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我和你的笑忘书

伤痛不过百日长

更新时间:2021-10-20   本书阅读量:

    伤痛不过百日长。

    齐铭,写下这几个字时,你我分开刚好共百日,而我就真的忘了曾有过的伤,死死的忆起了我们之前曾拥有过的好时光。然后,掉眼泪。

    01

    正是中午时,初春的阳光和煦温暖,我和宁若坐在酒吧门口的长凳上,看着人流如织的街道懒洋洋地聊天,宁若抽完一支烟又点起一支,火机打着还没送到唇边,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接起刚说两句就开始愤怒的破口大骂道,靠,今天下午放学堵在一中门口,我倒要看杜微微那个小贱人有什么能耐。

    她耳朵上夸张的大耳环,像她朝气蓬勃的脸似的,在阳光下一晃一晃的。她啪的一声扣下电话,转头刚准备和我说话,就有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长凳后面传来,许宁若,你敢动杜微微一个指头试试看。

    我回过头,就看到了一张精致的脸。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陆齐铭,刚从酒吧出来的他,身上还带着酒气,站在酒吧的屋檐下,阳光打在他半边脸上,挑染过的头发在阳光里显现出金黄色,却又不是那种招摇轻浮的样子。眼眸冰冷,唇角僵硬,穿米黄色的单外套,干净落托,却周身带着凛冽。

    我自以为这个小城里的帅哥,没有我没见过的。但是看到陆齐铭的那一刹那,我觉得自己的心底好像突然有一枚种子以爆破的姿态强势绽开,我屏住呼吸用手捂着胸口,却依然阻止不了沦陷的心。

    而陆齐铭说完那句话也并无再说什么,冷冷地从我们面前走过,走了几步又回过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陆齐铭回头这一眼,没了先前的冷漠,甚至让我感到有一些探究的意味,但我却不明白为何。只是当他的身影消失在碎钻般的光线里时,我回过头问宁若他是谁。

    宁若是这个城市里有名的小太妹,在周围的几个学校都有不错的人脉,我不觉得一个普通的威胁就能把她吓倒,宁若带着不甘张了张口,A中的陆齐铭。

    陆齐铭,原来他就是陆,齐,铭。这个小城风光一时无二的混混。在遇见陆齐铭之前,我就曾听说过和他名字有关的事迹。她们说过陆齐铭的神勇,曾拎着砍刀追放学时在路上拦截他的社会青年三条街。说过陆齐铭的暴躁,曾把惹到他的同学的课桌从五楼直接扔下来。说过陆齐铭的目中无人,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放了校长大人的鸽子,还说过陆齐铭的专一与花心,几年来虽没换过一个女朋友,却和其他女生诽闻不断。可是她们从来没说过他长的这样好看。可是可是,其实我早就应该猜到,风光如他,该有这样天神般的外貌与姿态。

    那天,虽有不甘,宁若还是放弃了堵截杜微微。她说只有陆齐铭,是她在这小城惹不起的。

    在回学校的路上,宁若和我讲起他的情史,说他的校花女友林冉,说他最近的新欢杜微微。末了,宁若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说,以萱,你最好收起你的心。

    我没有说话,听着清脆的上课铃声,淡淡地和宁若告别。

    陆齐铭,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里的情愫暗涌太明显,让宁若都能识别出我对你明目张胆的心。

    02

    如果起初只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那么后来的一切,我便以为那是上天的旨意。

    我没想过再次和陆齐铭相见的场景,会是这般。

    那段时间我在疯狂的玩一款网游,每天除了吃饭上课,就是挂在游戏上升级。游戏里的我穿月牙色的流光盔甲,染一头火红色的发,背着赤焰之弓到处杀妖打怪。或许是因为我的执着,慢慢地,我就成了区里级别最高的女生。而我不管看到谁遇难,都会出手相救,久而久之,区里的人都知道,有个叫萱的妖精不但级别高,还善良,他们都叫我萱公主。

    我升到80级的时候,身边结拜的小姐妹全都结了婚,只有我还是形影单只,于是她们不断的怂恿我结婚,最后还偷偷商量好在论坛发了帖子召集同城的网友聚会,明的是聚会,其实暗地是为我寻找夫君。

    面对这群姐妹的一腔热情,我又好气又好笑,可是面对发出去的帖子和她们不停的叫嚣,却又不得不参加。

    陆齐铭出现时,我正在站在台上唱Faye的〈暗涌〉,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他淡淡的微笑,和在场的所有人打招呼。我抬头看到他的那一刹那,握着话筒忘记了所有唱词,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他径直朝我走来,微笑道,萱公主,我是L先生,嫁给我可好。

    我的心开始扑通扑通乱跳,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临出门前小姐妹在Q上故作神秘地说,今天你一定会碰到满意的夫君的。

    只是,只是,我从来没想到上天会这么眷顾我,从来没想到这个全区级别最高的“L先生”会是陆齐铭,这个我曾以为可望而不可求的男子。周围口哨横飞,齐声拍掌喊道,萱公主,接受他,接受他……

    那天,我在众人期待的眼神里,重重的点了头。即便我心里明白点头之下答应的不过是游戏里的一个位置,却恍然觉得这是一生的归宿。

    很久之后,陆齐铭告诉我,其实他早在我的游戏资料里看到过我的博客地址,在博客里看过我的照片,这次聚会也是他和我那些小姐妹商量好举行的。他还说其实在酒吧门口第一次相遇时,他便认出了我。只不过那时的情况不够美好,所以他才未与我相认。

    我自嘲的笑了下,是啊,不够美好,因为那时我们正打他新欢杜微微的主意。想起当时他袒护杜微微的眼神,心里掠过一丝无奈和感伤。

    我和陆齐铭结婚时,全区的人都去参展。礼花飞满天,屏幕上的L先生深情款款的说,老婆,我爱你。

    不管这句话是应景或是如何,我的心还是猛地震了一下,微笑的望着那几个字,心里的种子开始慢慢长出长长的藤曼,每条藤曼上都结满了名字,而每个名字,皆叫陆齐铭。

    03

    在游戏上,我开始不再孤单一个人,陆齐铭总会陪我一起打怪,全区的人都称我们是神仙眷铝。

    在现实里,我们偶尔也会遇见,但每次他身边不是跟着一群兄弟,便是些黄头发大耳钉的小太妹,而我身边,亦有朋友相伴,我们只能隔着人群颔首微笑。疏离得仿佛只是点头之交。

    陆齐铭在游戏上开着聊天窗问我,萱,是不是我长得不够让你心动?

    没有啊,怎么了?

    你有足够的理由粘上我,可为什么你不似她们一样利用这样的好机会?

    请问我粘上你有什么好处吗?

    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啊。

    L先生,我想说的是,你真是一个超级自大狂。

    然后就收到了他发来的一个大大的仰天大笑的笑脸。

    可是陆齐铭,你不知道,正因为你让我心动,让我喜欢,我才不能靠你太近。

    我知道你阅过的女孩无数,她们不乏娇丽的容颜,玲珑的心,却都没留住你。更何况普通并不出色的我呢,我只能一退,再退。以退为进。

    是周末时,玩游戏到清晨六点。陆齐铭发过来消息说,一起到建设路的甜甜屋吃早饭。

    我洗了把脸出门,迎着清晨微微的凉风,心情舒畅。走到时陆齐铭已经在喝牛奶了。他对面放着帮我叫好的牛奶和小蛋糕。我开心的走过去坐下。刚吃几口,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他看了下号码,摁掉。电话又响,他无奈的接起,不耐烦地说,我现在没时间。

    刚说完摁掉。我就听到身后有个清脆的声音叫道,齐铭。我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女孩站在门边,白色的运动短衫,休闲的七分裤,白净的脸像个陶瓷娃娃。

    陆齐铭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脸色有点难看,我立刻会过神,可能这个就是他的校花女友林冉。

    她走向我们,微笑得体的问道,我可以坐下吗?

    齐铭没吭声,我尴尬的冲她点了点头。她刚坐下,齐铭就问,我们不是分手了吗?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答非所问的说,先吃饭好吗?

    齐铭并不买她的帐,板着脸说道,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这是我和我女朋友第一次单独吃早餐。

    林冉愣住了,坐在旁边的我也愣住了。接着她转过头打量了我几眼,强笑道,齐铭你开玩笑的吧。

    齐铭站起身拉住我的手说,亲爱的,我们换个地方吃饭。说完拉着我就走,而不理会林冉在身后的叫喊。

    04

    直到很久之后,我想起那天早晨,都仿佛做了一场梦。

    陆齐铭拉着我走了一条又一条的街,直到安静的街头渐渐热闹,商家开始打开店门做生意。

    陆齐铭才看看手腕的表说,现在的人越来越懒了。说完就拉着不明所以的我冲进一家珠宝店。指着柜台里一枚精致简单的尾戒让营业员拿出来。然后又迅速付了钱。走出店门,把装好的戒指塞我手里说,不要想任何,我没有利用你。我只想告诉你,我现在喜欢你,想让你做我女朋友。我知道你一定会拒绝,所以三天后考虑好再告诉我好吗。

    说完霸道的不容我说一句话,就拉着我朝回走,把我送到家门口时,他在我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说,我等你答案。

    我给宁若打电话,宁若斩钉截铁的说,萱,你必须拒绝。连林冉都罩不住的陆齐铭,你怎能罩得住。更何况他还和杜微微纠缠不清。这样的男子,即使以后你们在一起了,你也是黯然神伤的份儿。听我的,拒绝。

    只是,宁若,从第一次见他你便知道我的沉沦。现在又怎么忍心说得出口拒绝。

    我只能不计前嫌,不想后果,站在陆齐铭的面前定定的说,我答应。

    陆齐铭惊喜的抱着我在原地转圈,他说萱,我没看错你,我知道你有这个勇气。

    我无奈的笑,是啊,人在面对爱情时的勇气真是伟大。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我会如此不顾及任何的,只想和他在一起。

    杜微微出现的时候,我并不惊讶。她约我一起出去喝茶,我应约。既然已经决定了做陆齐铭的女朋友,早就会有心理准备。她也是个美人坯子,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便是一副画。

    她看着我道,林以萱?能不怕与我和林冉相比的女孩,真是有意思。

    我仰着头不卑不亢地问,有什么事吗?

    她看了我一会儿,爽朗的笑了起来说,有点意思。呵呵,没什么事,只是看看齐铭哥交的女朋友与以往的有什么不同。

    不知为何,听到她爽朗的笑,又听到她对齐铭的称呼“齐铭哥”,我心里对她的戒备瞬间就放了下来。笑问道,那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她慢悠悠的端起杯子道,有些东西,抓在手里了,就不要轻言放弃。

    可是杜微微的这句话,直到很久之后我才明白,只是那时,岁月忽已晚。

    在陆齐铭与林冉分开一周后,我与陆齐铭在一起。宁若说她A中的朋友告诉她,全校都在风传陆齐铭与实验高中一个姿色极其平凡的女生在一起了。

    我瞅着自己满脸郁闷的问宁若,你说我有那么平凡吗,我觉得我是中人之上的姿色啊。

    宁若斜睨了我一眼,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懂不懂,你们都在一起了,你还不让人家学校人说说找个心理平衡点啊。

    虽然那个时候宁若坚持的反对,但当我告诉她我接受的时候,她倒也未再说什么。

    05

    我和陆齐铭走过这座城市的所有大街小巷。他不怕惹来异样的眼神,站在城市广场中央大叫萱公主,我爱你。他背着我在长长的轨道上一直走,他说如果轨道的另一边是海角天涯,他愿意一直走下去。他站在栀子花树下轻轻的吻我,说,萱公主,青春里有你我很满足。他带给我满满的欢乐和感动。

    所以,我从未想过,假如有一天他离开了,那么我的快乐该怎么办。

    只是,我也应该想到,假如有一天他离开了,那么,就真的不见了,却未想过会这么快。

    周末时,我正在等陆齐铭的电话,宁若的电话进就进来了,她在那端吼,以萱你快点来市医院,陆齐铭出事了。我心急如焚的丢下电话连鞋子都没换就朝医院冲。

    在推开病房那扇门时,就看到林冉和陆齐铭躺在并排的两张床上,我愣了一下。

    陆齐铭看到我时冲我招招手说,萱,过来。

    我走过去,他握着我的手,看着他嘴角青紫的淤伤,未开口,我的眼泪便掉了下来。他伸手替我擦眼泪说,不准哭,我没事。

    旁边的林冉轻轻的走下了病床,开门,走出去。我转头看到她的背影单薄,肩膀耸动。又侧头看齐铭,他的眼光也扫到林冉的动作,不知道他看到她这样,会不会心疼呢。

    陆齐铭告诉我是准备去接我玩时,经过一条街遇到以前曾有过争执的仇家,对方刚好带了一群人,于是就百般挑衅,后来还动了手,林冉从附近经过,就冲上去拉,所以受了皮外伤,他虽然打架身手不错,但寡不敌众,又要护林冉,所以挂了彩。

    庆幸齐铭的伤并不严重,在医院住了两天便出院了。出院的时候我去接他,宁若陪同我一起。

    路上宁若说,以萱,我觉得你对陆齐铭吧,得再上心一点。虽然他和林冉分手了,但林冉一直在纠缠他。这次他遇到仇家时,林冉为什么会在他身边,根本就不是碰巧,我朋友说看到林冉最近一直在跟着他央求和好。他不过是不想你担心,才那样说而已。即使他现在不喜欢林冉了,但林冉的存在对你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你小心点吧。

    我点了点头。

    06

    只是,还未等我考虑,时间便不给我任何余地。

    林冉给我打电话,约我出来见面。她坐在我对面,脸色带着微微的苍白,柔弱得楚楚可怜。我问她有什么事?她的眼泪猝不及防就掉了下来,我立刻就慌了手脚,焦急地问道,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她咬着唇,仿佛下定决心似的,抬头看着我,眼里晶莹闪烁,说,我……怀孕了。

    再三确定我听到的是千真万确的消息,顿时觉得全身失去了所有力气。我无力的靠在椅背上,气若游丝的明知故问,孩子是齐铭的吗?

    她点了点头。转而又抬眼看我,但是林以萱,我跟你说这些并不是要跟你抢齐铭,我觉得现在看着齐铭跟你在一起幸福就够了。我只是想求你一件事。

    听到她这样说有些微微的吃惊,但仍硬着头皮说问道什么事。

    你……能不能陪我去把这个孩子打掉,我一个人怕,而我又不想让齐铭知道。

    我答应了林冉的要求,也答应了为她保密。

    我想人都是自私的,我私心的想留住齐铭。但后来上天告诉我,人永远都会为自己的一己私念而付出代价。

    周末时,我陪林冉一起去一家比较隐秘的私人医院。路上她一直拉着我的手,我能感觉出她的紧张,她的手心一直在冒汗。拿了号码,我们坐在外间等待。她说,以萱,我去买瓶水,你在这里等我。

    我点了点头,但左等右等,却等不到人,这时电话响了,林冉的声音传来,她说,以萱,我刚刚在平和路这里过转弯时被一辆摩托车撞了。

    我心急火燎的赶出去,刚走出医院的门,我就觉得天翻地覆,因为学校里的几个女同学刚好经过于此。平时她们就看我不顺眼,不过又看宁若跟我关系好,所以不敢说什么。这时看到我,先是微微有些吃惊,然后就都很鄙夷的看着我。我也不屑于跟她们解释什么,因为我知道越描越黑,抬脚就往平和路跑。

    赶到地点时就看到林冉坐在路边,腿上有明显的擦伤,我说送她去医院,她摇摇头说,没事,擦下药水就好了。于是我就扶着她到对面的药店买了药水。

    07

    周一刚到教室,就发现每个人的眼睛都盯着我看。我看到在医院门口遇到的几个女生,她们都不屑的看着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我安静的坐到位置上。

    中午的时候,宁若一阵风似的冲到我班上,跑到我身边,她焦急的问道,以萱,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整个上午我都在听人议论你去私人医院做人流?!

    我说宁若你信吗?

    以萱你这个傻子,我怎么会信,但我不信有什么用,现在全校都在疯传啊!

    我说宁若,我没有。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

    是陪一个朋友去的。

    谁?

    宁若你不认识的。

    林以萱,你的朋友有哪个是我不认识的,你到底陪谁去的?你告诉我!你不能背负这不白之冤!

    宁若,我求你别问了,我答应过她的。我跟你发誓不是我。

    以萱……

    宁若看了看我,拥着我的肩叹了口气道,以萱,你什么时候才可以不这么倔强,你这样的性格会害了你的。

    我趴在宁若的肩膀上,眼泪在眼眶转啊转,可是我却咬紧牙关不让它掉下来。所有人都看我无动于衷,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些风言风语在我的心上留下了怎样的千疮百孔。只是只是,我只能守口如瓶。

    我打电话约齐铭出来,显然他也听说了消息。他赶到时第一句话便说,萱你跟什么人有仇吗,怎么会被人这样陷害。

    听到他这句话,我安了心,因为他并没有问我怎么回事或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谣言。只有他明白我是清白的。也只有他相信,我是清白的。

    我说,齐铭,我们分手吧。

    陆齐铭瞬间愣在原地,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齐铭,我们分手吧,你听到的都是真的。

    萱,根本不可能是真的。

    我咬唇,齐铭,是真的。说完,我把手上的尾戒取下来,喏,戒指还你。

    齐铭不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过了一会儿,眼神暗了暗,说,萱,你不要这么冲动,我不相信是真的。而且,即使是真的,我也不会跟你分手的。

    齐铭……我叫他,他抬起头定定的看着我,我用力的仰手,戒指飞出墙外,齐铭,没用的,我们分手。

    瞬间,有悲伤越来越浓重的覆盖齐铭的眼睛,他颤抖着问,萱,到底为什么?你一定有苦衷的是不是?你告诉我啊,我们一起承担。

    我的眼泪开始不断往下掉,我仰起头,齐铭,你走吧。我们缘分太浅,就像这枚戒指一样,失去了就不会再回来。

    萱,如果我把这枚戒指找回来,我们是不是还会继续?齐铭认真的看着我,眼神澄澈却冲满悲伤。

    我望着他,我们都知道墙的另一边是学校里的垃圾站,那里扔满了果皮,废纸,用过的笔,甚至还有倒掉的饭菜。夏天经常会有苍蝇围着那里乱飞。

    他说,萱,你等我。然后他转身跑过去,我在后面喊道,齐铭……

    那天有两条消息轰动实验高中,第一条是高三某女生怀孕,做了人流。第二条是A中有名的混混陆齐铭在实验高中的垃圾站翻垃圾。

    穿着雪白衬衫的陆齐铭,不顾恶臭的味道,一头扎进垃圾堆里翻找,我站在旁边喊他拉他,他全然不理会。他的白衬衫变的狼籍一片,他的脸上也沾满垃圾,可他毫不在意。一瞬间,我的眼泪便掉了下来,我说,陆齐铭你值吗,你为了我值得吗,我不配你,陆齐铭你不要这样。我还想说亲爱的亲爱的齐铭,我爱你,我们和好。可是后面的话却只能被我一辈子烂在肚子里。

    天空下起了大雨,他却未停止手上的翻找,那个传说中桀骜不驯的陆齐铭,那个一出门就有人跟随的陆齐铭,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陆齐铭,他回过头温柔地说,萱,你放心,我一定能找回来的,我们也一定能永远在一起的。我站在雨里撕心裂肺的大哭。齐铭,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只能这样,只能这样。

    实验高中教室里的窗台边都挤满了人,他们都盯着这边看。后来就连陆齐铭的兄弟都赶了过来,他们站在旁边拉他,说让他回去,兄弟们帮他找。

    陆齐铭只是看了看他们说,都不准,我自己找。然后让他们回去,他们一个一个坚持站在原地。倾盆大雨,覆盖我的泪水。有几个站在我旁边劝我,有什么事慢慢说,大哥对你的心,你自己心里不知道吗,不要折磨他了。

    可是,可是,我只能硬着心肠喊道,陆齐铭,你这个傻瓜,就算你找到也不可能,因为我从来都没爱过你。

    喊完,我转身就跑开了。直到奔跑到学校空旷的体育场时,才终于忍不住放大声哭起来,我想,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哭的那样绝望那样惨烈了。

    08

    那天,给林冉擦完药后,坐在街边,那个药店里不停的放一首歌,有个女声淡淡的唱道,一个人遗憾,好过被世界推开。

    望着街边的车水马龙,林冉淡淡地重复道,一个人遗憾,好过被世界推开。

    是那一刻,我心里下了决心。我已经知晓碰到班里几个女同学的结果,也已经料到第二天学校的风言风语。所以想既然这样了,索性不如我一个人遗憾,还给林冉原本属于她的。

    我跟林冉说,我会和陆齐铭分手的,你让他陪你到医院吧。说完转身就走。我怕我再不转身,她会看到我掉落的眼泪。

    齐铭,对不起对不起,是你种下的因,我为你拼尽力气却承担不了这个果。

    假如我再不放弃的话,林冉要承担的不管精神上还是身体上的伤痛,可能是一辈子的。假如以后你知道了,或许承担的愧疚,也是一辈子的。所以我宁可现在放手。

    自那日在垃圾场后,齐铭便没再来找过我。而他的朋友遇到我时,也都只是鄙夷的望着我。

    有次和宁若一起去酒吧玩遇到杜微微,她看了看我,并没有说什么,但眼神除了带着不屑,还带着点可惜,仿佛当初看错了我这个人。虽然心里会难过,我也并未解释什么,只当没看见与她擦肩而过。

    后来,听说齐铭和林冉和好了,所有人都又看到他们出双入对的样子。所有人又开始说他们佳偶天成,男才女貌。所有人都忘记陆齐铭曾爱过一个平凡的女孩叫林以萱。

    这一切应该是我满意的样子啊,可是为什么我的心还会如此的痛。

    不是都说伤痛不过百日长吗。我是想着这句话才勇敢的放弃的。可是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想过伤痛会来的如此凛冽。

    齐铭,你知道什么是伤痛吗?

    伤痛是走过和你一起去过的游乐场前不敢驻足抬头。

    伤痛是想到和你一起听过的歌不敢按下播放键。

    伤痛是看到和你一起玩过的同一款游戏不敢再上线。

    伤痛是听到你和她最近的消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伤痛是,我们都对曾经历过的那么多事念念不忘,却不能长厢厮守。

    不能长厢厮守。

    那么,亲爱的齐铭,你给不起的未来,让我来替你告别。

    09

    是在高考后,我终于忍不住开了马甲上了游戏。在以前的盟里打听L先生的消息。他们都诧异的问我,你怎么知道前任帮主L先生啊,不过L先生早就不再上游戏了。

    我未想到,百日之后,我已经平复好的情绪,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心疼如海。

    我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之前,有个仿若天神的男子对我说,萱公主,我是L先生,嫁给我可好。眼泪纷纷洒洒的落了下来。

    暑假时宁若告诉我陆齐铭和林冉一起报了北京。我对她笑笑说我知道齐铭一直想去北京的,我报的南京。

    宁若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当初那件事的真相了吧。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你那么决绝的与陆齐铭分开?

    我想了想,装作不在意的笑着说,宁若,那时,是林冉怀孕了,我陪她去医院,后来她去买水时,我出门寻她,被撞见了。

    宁若听到此话立刻皱紧了眉头,她说,撞见你的是谁?

    我把那几个女生的名字说了下,宁若没再吭声。

    但是第二天,宁若和杜微微都站在我面前,表情严肃。那是和陆齐铭分开后,杜微微第一次和我说话,看我的眼神里没有了不屑,只剩怜悯。我笑着问你们怎么了?

    宁若看了看我,开口道,萱,我想你被算计了。

    杜微微装不在意的笑着说,我就说这丫头片子斗不过林冉,我当时说让你不要轻易放弃算是白说了。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们,说什么呢?

    宁若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她去找了那几个女生,她们说不是偶然经过那家私人医院的,是有人给她们打电话让她们过去看好戏的。而宁若找出杜微微,让杜微微旁敲侧击的问了陆齐铭,证明林冉并未怀孕过,齐铭也未曾陪她去做过流产。

    我僵硬的笑道,这么重要的事齐铭怎么会告诉微微。不会的。

    杜微微说,你知道我和齐铭哥是什么关系吗?我们同父异母,不过我是跟我妈姓的。齐铭哥什么事都不会瞒着我的。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我紧紧的盯着她追问道。

    更何况,现在哥不让任何人提起你,很明显,你是他心里的那道硬伤啊。

    我闭上眼,心如玻璃碎了一地。现实好像总是给我当头一棒,使得我仓皇无措。我想起GIGI在《给自己的情歌》里唱道,平凡的女子,清醒一次次,糊涂一次次。

    知道这个消息后,我没有再说一句话。宁若和杜微微坐在旁边抽着烟陪我。

    杜微微说,我看哥对你旧情难了,我把这件事告诉哥吧,他一定会和你和好的。

    我摇了摇头,握紧手,指甲陷进皮肤里。宁若说,算了,微微,以后人生路还那么漫长,萱以后会遇到比你哥更好的。再说,大学里好男孩比比皆是。

    说完看了我一眼,跟杜微微说,微微我们出去吧,让萱一个人静静。

    10

    我没想到宁若会去找林冉,杜微微打电话给我,以萱,快到解放路的天堂酒吧。

    我赶到时,正看到一群很妖孽的人纠结在一起,宁若酒红色的头发格外显眼,我跑过去才看清,宁若正扯着林冉的衣领,林冉的半边脸是肿的,杜微微看到我立刻招手让我过去,我正低头挤进去的时候,只听到一声“咣当”的碎裂声,周围一片安静,我再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满脸是血的林冉。而宁若的手里,拿着碎掉的酒瓶。我尖叫道,宁若,你疯了吗?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这时杜微微看向门口说,哥来了哥来了。

    我转过身,就看到气势汹汹的陆齐铭,他看到此时的景况皱了眉头,焦急喊道,都还愣着干吗,快叫救护车啊。然后深深的看我了一眼,带着不解和怒气,我转过头看别处,不敢再望他一眼。

    那一夜,警察很快就闻风而来,聚众的几个人,宁若,我,杜微微都被警察带走。周围聚着的那几个人就是当初在医院门口遇到我的那几个女生,显然她们也被吓傻了,在车上时不断的哆嗦。

    我对她们低声说道,呆会儿到警局我会说是我伤的人,你们都要为我作证,不然我会新帐旧帐一起算。或许她们从没见过我那么凶狠的眼神吧。都点了点头。

    我使劲握着宁若的手,杜微微看起来满不在乎,但我看她紧皱的眉头就知道事情不太乐观。

    不知道何时,宁若和杜微微也升为死党,她们脾气相仿,都很爽气。我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别担心。她看了看我,点了点头。

    到警察局时,我自动承认是自己不小心伤的人。而周围的几个女生也附和着。宁若瞪大了眼睛,她拉着警察说,是我伤的人,跟她无关。警察瞅了她一眼,不耐的说,这年头什么都见得多,就是没见过争着顶罪的。然后又看看我说,小姑娘家,长的挺文静,怎么能那么凶狠残忍呢。

    宁若拉着我吼道,萱,你是个傻子吧。我微笑的看着她,亲爱的,没事。宁若急着争辩道,怎么没事,一人做事一人当,你的通知书下来了,你要上重点大学的,我混个三流学校就不错了,你……

    我拉住她的手,傻姑娘,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是你保护我,你说我一直都是慢脾气,淡性格,其实你对我的好,我一直记在心里。这次,你又是为了保护我,我想即便此生我变卖所有,都难以偿还你对我的好。

    杜微微看着我们,淡淡地说,别演伤情戏码了,我会尽力的。

    我们谁都没想到陆齐铭和杜微微的老爸竟然是副市长,怪不得他们平时都那么招摇。

    杜微微和宁若来看我的时候,宁若一直在骂,林冉那个贱人,我去医院时,她还拉着陆齐铭的手哭得跟死了全家似的。要不是微微跟陆齐铭说明白这件事,陆齐铭估计会恨死你的。

    我淡淡的笑,杜微微看着我,问我在这里还习惯不。我看看周围冰冷的目光,笑了笑说没什么。杜微微接着说,我跟哥已经跟爸说过了,哥现在在林冉那边,林冉不会上告的,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做了什么事,一定会配合的,没事,你今天就可以出来。

    是陆齐铭爸爸的秘书来安排我出去的,陆齐铭也一起来了。出拘留所,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抬头看头顶的阳光,我突然觉得一切都那么宽阔。陆齐铭看着我,宁若和杜微微拉着那个秘书识相的走了。

    打我见陆齐铭,他的眉头一直皱着,此时更是定定的看着我,我退后一步,强笑道,你做什么?

    他摁住我的肩,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他说,萱,你怎么这么傻……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一个人承担。

    看到这个曾经最爱的男子落泪,我心疼的厉害,眼泪逼近眼眶却坚持不让掉下,微笑的说,没事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陆齐铭说,萱,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我的眼睛暗了暗,抚掉他的手,艰难的说,齐铭,我们不能牺牲那么多人来成全你我的幸福。

    没有牺牲任何人啊,我们本来就是要在一起的。陆齐铭大吼道。

    齐铭,对不起。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想,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

    我转身。转身的那一刹那,眼泪掉落。

    齐铭,昨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拘留所,望着周围清冷的墙壁失声痛哭。我想我再也没有勇气去承担任何坎坷,或许你这个天神般的男子始终不适合我。即使,现在幸福近在咫尺,我都把它拒之门外。就如我们第一次相见时,我唱Faye的那首歌,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

    齐铭,伤痛不过百日长,你我都撑不起的未来,就让我来告别。

    齐铭,我只是希望,来日,在你妻妾成群,儿孙满堂时,还能想起我。

    而我,我想,即使已经白发苍苍,抬头没有光,得不到,也不甘去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