的KFC坐下,要了一杯可乐,慢悠悠地喝,直到那个小太妹扶着烂醉的你走出酒吧。我才从KFC里走出来跟上你们。

    但是她把你扶到了公车站,你却突然推开了她,她跺脚看了看你,然后便准备转身走开。

    但是她转身的时候看到了我,我愣愣地看着你们,我以为她是你女朋友,你们吵架。但那个小太妹却突然对我开口,你喜欢他吧?

    一句话惊得让我倒退两步,我说,我不认识他。

    但她却仿佛知晓我的掩饰,苦笑了下说,不要爱上他,你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竟然仿佛着了魔,开口问她,那你是吗?

    她愣了愣,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垂下头叹了口气,说,算是吧,但是,我也只能成为替身。

    说完,她便摇了摇头走了,临走前,交代我送你回家。

    我不知道她怎么那么肯定我认识你。

    但是我看着烂醉如泥的你,又于心不忍丢下你不管。所以,最后是我扶着你,一步一晃地坐上公车。落魄的你,让我连追帐的心都忘记了。

    你坐上公车便直接靠到了椅背上睡了起来,你熟睡的脸像一个孩童。

    但是,司机的一个急刹车,让你从熟睡中惊醒,直接向前冲了过去,然后,就发生了一幕让我对你印象尽毁的事情,你“哇”地一声,突然狂吐起来。顿时,刺鼻的酒味布满了整个车厢,周围的人或鄙夷或厌烦地看着你,我只得像个小妻子一样,不停地对别人回以歉意的微笑。更可恨的是,你还吐到了我另一双新鞋子上。

    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欲哭无泪。难道你跟我的鞋子有愁么?上次的洗鞋费还没还给我,这次又欠我一笔。但是,我已经没有心思考虑你总共欠我多少洗鞋费了,因为你的呕吐导致我们提前两站便下了车,我不知道再在车上,别人会不会用眼光杀死我们。

    吐过后的你有些许清醒,下车后,你指着我问,你怎么在这里。

    说完你又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然后从身上掏出钱包扔在我手里说。我现在有钱还你洗鞋费了,给你,拿去,都拿去。

    说完,你便跌坐在了路边。我翻开钱包找你家庭住址,但在夹层里看到一张你和一个女孩的大头贴合影。

    里面的你,笑容青涩,女孩画着蓝色眼影,眼神里带着不羁。就像刚刚碰到的小太妹。那一瞬间,我终于明白了她的话,原来,你喜欢的女孩是如她那般。但却不是她。

    你坐在地上从兜里摸出一支烟,然后又翻出打火机,点了几次都未成功,甚至差点烧到自己的头发,我走过去帮你点上。

    我看到你手里的烟,依旧是上次见过的女士烟。我看了那个烟盒,通体白,只有一瓣红色的茶花印刻在上面,旁边还有小小的两行字,我没看清。但是,我知道了你抽的烟原来叫茶花。

    看着席地而坐,还带着醉意的你,我想势必是拖不动的。所以也就在你旁边坐了下来,你把头低在膝盖间。抽一下烟,就抬头吐一口烟雾。以前我看到其他小混混做这个动作时便会嘲笑他们装忧郁,但是你这个动作却做得连贯自如,让我不由自主地想把你的忧郁转移。于是我看着你嘴边茶花细长的烟身,想和你有个话题聊,不至于两个人坐在这里无聊,于是我便问出了早就好奇的问题,你为什么喜欢抽茶花,这是女士烟。

    你仰头吐着眼圈,我以为你没有听到我说话,但是过了好久你叹了口气说,因为,烟盒上有一句很漂亮的话。叫做“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那一瞬间,我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对你一见钟情,还是被你说这句话的表情蛊惑了,路灯打在你脸上,淡淡的微笑。

    我坐在你旁边,可是你的瞳孔里却是映着别人的影子。

    世上最艰辛的爱,不是生离死别,也不是两两相忘,而是两个人明明近在咫尺,心却遥远在天涯。

    03

    我跟好朋友小惜打听你的消息,我说她给我的消息有误。

    小惜却说,那是因为她那天没给我讲完我便跑出去了。紧接着,她便告诉了我你的情况。

    她说,你是优等生,但却在遇到江芷的那一天便中断了。江芷是学校里出了名的不良少女,起初她跟人打了赌要追你,每天守在你放学的路上围追堵截,学校里的同学把她当笑话看,但出乎意料的是,最后,她竟然真的把你追到了手。但是后来,她却又和以前社会小青年男朋友和好了,他们和好后,她不再理会你。

    而你,却因为她,开始天天逃课,你像她追你一样开始追她,你每天在她出现的KTV,酒吧,游戏厅等待,可是她男朋友却把找人把你打了一顿,而她,也已经不给你任何机会,因为她辍了学,去陪她的社会青年男友了。

    这本是一个很平淡的故事,但是祁楚白,因为有你这个主角,使我听得时候觉得内心一阵支离破碎的疼,我可以想象你是放下了怎样的身段,而祈求一段不属于自己的爱情。

    小惜说你的成绩下降得比自由落体都快,现在你基本上成了老师放弃的对象。

    祁楚白,我想起初次见面你塞我手里的学生证,那时的你,真的是充满了希望和阳光,安静盎然的模样让人喜欢。现在,你的青涩被戾气代替,你像小混混一样生活,像小混混一样吊儿郎当的说话,并不是你自怨自艾,而是你真的喜欢江芷喜欢到了骨子里,这些,都是你对她的妥协。

    因为你的宿醉,我们算是熟识了。

    我是学生会,你每天去学校迟到,我便去找值日生把你名字化掉。

    你旷课去打游戏,我便帮你打个完善的请假条。

    你没钱吃饭,只要到班上叫我一声,我便随你一起去餐厅。

    你讲你玩的一个游戏,看你的眼里都透着兴奋,我就陪你一起玩。

    所有人都好奇我怎么突然和你走得这么近,就连老师都把我叫到了办公室,他们痛心疾首地对我说,你已经堕落了,希望我不要步入你的后尘。

    可是我拒绝不了你出现在我的生活。记得看过一个问答题说,如果你喜欢的人杀了人,那你是会报警,还是替他埋尸。

    很多女孩都回答,报警,然后等他出狱。而我的回答却是后者,替你埋尸,然后和你做一对亡命鸳鸯,浪迹江湖。祁楚白,你看我对你的爱就是这么盲从。

    以前我最讨厌的便是一些女生自以为是救世主,是女神,可以将失足青年挽救,让他们早日踏出泥潭,于是盲从地跟随他们左右。可是,如今我却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固执地以为,你以前曾经那么好过,所以你一定会变回来。

    我不怕等待,不怕付出,也不怕时间,可是我难过的却是,你朋友问我是谁,你拍着我的肩膀特豪迈地对他们说,我一铁哥们儿。

    直到那时,我才明白,原来,在你心里,一个铁哥们儿,便代替了你对我的所有称呼。

    也是那时,我明白,原来,在你的心里,谁都代替不了江芷的位置。

    04

    没过几天,我便见到了那个小太妹口中的真身,你曾经的正牌女友江芷。

    那天我们一起走在去游戏厅的路上,一个穿白T的女孩迎面冲撞来。

    你惊喜地看着她叫,小芷?

    我听到这个称呼,立刻绷紧了全身的神经,我不明白那时自己的心态,我只是觉得,要好好看下这个曾改变你生命轨迹的女孩。

    平心而论,江芷一点都不丑,属于那种艳丽型的女生,她涂深色的眼影,穿一件白色T,贴身仔裤,显出玲珑有致的身材。

    她抽着烟斜睨着你问道,这么快就找了新女朋友?

    你拉着我焦急地对她解释道,这个是我的铁哥们阮清妍。转而又对着我说,清妍,这个……是江芷。

    那天,破例的,你没有随我一起打游戏。

    我独自去了游戏厅,并没有玩我们经常玩的射击。而是跑去玩我曾经嘲笑过的弱智游戏打地鼠。那是连三岁孩童都觉得简单的游戏,可是我却玩得津津有味。

    看着那些地鼠的头不停地冒出来。我就拿着旁边的小锤子痛快淋漓地打下去。我承认我真恶毒。我把那些地鼠的头想成了江芷,就这样,我买的五十个游戏币都花在了打地鼠上,你看,我对她的嫉妒是多么根深蒂固。

    直到华灯初上,兜里没了一个游戏币,我才走出了游戏厅。

    可是我刚走到门口便吓了一跳。你鼻青脸肿地朝我走过来,让我错以为那是自己的幻觉。

    就在我站在原地发愣的时候,你却兴奋地扑了上来说,清妍,江芷说她有点想我了,江芷说她有点想我了。我看着你高兴得像个小孩子。惊愕地指着你的脸问是怎么回事。

    你告诉我,江芷来找你,是因为她和男朋友说了分手。她说男朋友其实对她一直不好,经常打骂她,甚至还背着她交了另外一个女朋友,她痛哭流涕,她说她想念对她好的你。你走在街道上安慰着她,为了给她挡住拥挤的人流,环着她的肩膀,但却被她男朋友的兄弟看到了,通报给他,于是,江芷的社会青年男朋友带了一群人,把你痛打了一顿。

    在医院护士给你擦碘酒的时候你还在那里不停地说话,你说,清妍你知道吗,江芷说她发现自己喜欢我了,我好开心。虽然被痛打了一通,但以后,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你脸上的伤口随着你的微笑抽动,你痛得龇牙咧嘴,可是你却告诉我你好开心,你们以后就可以在一起了。

    祁楚白,那一瞬间,我的眼泪都差点落下来。

    我看到过你因为一个人而伤心了很久,却从未看到过你因为一句话而欢喜半天。

    这是第一次。却是因为那个叫江芷的女孩。

    那一刻,我终于承认自己败了,败在了江芷手里。

    那天,送你回去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独自买了一包茶花,学你的姿势抽了我生平的第一支烟,苦涩浓烈的味道呛得我眼泪直流,原来,这烟,并不好抽。

    我一直以为爱情是一个人的事。如果得不到想要的爱,那心愿无非是所爱的人找到幸福。

    但是在转角的路上,便碰到了去看你的江芷。

    她提着超市采购的一大堆东西,看了眼我,我立刻把手里的烟藏在身后,但她已经看得一清二楚。她不动声色地看着我微笑问道,阮清妍,你知道楚白为什么那么喜欢茶花吗?

    我不吭声,她看到我的困窘,张扬地笑了起来,她说,因为,这是我喜欢的烟。

    她还说,抽完烟后,把烟盒点燃,便会看到一个女人精致的侧脸,这是我一开始抽这个烟就告诉楚白的一个小秘密,楚白说,那个侧脸像我的侧脸,所以,他以后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着茶花烟,就像,把我带到了身边。

    我的心脏不停的抽动,痛楚蔓延全身。祁楚白,我以为,我们没有故事总会有一个回忆,但是你残忍得连最后一个回忆都让我觉得是偷来的。

    05

    我开始过起了一个人的日子,我的改邪归正让老师们欣慰。

    我听阿桑的《叶子》,她唱,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我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我想我不仅仅是失去了你……

    祈楚白,我知道,我们这一生,爱总是苦短,遗忘却很漫长。

    而我的青春仿佛是因为爱你才开始,但是你却令我看破了爱这个字。

    你们的世界开始离我越来越遥远。我还是穿着自己的CONVERSE逍遥自在,我还是讨厌下雨天。但是,我却再也没有在下雨天碰到一个如你般的男生,不打伞,微笑惊鸿,在四五月的天,闪了电。

    如果不是小惜说起你,我真以为之前的相遇只是一场幻觉。

    但小惜的一句话却在我心里掀起了平地惊雷,她说你跟校外男生打架斗殴,被学校刷了告示。而且你好像还在四处借钱。你这样家庭还算优渥的,怎会突然陷入困境。

    我承认自己还不够修行,从听到你的名字开始,就一直焦灼不安。

    我找到了你。我真的不能相信眼前的是你,是那个曾经微笑澄澈,皓齿洁白的人。

    你的面色很难看,一脸病容。你看到我时,在抽细长的茶花,我的心头微微一颤,你整个人陷在沙发里,瘦得让人难过。

    看到你的那一刹那,我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我说,你是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才一个月不见,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你看着我,疲惫地笑,说,清妍,好久不见。

    那天,喝完了茶,我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江芷退学后便和她前男友混在一起,她跟着他们打架,抽烟,最后,竟然还嗑药。

    但她离开那些人,和你在一起后,便向你坦白了一切。并愿意为你改正。

    但是,她的前男友虽然有了新欢,却仍不愿意放过她。于是某天给她打电话,说你在他手里,让她速去平时玩的酒吧。

    江芷见你心切,便傻傻地去了,但是她去后却没有见到你,只看到以前的一群朋友起哄,她气愤地转身要走,但转身时,却撞到了警察。

    然后,她就被抓进了派出所。直到进去之后,她才明白,原来自己被人下了套。

    警察从她身上搜到了药丸。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口袋已经被人塞了药。她百口难辨。

    看着坐在对面憔悴的你,我心痛难忍。

    你说因为跟江芷谈恋爱,父母已经把你的零花钱都停掉了,你现在必须借钱将她赎出来。

    都说爱一个人,便会变得勇敢,从前没有经历过的事,都将变成小小的试炼。

    看到你,我便信了这句话。

    当初是优等生的你,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有这样艰难的一天吧。派出所这样离你遥远的词也会出现在你的世界里。

    那一刻,我做了一个自认为很伟大的决定。我告诉对面的你,不要慌张,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事情总会明朗起来。

    06

    我借朋友的淘宝小店,将自己所有的CONVERSE鞋都摆上去卖。

    我有几十双CONVERSE鞋,不同的款式,有的一次未穿,有的只穿过一两次。

    最后,我把换得的钱交到你手里,你震惊了。你说,清妍,你哪里来的钱?

    我微笑的说,是我卖鞋赚来的。

    你像接到了一个烫手山芋一样立刻把钱推到了我手里,你说,我不能要。

    我问为什么。

    你犹豫了半天,才困难地说出口,我……看过你的日记……

    这次,轮到我不说话了。

    我是阮清妍,父母在我七岁那年便离婚了。母亲远嫁他国,父亲,很少有联系。

    我记得母亲领走前,带我去买了一双鞋,她说,女孩子都要有一双好鞋,这样走很远很远,都不会累。要善待自己的脚,因为它会支撑着你走完这并不平淡的一生。

    在那之次她就远走高飞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有一双舒服的鞋。

    但她买给我的那双鞋,让我永远记住了五角星的CONVERSE。所以,我渐渐长大后,便有了搜集CONVERSE鞋的怪癖。我将那些鞋全部摆在家里的橱柜里,每天都要看它们一遍。这样我便会觉得安心。

    因为父母离开后,我觉得这些鞋就是我世界里的唯一。

    寒暑假,我都会出去打工,虽然父母也会寄钱给我,但我仍坚持自己打工买鞋,因为那样我会觉得踏实。我幼稚的想法便是某一天能将所有CONVERSE出品的鞋都买回来,那样或许母亲也回来了。

    我的日记上,写的便是这些支离破碎的过去。以及可笑的愿望。

    我说,楚白,救人重要。

    你望着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你的眼里盛满了泪水。

    你说,谢谢你,清妍,你是我这辈子的朋友。

    我惨然一笑,对你挥手,到最后,我们仍然是朋友。这,也算是命运对我们的厚待了,朋友,总好过陌生人。你说是不是。

    07

    那次之后,我便很久很久没有看到你。

    小惜说,你的父母不同意你和江芷,你动用一切办法将江芷从监狱里救出来后,你们便私奔了。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你被刷留校查看的告知揭了,换成了勒令退学的。教过你的老师无不摇头惋惜。他们在课堂上拿你当范例讲。

    他们说你以前很好很好,每天按时上课,从不旷课逃课,你的作业每次都是优秀,你为学校拿过大大小小的奖。最后,却和一个不良少女谈恋爱,误了自己,误了前程。

    他们以此来不停地警示学生不要早恋。

    祈楚白,我经常想你穿白衬衣,规规矩矩把所有扣子都扣上,带着黑框眼镜的模样。这,不是所有优等生的特点吗?

    我常常想,如果我先遇到你,那现在是不是会是另一种境地。

    但想过我便笑起了自己。爱情是一个不讲先来后到的东西。

    你知道吗,我把所有的CONVERSE鞋都卖了,唯独两双,我小心的珍藏。

    第一次,你在下雨天像一道闪电一样冲撞而来。

    第二次,你在公车上为另外一个女孩喝醉酒,我却成护送你回家的使者。

    因为我觉得这是你留给我的唯一印记,我终于明白了母亲说的那句话,她说,穿上最舒服的鞋,就可以去找到最爱的人。

    祈楚白,我想或许你不是我最爱的人。你只是我萌动青春里的一道风景线,教会我爱这个字。

    但是爱情就像跳圆舞,带你入场的人,不一定会陪你散场。

    那次碰到江芷,她还告诉我一件事。她说,你告诉她我们是因为一次打车认识的,但是,那次你焦急的打车,便是去找她。因为,她怀孕了。她的社会青年男朋友并没有陪她去医院,所以你代替了那个角色。

    那时,她洋洋得意的表情,让我竟有些羡慕她。

    不管她有怎样残破不堪的过去,你都不愿意放弃她。而且有万般勇气,即使众叛亲离也要保护她。

    但是,后来江芷出狱,曾托人给我带了一封信。你一定不知道吧。

    她说她出狱后,你们便会私奔离开这座城市。她说,阮清妍,直到这时,我才真正羡慕你,你的懵懂天真是我这辈子都想拥有的东西,可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我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过去的那种天真,回不去过去的那段纯白感情。

    她留恋你,但她不能再伤害你,所以,她策划在你们私奔的时候,会独自悄悄离开。

    放手,便是她给你最好的回馈。她不是不爱你了,她只是爱不起你。

    最后她在信的末尾交代,阮清妍,以后,请你好好对他。将我的那份,也一起附上。

    08

    果不其然,当学校对你们私奔的流言传得已经慢慢消散时。

    你父母为你疏通关系,你又回到了学校。回来后的你像变了一个人,不笑也不闹,安静地穿梭在学校里。记得你回来那天,拿了一沓钱给我。我坚持不收,你却打听到了我的账号,直接把钱存了进去。

    你握着我的手说,清妍,你是我在贫困潦倒,颠簸流离之时,看到的唯一希望。

    你安静地上课下课,像以前一样努力学习。

    我们偶尔会一起吃饭,周末去游戏厅打游戏。

    你的底子很好,也很聪明,所以,学习成绩在两个月后便赶了上来。

    你依旧是任课老师的饭后谈资,他们总会教导学生,你如何深陷泥潭,他们如何极力挽救,最后你又是如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你的高考成绩很好,但是你没有选北京,而是选了武汉的学校。

    我奇怪地问你为什么。你说,因为,你和江芷到武汉后,她便消失了,她留信给你说让你好好生活。你说,不管如何,你都会在这个城市不停地等她,寻找她。

    那一刻,我突然泪盈于睫。

    我不明白是什么力量让你对江芷如此执迷不悔。

    你却抬头问我,你有没有很爱很爱一个人?

    我无语。

    你接着说,我的青春,是因为江芷开始的。只要她在,不管离我多遥远,我的爱都不会因为距离结束。

    之后,我也考到了长沙开始了新生活。

    我想,我没有你这样的勇气,对一段爱死心塌地,执迷不悔。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江芷是你的故人,而我穷其一生,恐怕都不能成为你的故人。

    所以,我只能退回到自己的位置。

    像老朋友一样在相邻的城市与你遥遥相望。

    09

    两年后的现在,我突然想起了茶花。遍寻整个城市都没再看到。

    我不甘心地去淘宝拍。但是我收到的茶花,却没有了那行诗。我问店主,店主说茶花烟厂早被收购了,收购后茶花便改版了。

    顿时,我失去了所有兴趣。

    我打电话给你,问你,你现在还抽茶花吗?

    电话那头的你,声音有了明朗,你说,茶花早已不是以前的茶花了。

    那天我们聊了很久很久,你说你在武汉寻找了两年,没有再遇到江芷,却碰到了另外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就是你现在的女朋友。

    所有的事情,因为你的这句话,时过境迁,尘埃落定。

    我终于也放下了自己的所有坚持,决定去谈一场新的恋爱了。

    祈楚白,我没有告诉你的事便是,其实江芷在两年前便去世了。

    你回来后没多久,我偶然看到新闻,说是一个女孩,纵身跃进长江。

    谁都不明白她背后有怎样的痛苦,让她如此。她身上没有一点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

    她曾对我说过,她的父母,早就不在了人间。所以,她才会走这样一条阴暗,找不到出口的路。

    她说,她会静静地来,也会静静地走。这便是,她对你的爱的最好交代。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她选择如此决绝的方式。

    只是,楚白,所有错过的事都不能弥补挽回。

    让过去过去,让未来到来。我愿意守着这个秘密,看你安静地度过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