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等你爱我

第三章(6)

更新时间:2021-10-25   本书阅读量:

  6

  丁乙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急转直上,好像昨天还是旧社会,今天就跨入了新社会,搞得她总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急需得到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证据。

  但她的那个"宝"偏偏就不给她送证据来,半个星期过去了,他一点音讯都没有,她只好硬着头皮,自己打电话过去。

  他听见是她的声音,显然还是很激动的,但一声"宝伢子"叫过,紧跟着就来了一句很不浪漫的正文:"麂子肉好不好吃?"

  她娇嗔道:"怎么这几天你不给我打电话?"

  "啊?你上次说了叫我这几天给你打电话?我没听见啊,你什么时候说的?"

  她被他口气里的诚惶诚恐逗笑了:"我没说你就不打?"

  "你的意思是没说也要打?"

  "嗯。"

  "好,我待会就给你打。"

  她实在忍不住,呵呵笑起来:"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板?我现在给你打了电话,你干吗待会又给我打电话呢?"

  过了一会儿,他真的给她打电话来了,但两边互换了"宝伢子"之后,他就没了下文。

  她问:"你找我有事吗?"

  "不是你叫我给你打电话的吗?"

  她只好慢慢诱导他:"你这几天想我了没有?"

  "想了。"

  "你想我什么了?"

  "我想宝伢子怎么对我这么好呢?全天下再没有谁比宝伢子对我更好的了。"

  她感动了,柔声说:"这个周末上我家来吃饭吧。"

  "就这么无缘无故来吃饭?"

  "怎么是无缘无故呢,你是我的男朋友了嘛,周末当然要在一起吃饭。"

  "但是我周末要去C县走穴。"

  "周末两天都要走穴?"

  "嗯,给我安排了三台手术。"

  她没办法了:"那好吧,你去走穴吧,下星期怎么样?"

  "下星期也要走穴,一直排到月底了。"

  她很无奈:"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

  他没吭声。

  她撒娇说:"你都不想跟我在一起,那叫什么爱我?"

  他又诚惶诚恐了:"我没说不想跟你在一起啊!"

  "那你星期五晚上到我家来玩吧。"

  "可是我星期五下班之后要赶到C县去。"

  "晚上就赶过去?"

  "不然怎么来得及做星期六早上的手术呢?"

  "那星期四晚上怎么样?"

  他犹豫了一下,说:"好,就星期四晚上,我先不做实验,从你那里回来再做。"

  她星期四下午就跑回家了,早早地吃了晚饭,洗澡洗头打扮一番,又把卧室收拾一通,就坐在那里等他。

  他按时赶来,没穿那件著名的旧运动衣,穿了件很薄的旧汗衫,没领,一边的袖子已经部分脱离了主体,露出肩膀来。

  她吃惊地问:"怎么回事?你跟人打架了?"

  他把垮下来的袖子徒劳无功地往上拉了拉,说:"没有,挤车的时候扯破的。"

  她立即跑去找了件爸爸的T恤来,叫他换上。

  他拿着T恤去了洗手间,不一会儿回到她卧室,已经换上了,脸也洗过了,T恤有点短,但不影响他的气宇轩昂。

  他不用指点,就坐在写字桌前的椅子上,喝她给他准备的冰镇饮料,但两眼直愣愣地朝前,望着墙上的挂历。

  她起初以为他在看那首她篡改过的《偶然》,正想把挂历翻个面,却发现他并没看《偶然》,看的是"茫然",大概还不习惯于谈恋爱。

  她也是第一次正式谈恋爱,真不知道该怎么谈,但她知道如果她不找点话说,这呆子会一言不发地从头坐到尾,说不定还会要求回去做实验。她无话找话地说:"这几天忙些什么?"

  "还不都是那些事。"

  然后就没话说了。她暗自纳闷,不知道别人谈恋爱在讲些什么?怎么那么多话说呢?怎么我们就没什么话说呢?

  闷坐了一会儿,他问:"你家有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做?没有的话我就回去了。"

  她不高兴了:"才坐了这么一下就要回去?"

  "坐这里没什么事嘛。"

  "难道一定要有什么事才能坐这里?没事你就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他望了她一眼,大概发现她脸色不对头,吓坏了,惶恐地看着她。

  她心软了,开导说:"你没听人家说,谈恋爱就是要谈?不谈,怎么能叫谈恋爱呢?"

  他想了想主动开一话题:"我把我们的事告诉科里那些小护士了。"

  "真的?这么快?"

  "她们老给我介绍对象,又总是成不了,每次都是女的那边嫌我是农村人,这次她们又要给我介绍对象,我就对她们说:你们不用给我介绍了,我有女朋友了,城里人!"

  她好奇地问:"是吗?那她们怎么说?"

  "她们问是谁,我就说是你,她们不相信,叫我拿证据出来,我就把那些照片给她们看了,她们才相信了。"

  "那些小护士还说了什么?"

  "她们问我是怎么追到你的。"

  "你怎么说?"

  "我说我没追你。是你自己喜欢我的,从住院的时候起就喜欢我了。"

  她差点跳起来:"你怎么能对外人说是我追你呢?"

  "我没说你追我呀。"

  "你没直接说我追你,但是你说你没追我,又说我从住院就喜欢你,那不等于是说我追你吗?"

  他想亡羊补牢:"那我明天去对她们说,你不是从住院起就喜欢我的,你是上星期才……"

  她笑了起来:"算了,算了,快别描了,越描越黑。"

  他又自作聪明:"那我明天给她们嘱咐一下,叫她们不要往外传。"

  "快别无事生非了,你越叫她们不传,她们越要传。"

  他皱着眉头说:"她们怎么能这样?"

  "算了,不怪她们。防你之口如防川,越防你暴露得越多,你以后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他仍然皱着个眉头,苦着个脸,好像不太明白她在乐什么。

  她笑了一阵,问:"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是不是我一进医院,你就喜欢上我了,所以你亲自给我动了手术?"

  "我没给你动手术啊。"

  她大吃一惊:"什么?我的手术不是你做的?那是谁做的?"

  "肯定是实习大夫,阑尾炎这样的小手术,都是实习大夫做。"

  "是个实习大夫做的?那怎么我妈听人说是你做的?"

  "只要是我带的实习,做的手术都算我头上的。"

  "天啊,哪个实习大夫?是男的还是女的?"

  "应该是个男的吧。"

  她气得乱捶他:"你怎么安排个男的给我做手术?"

  "哪里是我安排的?轮到谁就是谁,那段时间我带的实习大夫都是男的。"

  这段浪漫史就算被他"咔嚓"了,她心不甘,再查下一段:"那次查房的时候,你是不是特意把那帮实习生带走的?"

  "哦,那就是查完你那间病房就走了。"

  "不是你怕我害羞才把他们带走的?"

  "查房害什么羞?"

  "但你们没查我呀。"

  他想了一会儿:"可能是查漏了,但我记得我后来补查了的吧。"

  她大失所望,又捶了他几拳:"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喜欢你了!"

  他又诚惶诚恐了:"早知道是哪样?"

  她不想再往下拷问了,估计换病房什么的,也不是她猜想的那么浪漫,他根本就不是个浪漫的人,以前对她也没什么浪漫的想法,直到她提出要做他女朋友的那一刻之前,他都没爱上她。

  不过在她提出来之后,他还是欣然接受的,看来对他这种人,只能既往不咎,着眼未来。

  但未来也不美妙啊,他已经快二十九了,三十岁就得生伢,如果生不出伢来,他还会跟她在一起吗?他妈妈说过她屁股太小,怕不会生养,那个四爷也这样说过。如果他们拿这点来挑唆他,很可能等不到他三十岁,就能把他们的事挑黄,因为他太遵从满家岭那一套了。

  她担心地问:"记得我到你家去的时候,你妈妈说我那里太小。她这次看了照片还有没有这样说?"

  "哪里太小?"

  她估计跟他没什么可含蓄的,只好直话直说:"屁股太小。"

  "她没说。"

  她心头一喜:"真的?"

  "照片照的是脸,又不是照的屁股。"

  原来是这个原因!她问:"你呢,你觉得呢?"

  他望了她一眼:"你坐在床上,我看不见。"

  她无奈,只好站起来,走到一边去,转来转去让他看。

  "光看没用,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肉。"

  她走到他跟前,站在他两腿间,他很学术地摸了一下,很学术地说:"你的盆骨应该不算小,但你屁股上没肉,就显得有点小。没关系,结婚之后会长大的。"

  "什么?结婚之后会长大?为什么?"

  "激素的原因吧。"

  "那我不结婚了,我不想那里长大。"

  他有点为难,想了一会儿,很认真地说:"我们可以少同房,那样可能好一点。"

  她笑得倒进他怀里,他像接住了人家扔过来的一袋山薯一样,扔了又可惜,放又没地方放,只好端在手里,这里望望,那里望望,好像在找合适的地方把她贮藏起来。

  她骑到他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说:"你太好玩了,我要被你逗得笑死了。"

  他连连推她:"别这样,别这样。"

  "怎么啦?"

  "天热,穿得又少,这样会出事的。"